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傻了!全都是你不切實際的幻想 婚姻七迷思大公開

書摘

通常到了認真許諾、約定終身那一刻,你應該已經非常了解你的伴侶,也見過或聽說過對方的家庭成員和狀況,例如哪些家人是溫和寬容的大好人,哪些是專橫霸道的控制狂,哪些又是愛裝可憐以博取同情的受害者角色。

也許現在回頭看看,你會想起當初隱約感覺到自己即將陷入姻親風暴的徵兆,像是對方冷漠的態度、揮之不去的壓力和緊張,或是幾通無禮的電話和言語攻擊等。這些暗藏細節、披露真相的事件往往是未來一連串麻煩的開始,而且就像電影一樣鮮明,隨時都能在腦海中反覆播放(不過,如果不愉快的情況隨著時間煙消雲散,沒有形成持續性的行為模式,那就沒什麼大問題)。

結婚前遭婆婆數落,孩子都生了兩個依舊沒改變

在安妮(三十一歲,平面設計師)的案例中,準婆婆對她個人專業決策的反應就是姻親問題的危險信號。

「我跟喬都還沒結婚,露絲就開始數落我了。之前我為了工作做了很多宣傳,也有在電話簿上登廣告,因此婚後我並不打算改姓,好節省不必要的成本和麻煩。可是露絲很生氣,她在婚禮彩排晚宴上用大到足以讓我和其他人聽見的音量對喬說,她認為我野心太大,一定會把事業看得比先生還重。當然啦,她覺得我的工作沒什麼用,可是她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業啊!雖然我沒說什麼,但是內心火冒三丈,有種被羞辱的感覺,再加上當時的場合也不好爭辯,所以我就一笑置之,試著討好她。」

喬的媽媽露絲對安妮非常挑剔,動不動就批評或貶低她,這種行為是很明顯的警訊。安妮是不是該為此重新考慮,想想到底要不要嫁給喬?當然不用。不過,要是露絲的態度一直沒有改善,安妮和喬就得面對接踵而至的夫妻問題,婆媳之間也會出現需要化解的齟齬。

日子一天天過去,安妮始終沒有找到「對的時機」來解決這項難題。婚後四年,她心裡依舊充滿憤怒與羞辱感,而且非常自責,覺得自己不應該忽視早期的警訊,任由露絲恣意妄為。

安妮跟大多數擁有有毒姻親的人一樣,一開始就察覺到這段婚姻並不是兩個家庭的快樂結合,相反的,伴侶的父母還會以充滿敵意的方式來接管、掌控這段婚姻。由於不想破壞愛情世界中的浪漫氛圍,也希望未來的公婆或岳父母能喜歡、接納自己,因此很多人都選擇抵抗現實,將自己囚禁在無聲的痛苦裡。

事後回想起來,安妮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很努力說服自己,認為婚禮彩排晚宴那件事只是一時的不愉快,沒想到接下來幾年出現更多「一時的不愉快」:「我真的甚至還很希望能討露絲歡心,很有把握,一旦她了解我這個人,就一定會喜歡我。但這些根本就是笑話,因為婚後的情況變得更糟。後來我想,要是她當了奶奶,事情應該會有所改善,結果……現在我們有兩個小孩,她還是一樣動不動就隨便批評我。」

為什麼我們明明知道自己面臨棘手的姻親關係,卻往往任憑時間流逝,坐等問題自動消失?因為我們死命抓住一堆看似可靠又令人安心的陳腔濫調,以為那就是處理姻親問題的最佳解答。

這些「保證」不僅深深嵌在我們的集體信念系統(collective belief systems)裡,就連親朋好友也時常提出同樣的觀點作為建議。當我們帶著恐懼,意識到現在或未來的姻親並不是盟友的時候,腦海中就會率先冒出這些信念,我稱之為「姻親迷思」,因為大多時候這些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並不符合現實。我們就像抱著一條破舊的安全毯,在陳腐的思維中尋求慰藉。

破解姻親迷思

下列七項簡短的觀點陳述聽起來非常合理,它們就像心靈花園中的高聳藤架,支撐著小小的希望幼苗,期盼的嫩芽會隨著時間逐漸成長,開出繁盛的信念之花,結出恬靜的合理果實。然而,緊抓著這些迷思只會讓你無法聚焦在眼下的事實與當前的姻親關係,因此,雖然希望破滅會讓人覺得很受傷,但我們還是要逐一打破不切實際的幻想才行。

迷思一:結婚後就會比較好了。

可能會比較好,但也有可能更糟。在大多數的案例中,婚後的情況就跟婚前一樣,完全沒有改善。如果對方在你們交往時就很冷漠,甚至還要自己的兒子或女兒跟你分手,那婚後他們還是很有可能繼續排斥你,所以被動等對方來破冰是沒有用的。婚戒與結婚蛋糕固然是美好又有意義的象徵,但並不是解決姻親問題的魔法。

迷思二:他們了解我之後就會比較好了。

許多飽受公婆或岳父母批評以致難以撫平創傷的人,都對這句話很有感觸。事實上,想打開封閉的心與狹隘的思維,光靠時間和熟悉感是不夠的。裝出一副勇敢的模樣、期待自己能靠天生的善良和魅力贏得對方的心,就好像默默等待破掉的盤子自動修復一樣,完全不可能。

迷思三:有了孩子之後就會比較好了。

有些有毒姻親在成為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後確實變得溫和許多。但是,不要高興得太早,就算他們對孫子或孫女很好,也不代表會愛屋及烏,將正面的情感擴及到你身上。假如他們堅信自己知道什麼對你和你的伴侶才是最好的,那他們也會以同樣的觀念來對待你的孩子,畢竟在他們這些自認專業的資深父母眼中,你只是個業餘新手,根本不懂怎麼養兒育女。所以,要是你發現自己在創造新生命的同時開闢了新的戰場,別意外,準備接招吧。

迷思四:只要順從他們的要求,他們就沒理由不喜歡我。

記住,假裝在重大分歧上取得共識,或屈服於壓力以求對方認同等方法只能短期治標,不能長期治本。有些有毒姻親會不斷提高標準,直到你沒辦法達成他們的要求為止;有些則會接受表面順從、虛情假意的你,永遠看不透那個躲在「以和為貴」的面具後方、真正的你是什麼樣子。無論哪種情況你都是輸家,自尊心也會受創。

迷思五:他們又不是我爸媽,對我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吧?

答案是:影響可大了!例如他們對你的伴侶有強烈的占有欲,或是讓你的伴侶(通常還有你本人)知道,其實他們並不喜歡你,甚至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入侵你的生活(詳見後面的章節)等等,這些都會影響到你。除此之外,由於他們跟你的父母同屬一個世代、具備一定的威權形象,因此可能會喚醒某些蟄伏已久的情緒,讓你想起早期原生家庭所帶來的傷痛與不安全感。

迷思六:他們住在另一個城市,所以我們不太需要應付這些問題。

就我查看的結果,姻親之間的遠距離率急速驟降,加上現在交通發達,就算遠在世界另一邊,只要花錢買張機票就搞定了。某種程度上,姻親關係可能會因為彼此不常見面變得更糟,畢竟長時間累積下來的情緒全都塞進短暫的片刻裡,爆發力自然更強。「遠距離」代表你們彼此可能不常去對方家,並不表示他們不會經常出現在你的生活裡。

迷思七:我的伴侶會永遠把我放在第一位。

可能吧——直到他/她必須面對自己的父母為止。

很多人就跟安妮一樣,即便大量相反的證據擺在眼前,依然選擇相信錯誤的迷思。

當你因為對方的拒絕和排擠而感到痛苦時,這些觀念就會像救生圈一樣浮出來,表面上好像能撫平情緒,讓你恢復冷靜(以免失控掐死公婆或岳父母),並在你和伴侶家人發生爭執、覺得不公平時,創造出一種「客觀」的假象;事實上這些迷思只會模糊焦點,導致你在問題爆發時無法認清全貌、巧妙回應,採取有效行動。現在我們就來看看「現實」的廬山真面目吧。也許知道真相後你會很失望,但這是擺脫困境唯一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