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悲傷更悲傷的事...台南「神話」破滅!民進黨內鬥失議長 黨中央不見了

民進黨

民進黨在縣市議長選舉的成績慘不忍睹,其中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台南市,6屆議員、3屆副議長的郭信良,選前一刻宣布「退黨」,綠軍分裂,他還帶著3位綠營議員周麗津、吳通龍、陳怡珍一起「脫逃」,讓民進黨團無力回天,拱手讓出唯一可以完全執政縣市的「神話」,黨中央也形同空城。

新系要當黃偉哲奶媽,非搶下議長不可

民進黨神話不再,從賴清德「做好做滿」、到半途北上接任閣揆後破滅,隨後陳菊也依樣畫葫蘆,這次的高雄市也讓出議會優勢。如果說,4年前國民黨李全教是因為買票,才奪得議長寶座,那麼這次同樣有民進黨議員跑票,又做何解釋?是否也是被買票?包括李全教及當年被開除黨籍的議員,想必罵聲連連。

此次民進黨推出邱莉莉與郭清華參選正副議長,也是在冗長的討論、協調、假投票後定案,但中間參雜諸多從市長初選到大選的派系恩怨。有人說,以賴清德當時的神光環,還很擔心議長是國民黨的李全教,那麼沒有光環可言的黃偉哲,當然更需要民進黨議長來當奶媽護衛了。

事實上,以郭信良的資歷,在黨內赫赫有名,與立委陳亭妃是政治同盟,屬於反新系,而黃偉哲在初選後與新系結盟,但黃偉哲慘勝,反新系不輔選、甚至反輔選之說,在黨內不脛而走,雙方態勢劍拔弩張;然而,地方黨部不但不理會,黨中央亦缺少警覺,最後逼使親郭議員揭竿而起。

非新系退黨,有派系認為賺到了

其實,民進黨在大選時拿下25席,並未過半,國民黨16席、無黨籍14席、台聯與時力各1席,民進黨爭取到無黨籍4席,擬在首輪就讓邱莉莉當選議長;不料戰事延長到第二輪,民進黨才發現大勢已去。只是,有新系人士認為,輸掉議長,換來親郭等非新系離開民進黨,「還是賺到」。

談到退黨參選,郭信良說,「是民進黨不要他,不是他不要民進黨」,「這樣的黨還有救嗎?」他指出,正副議長提名過程,充滿不公義、不合理,連中常委都說選舉程序不合,但仍然硬幹,就是要封殺他。未來他要邀請議員組成「市府還稅於民大聯盟」,實現「全民議長」的理念。

隸屬郭信良子弟兵的周麗津,父親是前議員周明德,她說自己能當選,重要推手就是郭信良。周麗津痛批,九合一大選後,他們共同思考台灣未來到底該怎麼辦?民進黨又該何去何從的時候?沒想到正副議長選舉早已經有人默默暗中「喬」好了,她最討厭黑箱,郭信良就這樣被違反程序的黑箱給喬掉。

林右昌代理黨主席,人跑哪裡去了?

至於吳通龍,則在臉書表示,有人仗著派系與行政勢力無視議場遊戲規則,處處違反程序蠻橫行事,最終為了一己之私,犧牲選民的信任與同志之情。「這些日子看在眼裡,讓我悲從中來,真心替我的老朋友郭信良不捨與不忍。」思考多日,我決定與他共進退,「不為什麼,只為做人道義。」

陳怡珍是陳亭妃的胞妹,其在退黨聲明中表示,民進黨裡某些人與事,因為個人一己之私,選擇背棄民進黨的初衷,中央已經聽不到地方的聲音了。如果一再委屈也不能求全,只有打掉重練,將自己勇於表達,離開民進黨。「但不論有沒有留在民進黨,我永遠都是那個有台灣心,為台灣打拚的年輕人。」

大輸之後的民進黨,地方上的各號人物其實都還很清醒,哪裡有利益、資源、選票、民心,都知之甚詳,但黨中央就不行了,群龍無首,代理黨主席林右昌,其實就是這場正副議長大戰的指揮官,但他不知怎地「消失了」,沒有揮起戰鬥大旗,任憑跑票、脫黨、違紀,民進黨有這樣的中生代,是要如何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