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可欽公車跌倒斷3根肋骨...大眾交通、保險對「身障人士」友善嗎?

醫療保健

廣告導演范可欽於去年12月13日下午,在台北市搭乘大都會客運306公車時,因公車司機沒幫范與輪椅綁好安全帶後又因緊急煞車,造成范可欽乘坐的輪椅失去平衡翻覆,肋骨斷裂3根、歷經2次開刀,住院22天後於1月4日在三軍總醫院舉行記者會。

范可欽回憶事發當時左邊肋骨斷掉,連呼吸都會痛,在經過緊急搶救與住院治療後,目前復原狀況穩定、手也能順利舉起來,並感謝外界關心與三總醫療團隊、主治醫師吳悌暉的協助。他強調,身障者坐在輪椅上時,因為腿不能動,身體所有移動都要靠手,當左邊肋骨斷掉時,身體的四肢只剩下一肢。

「我不想怪罪司機,他可能在趕時間或是其他因素,但有沒有可能藉由我這樣知名的人受傷,喚起大眾的注意,讓我成為最後一個?」范可欽表示。

他也認為這次的摔傷是整個制度面造成的結果,「以我做過上百趟的公車,台北市的公車真的很方便,而且低地板公車也很普遍,但搭過這麼多次,沒有一位司機主動幫我繫安全帶,以目前的SOP固定好要花4分鐘,為了不想耽誤大家的時間、造成交通堵塞,我也沒有要求。」

4分鐘繫安全帶SOP簡化為4秒鐘!「雲霄飛車」概念可辦到

為解決繫安全帶問題,范可欽住院期間與設計師規劃,設計出公車上安全設備,運用雲霄飛車的概念,利用座位前的牢固安全桿,讓乘客乘坐時不會移動,「只要把人固定住後,輪椅根本不用固定,因為輪椅是離不開人的。」

范可欽解釋,現行的方式是把輪椅用4個安全帶綁在地上,但其實輪椅加上人的重量有超過100公斤,一般是很難翻覆的,但這次意外卻顯示急煞時車子的反作用力有多大,「不過要司機完全不煞車也很困難,特別在台北都會區。如果讓這個4分鐘的步驟,節省成4秒鐘、又具有相同的安全係數,更能改善問題。」

范可欽住院期間與設計師規劃,設計出公車上安全設備,運用雲霄飛車的概念,利用座位前的牢固安全桿,讓乘客乘坐時不會移動。(攝影/陳稚華)

他也點出現行SOP繫安全帶步驟的另一個問題。

「你五花大綁把客人綁在公車上,萬一發生火燒車時,這個輪椅乘客要怎麼逃生?綁他的人是司機,萬一司機也受傷了、一般乘客逃跑,這個輪椅乘客可能就會被活活燒死。」范可欽表示他的好友劉銘(混障綜藝團團長)在12月15日乘坐復康巴士,也因司機急煞導致整個人翻覆、頭著地,所幸無大礙。「他的狀況就是把輪子都固定了,但人沒有固定。」

壽險、意外險都拒保身障人士...議員嗆:就像次等公民

范可欽的好友、市議員應曉薇也表示,還好這次意外大都會公司願意負全責,「但如果其他身障朋友發生這樣的意外,又沒有公司願意負擔,該怎麼辦?」應曉薇指出,在壽險的部分上網查只查到台灣人壽願意保身障的平安險,但只針對輕度、中度者,重度一樣不理賠,「身障朋友好像次等公民一樣。」

對此,台北市政府消費者服務中心主任徐逢源表示,依照身心障礙保障法,關於身心障礙者的商業保險部分,權責機關隸屬中央經管會的保險局,地方政府的部分也規範不得有差別待遇。徐逢源也呼籲經管會的保險局,能趕快勒令這些保險公司不得有差別待遇,保障身心障礙者的權益。

市議員應曉薇表示,范可欽這次意外也反映出現行台灣保險對身障者的輕視。(攝影/陳稚華)

范可欽也表示,目前他所使用的鋼釘用的是鈦合金的,「這部分健保不給付,一片要6萬元,我總共用了6片,總共36萬,一般人若沒有理賠是一筆很沉重的負擔。我沒辦法保意外險、壽險、醫療險,只能保癌症險,因為癌症發生的機率跟身障與否無關,難道我要祈禱自己得癌症才能拿理賠嗎?」

范可欽:希望我成為最後一個,也希望整個制度面改善

大都會客運總經理李建文回應,謝謝范可欽的體諒也願意提供寶貴意見,並向所有因為此事件受到驚嚇的身障朋友抱歉,「我們會要求所有同仁,一定要照局長建議的落實SOP,並加強對有服務身障朋友的司機做獎金的鼓勵,讓駕駛員更心悅誠服的服務身障朋友。」

交通局局長陳學台也回應,雖然這個事件表面看起來好像是司機沒有遵照SOP,其實問題不只是司機,也希望未來透過改善,讓范可欽的事件成為最後一件。公運處處長常華珍表示,針對駕駛訓練的SOP會再做重點宣導,也希望民眾願意花4分鐘等待。

大都會客運總經理李建文左1)、交通局局長陳學台(右2)、公運處處長常華珍(右1),皆出席記者會回應此次公安事件。(攝影/陳稚華)

台北市目前約有117萬民眾領有身障手冊,其中約6成是肢障者、2成半坐輪椅。范可欽表示,「在病房這段期間,雖然肉體上很傷痛,但我希望我真的能成為最後一個,也希望從整個制度面上來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