美沙冬替代治療計畫》讓北漂染毒父回中部照顧妻子、迎接新生兒

醫療政策

為遏止藥癮愛滋蔓延、改善海洛因濫用問題,衛福部於民國95年起,針對海洛因成癮個案引進「美沙冬替代治療」,至今有超過4萬名個案接受過治療,並有明顯改善。衛福部更於去年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王聲昌醫師團隊,規劃推動「美沙冬替代治療跨區給藥試辦計畫」。

海洛因成癮有多可怕?什麼是美沙冬替代治療?跨區給藥有哪些好處?台灣的毒癮防治是否能更上層樓?

「長期打海洛因的人等於是長期麻醉,需要打(排毒針)的劑量就會更高。很多從監獄出來的人會過量死掉,是因為他以為他還需要這麼高的(海洛因)劑量,其實進去一段時間身體的毒可能已經排光了,但他用到這麼高的劑量,心臟受不了就過世了......」過去吸毒多年、現任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輔導部主任蔡明蒼,曾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說道。

被列為一級毒品的海洛因,屬一種鴉片類藥物,吸食後的12小時,身體會出現緊張、出汗、腸胃不適、四肢疼痛及痙攣等斷癮症狀,並持續3-5天,且濫用越久斷癮症狀越長。

而「美沙冬」正是用於幫助戒毒人士擺脫鴉片依賴的一種鴉片類藥物,也適用於緩解疼痛及維持治療,單次劑量使用後藥效可持續約6小時,長期使用時單次劑量使用效果可持續一天半左右,但副作用有暈眩、嗜睡、嘔吐與盜汗等。

海洛因被列為一級毒品,吸食後的12小時身體會出現緊張、出汗、腸胃不適、四肢疼痛及痙攣等斷癮症狀,且濫用越久斷癮症狀越長。(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用美沙冬治療,等於是「以毒養毒」?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副主任、也是台灣毒癮治療的第一把交椅束連文,曾接受《信傳媒》專訪時提到,當時台灣要引進美沙冬治療時,很多聲音反彈說怎麼可以「以毒養毒」?

「不過像美國也都已經在做鴉片拮抗劑,減少病患因過量而死亡,打一針就可以就一命。但過往是要在急診才能使用,現在希望發放到每個人身上都可以有,聽起來很奇怪,可是當過量死亡的人數在增加時就無可避免。」束連文表示。

他也指出,美國現在因為濫用鴉片類藥物的死亡人數仍在增加,「川普之前也在講這是國安問題。(用美沙冬治療)這就是減害的概念,減害並不是說鼓勵使用毒品、也不用戒,而是應該要做的事,這個概念應該要被民眾理解。」

台灣毒癮治療的第一把交椅束連文,提到當時台灣要引進美沙冬治療時,遭到許多反彈聲浪認為是「以毒養毒」。(攝影/陳稚華)

美沙冬跨區給藥,讓北漂染毒父親回中部迎接新生兒

衛福部與國家衛生研究院在106年8月15日起,於6縣市、24家機構試辦美沙冬跨區給藥服務,至今已有18縣市、54家機構參與,累計754人次申請,個案依約跨區服藥出席率達90.2%。「目前全國已有181家替代治療執行機構,每日約有8,000餘人接受治療。」衛福部心口司長諶立中表示。

但依據美沙冬替代治療規定,個案須每日於固定醫療院所、在醫護人員監督下服藥,「卻導致個案無法長途出差、探親訪友或旅遊,接受治療造成的工作及生活上的不便,甚至影響就醫意願。」為解決這個問題,諶立中指出,「跨區給藥」就是為了協助有遠行需求的個案。「只要3天前向原治療醫院提出申請,經評估符合治療穩定等狀況,無需轉診,即可攜帶雙證件及『美沙冬管制藥品專用處方箋』至欲前往之醫院服藥。」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林森中醫昆明院區醫師衛漢庭也提到,有一對同時接受美沙冬替代治療的夫妻,妻子因父親突然生病臥床,需南下與家人輪值照護,因有跨區給藥的試辦,妻子可以每週末回中部老家盡孝。還有一位在北部工作的個案,妻子於中南部待產,申請跨區給藥服務,讓他可以兼顧工作與家庭,並親眼迎接寶寶的誕生。

衛福部次長呂寶靜表示,跨區給藥服務上路是藥癮醫療服務的進步,使個案不再受單一定點治療的拘束,對個案持續面對治療並回歸社會,有極正向的幫助。衛福部部長陳時中也表示,今年是衛福部接辦毒防中心的第1年,衛福部已投入更多資源,增加補助個管人力,將案量比也由1:150降至1:100。

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輔導部主任蔡明蒼,過去也曾吸毒多年,他表示長期打海洛因的人等於是長期麻醉,後靠著信仰及晨曦會課程,成功戒毒。(攝影/陳稚華)

施打毒品是複雜的行為問題,一旦成癮,還會損及腦部功能。衛福部也呼籲,若遇有施用毒品或藥癮問題,儘速尋求專業協助,或撥打0800-770-885,希望藉由毒防中心的諮詢與協助,幫助個案勇敢面對,並翻轉社會大眾刻板印象,協助藥癮者重返家庭,復歸社會。

「晨曦會戒毒輔導」專線:(02) 2231-7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