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BM工程師到彰化立委補選 理科伯伯楊澤民為了家鄉踏上政治路

人物

彰化第一選區立委補選,時代力量推出楊澤民角逐。在政治圈他的知名度可能不高,不過在環保界一提起楊澤民,可是如雷貫耳、赫赫有名。

因為從馬政府時代的反國光石化到後來推動PM2.5立法,台灣與空汙相關的立法,一路走來楊澤民都是重要推手,長期為守護台灣的空氣而戰。很多人好奇他為何參選,楊澤民絲毫不猶豫的說:「明年我將成為資深國民(65歲),只要能為家鄉做些什麼,我會毫不猶豫站出來。」

楊澤民是土生土長的彰化人,200多年前,他的祖先從福建遷居到彰化溪湖,至今已傳承第八代。高中時他北上插班考上師大附中、台大化學系,接著到美國加州柏克萊分校取得化學博士學位。39歲那年因父親病重,他辭去IBM優渥的工作回鄉陪伴父母。他的父親曾擔任彰化縣議長,對於從政,楊澤民說:「不知道爸爸會怎麼看我?」

父親曾是彰化縣議長,他要為家鄉健康打拚

2010年國光石化要在彰化設廠,掀起彰化環境保衛戰,一位朋友對他說:「你是化學博士,又是彰化人,應該出來為家鄉做點事,把PM2.5的危害跟大家說清楚。」他想:如果天要亡台灣就沒辦法,如果天不亡台灣,那一定有辦法。最後國光石化在眾人努力下撤案,而這個成功經驗也開啟他參與環保運動之路。

他不只關心空氣、農地、這幾年他最關心的,是台中火力電廠的煤灰倒在線西海邊,他說:「這對彰化海岸會造成什麼影響沒有人知道,但我們的子孫還要在這裏活下去,我有責任為他們保留一個永續健康的生活環境。」

他是一個實證主義者、又是工程師,看到好奇的事都想親自實驗看看。他邀請國際護河川組織研究員到煤灰填埋點檢測,果然發現多項重金屬超標。他也從美國亞馬遜網站郵購一組400瓦的風機,實證彰化海岸發展風力發電的可行性。

他也是環保署環評會的常客,提出許多制度缺失,例如評估一個開發案的汙染排放對當地居民的健康風險,不必加計其他既存排放的風險。如果這樣算,所有新設工廠的風險永遠都不會超標,但當地居民卻要不斷承受加承的風險。

楊澤民(右)與葉光芃醫師(左)持續關注空汙議題,他說,只要能為家鄉做些什麼,他都會毫不猶豫站出來。(攝影/朱淑娟)

代表時力參選,自評不會輸給國民兩黨候選人

3月即將舉行的彰化縣第一選區立委補選,時代力量想找人參選,但找來找去都沒有合適人選,他突然有一種心情:「我長期監督政府但成效很慢,戰士不如到前線打仗,選上立委可能更有助於改變。」他也評估自己:「假設我跟民、國兩黨候選人比,我認為不會輸他們,如果不會輸,為什麼不是我?」

問他當選後想做什麼?楊澤民說:「這個選區包括伸港、線西、和美、鹿港、福興、秀水,有許多中小企業、農林漁牧、紡織業。大家知道我長期在這個區域保護環境,都很支持我,因為沒有人願意看到他的故鄉環境惡化。」

幫助中小企業找到雙贏機會,當選要把薪水捐出來

但台灣人口密度高、也高度經濟發展、衍生出高用電量、土地汙染的糾葛,他舉例:「彰化有很多農地未登記工廠,但已經蓋在那邊,很多還成為重要產業,在這種情況下,國家到底要讓他活、還是要他滅?必須勇敢面對。我是工程師,工程師的訓練就是解決問題,我認為我可以找到合理的解決方法。」

楊澤民的家族跟當地中小企業、製造業有很深厚的關連性,家族參與員林及彰化客運、台中商銀等企業經營。

他說:「過去中小企業除了向三大商銀借錢,就是跟台中區合會借錢,中小企業是我的衣食父母。如果彰化縣民都搭彰化客運、員林客運,他們也是我的衣食父母,所以我有責任照顧中小企業及人民,我會深入了解他們的困難、解決這些困難需要什麼、國家又該做什麼?」

當選立委後他計畫把每月17萬薪水全部捐出來,他說:「本來我就是志工,那些薪水是多的,捐出來可以支持4個專業人士,也成為我問政的助力。很多人問我參選是否深思熟慮,其實我不太有,但當我內心有一些感動,那股力量不可思議。只要我對家鄉還有一點用,我會毫不猶豫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