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腸癌每34分鐘新增1人...晚期腸癌患者無藥可醫?醫:靠「它」增存活期

醫藥保健

從事工程行業的林先生,平時不菸不酒、退休後更是每年健檢,也沒有明顯排便異常情況,卻在民國101年初確診為直腸癌第2期,經治療後病情穩定,沒想到105年癌細胞復發且擴散至肝臟,接受針劑化療卻釀成2度腹部大出血,前後住院將近2個月......

根據國健署民國84-105 年癌症登記報告顯示,大腸直腸癌連續11年奪國人好發癌症的第一名,其中超過4成以上屬晚期患者,且台灣人每天平均有16人因腸癌死亡。

由於政府補助糞便潛血檢查,早期腸癌透過篩檢及治療存活率高達9成以上,但晚期患者卻無藥可醫?臨床也發現,許多大腸直腸癌患者一聽到「晚期」,內心焦慮又徬徨無助,究竟晚期腸癌患者,有沒有新的治療方式能延長存活期呢?

台灣腸癌每34分鐘新增1人...晚期腸癌患者只能等死?

台灣腸癌病友協會理事長、高雄長庚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陳鴻華表示,雖然隨著腸癌篩檢普及率提高,近年國人腸癌整體發生率略為下降,「但根據癌症登記資料,大腸直腸癌每年新增患者超過1萬5千名,平均每34分鐘就有1人確診,大約每90分鐘就有1人死於腸癌。」

陳鴻華指出,根據醫學文獻顯示,晚期腸癌患者如果前線治療效果不佳,接續後線治療可較僅接受前線治療者擁有較長的存活時間。且現行晚期腸癌的治療武器相當多,大多都有健保給付。

他鼓勵病友,「即使患者因前線治療出現身體體能、心血管、血液、皮膚或消化道相關副作用(如:體力虛弱、皮疹和手足症候群等),也不要輕言放棄。」研究證實,醫師可在綜合評估過去症狀及生活需求等項目後,於後線給予口服標靶藥物、針劑標靶或新型口服化學藥物的治療,幫助癌友在不影響生活品質的情況下,盡可能活得更久。

晚期腸癌化療副作用大?醫:靠「新型口服化療藥」能改善

北醫附醫副院長暨血液腫瘤科主任李冠德也強調,「對於晚期腸癌患者的治療,前線藥物的目標是增加存活率,後線藥物則在於提升生活品質。」他表示,從門診經驗可以發現,以往晚期腸癌患者在完成前線的針劑化療後,約3成患者有感於副作用太大、不願身體和精神再受折磨,一聽到後線要再打化療就搖頭拒絕。

「但隨著新型口服化療藥的問世,經醫師評估和建議後,晚期患者願意嘗試後線治療的比例高達8至9成。」李冠德表示。

李冠德進一步說明,目前新型口服化療藥已納入健保給付項目,「主要由1種有效成分和1種保護成分所組成,有效成分能直接嵌入癌細胞的DNA,造成DNA損傷,進而抑制癌細胞生長。」至於保護成分,他表示可以保護有效成分不被體內酵素分解,強化其抑制腫瘤的能力。

李冠德指出,研究也發現此新型口服化療藥,不僅較少發生會影響日常體能表現和活動度的嚴重副作用,患者也會因不用住院打針,伴隨腫瘤長大而出現的疼痛、呼吸喘或腸阻塞等不適症狀得以緩解,「雖然偶爾有白血球過低情況,但可讓整體生活品質獲得改善,進而延長生命。」

大腸直腸癌是國人十大癌症發生之首位,不過近年來,隨著新型口服藥與癌症免疫療法的問世與應用,為許多晚期癌症病友帶來新曙光。(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腸癌高風險病人,40歲就要開始做大腸鏡!

前成大醫院斗六分院內視鏡室及超音波室主任、成美腸胃專科診所院長陳炳諴提醒民眾,對於一般風險而年齡大於50-75歲之台灣民眾,國健署提供每2年一次「免疫法定量糞便潛血檢查」醫定要做。

至於有高風險家族史的病人,必須提早開始篩檢,「若是家族中有一個一等親在超過60歲以後,被診斷出大腸癌或進行性大腸腺瘤的病人,風險相對較低一點,但仍須於40歲開始接受大腸鏡檢查;且每10年做一次全大腸鏡追蹤。」

陳炳諴也表示,若要做大腸鏡,因其準備工作較長, 大約要2-5天的時間,清腸是最重要的事前準備。「因為腸道的乾淨度會影響檢查的品質,腸道清潔不佳,會遮蔽病灶,也容易導致檢查不完全 、延長檢查時間。」他建議檢查前2-5天須進食低渣飲食,檢查前一天則進食清流無渣飲食。

而案例中的林先生,所幸在與醫師溝通後,改用新型口服化療藥,病痛終於獲得改善,生活也變得比較有尊嚴,「現在平時還可以外出喝咖啡,讓自己好好放鬆一下。」林先生表示。

陳鴻華也提醒民眾,目前健保有很多的治療武器,「即使是後線治療,也有副作用較低的新型口服化療藥可供選擇,能幫助晚期病友保有較好的生活品質,活得更久、更有尊嚴,千萬不要放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