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乳恐致淋巴癌?立委批政府未把關...整外醫師:乳房手術前必知「這些事」

醫療政策

「隆乳」恐有淋巴癌風險?今年2月初,15名法國女性因使用乳房植入物導致健康危害,集體對法國政府和製造商提出刑事訴訟。其實法國已於去年12月拒絕展延某廠牌「絨毛型矽膠乳房植入術」的安全許可,因為其與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癌(ALCL)似乎有關。

但在台灣,此廠牌的絨毛型矽膠乳房植入物經食藥署核准上市。台灣女人連線常務理事黃淑英、立委林淑芬於23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批衛福部毫無積極作為、未在隆乳手術同意書中告知民眾有這些風險,讓女性健康處於危險中......

究竟乳房植入物跟ALCL有什麼關聯?真的會危害人體健康嗎?

乳房植入物跟ALCL有何關聯?

黃淑英指出,ALCL是一種罕見的T細胞淋巴癌,可能出現在身體多處部位,美國FDA也在2011年指出有些ALCL的發生和乳房植入物可能有關,稱之為BIA-ALCL(Breast Implant-Associated Anaplastic Large Cell Lymphoma)。

美國FDA日前表示BIA-ALCL病例數量不斷增加,截至2018年9月有457件案例,其中9例已死亡;在有紀錄植入物表面類型的334筆資料中,310例為絨毛型、約佔9成。乳房植入物材質分為鹽水袋和矽膠袋,依其表面狀況分光滑面型和絨毛面型,「因為絨毛型的附著力較好、較真實,多數人都會選擇絨毛型。」黃淑英補充。

乳房植入物材質中,因為絨毛型的附著力較好、較真實,多數人都會選擇絨毛型。(攝影/陳稚華)

因為安全考量,美國FDA在1992年宣布禁用矽膠乳房植入物,台灣一直到2008年才逐步開放果凍矽膠乳房植入物,目前台灣使用的植入物中絨毛型約佔7-8成。但在國外BIA-ALCL現有病例中,大多發生在絨毛型植入物。

近400人因ALCL就醫...台灣立法不夠積極?

黃淑英指出,根據健保資料顯示,2016年台灣有393人因ALCL就醫,是否跟乳房植入物有關不得而知,「因政府沒有掌握植入物使用的資料,對產品的安全性及有效性也沒有上市後的監測。醫護人員及民眾可能也在無警覺的情況下忽略病情,因而未通報。」林淑芬也表示,「絨毛型矽膠導致癌症雖還未有確切證據,但國外已發現彼此有關連,民眾在諮商期就應告知其有危險性。」

目前英國已成立專家諮詢小組審查乳房植入物相關風險,截至去年9月共有45例確診病例,正在擬訂強制性醫療植入物登記計畫;德國也已有立法建立國家登記制度的倡議,以改善乳房植入物等醫療植入物的管控。

反觀台灣,衛福部僅在2011年及2017年發公文給整形外科醫學會、台灣美容醫學會等,要求醫師進行評估、告知與觀察,並發布產品安全警訊。對此,衛福部食藥署醫粧組副組長王淑芬回應,兩者關聯性不明,無法跟進國際腳步,但目前台灣「醫療器材管理法」草案已要求廠商、醫療院所記錄高風險醫材流向、來源及病人使用狀況,待立法院完成二、三讀程序。

西方人較易得ALCL!醫師:台灣女性更該擔心乳癌

不過,台灣整形外科醫學會理事長陳錫根,接受《信傳媒》電訪時表示,目前台灣還未有因「絨毛型矽膠乳房植入物」導致淋巴癌的案例。

陳錫根解釋,「第一,這種病是一種淋巴T細胞的腫瘤、不是乳癌。第二,這種淋巴性的腫瘤,西方人本來比東方人容易得。第三,因為隆乳或乳房重建導致這種ALCL淋巴瘤的案例,全球總共大約才400例,東方人包括中國、日本、韓國、東南亞都還沒有案例,所以民眾其實不需要太恐慌。」

他也提到,整形外科醫學會早已做這項研究多年,也啟用登陸機制,「只要任何會員或醫院有碰到這樣的案例,要立即跟學會登記報告,目前都沒有相關的案例,但還是都有保持警覺。」

台灣整形外科醫學會理事長陳錫根表示,西方人比東方人容易得到ALCL淋巴腫瘤。(攝影/陳稚華)

但就算不會導致淋巴癌,可能有其他相關副作用?陳錫根表示,隆乳最常見的副作用就是「莢膜」問題,「因為它(植入物)是一個外來物、會形成莢膜,莢膜如果變硬病人就會不舒服,柔軟度、自然度就會比較差一些。」他進一步解釋,ALCL這個病就是在莢膜裡面出血,血腫久了慢慢變成淋巴瘤。

那麼民眾若是做乳房手術,需要注意哪些事?

「通常隆乳過後10年以上,突然不明的腫起來或摸到不明的硬塊,就一定要去檢查。」陳錫根表示,隆乳前應該做超音波,隆乳後3-6個月也要做超音波當一個基準。他也提醒40歲以上的女性,每年都應該做乳房健康檢查,「一方面除了對這個罕見疾病要預防外,我們應該更重視乳癌,台灣現在一年新增約一萬3千名乳癌個案,乳癌其實比這個病可怕多了!」

不過有提出安全疑慮,仍不免讓民眾恐慌,衛福部醫事司簡任技正劉越萍也承諾,會將風險訊息加入乳房整型手術同意書中,預計3月中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