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費用太高怎麼辦?專家提一個解方、一個擔心……

產業脈動

隨著高齡化社會來臨,醫療產業更成為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工研院產科國際所組長張慈映表示,台灣民眾普遍認為醫療費用過高,若能進一步發展AI、大數據,協助醫生精準診斷,將可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檢驗,不過,目前礙於《個資法》限制,讓台灣業界只能單點突破,尚無法遍地開花,「這是一個新的領域,台灣有機會,我們也擔心,如果法規的腳步沒跟上,以後只怕落後其他一樣積極的國家。」

根據工研院產科國際所調查,台灣醫療器材2019年的產值可望達到新台幣1206.6億元,年增8.2%,其中又以隱形眼鏡、血糖計、試片、電動輪椅,以及醫用高階導管等品項維持不錯的出口動能,將是台灣醫材主要的成長驅動力。

「目前來看,全球市場都還在放大,其實2018年台灣醫材的產值也差不多年增8%,只不過遇上匯率的因素,才讓成長率縮到3%多,……」張慈映指出,目前台灣在高階醫材領域,仍以代工為主,這點相當可惜,但背後也有很多無奈,「在高階醫材方面,主要是醫生的教育訓練問題,在實務上,很多老醫生在教下一輩的時候,都已經綁定自己原本用習慣的器材,你要去突破它,就必須去改正人家幾十年來的習慣,那個時間、金錢的成本很高,國內比較少人能負擔。」

現行醫療費用太高,發展AI、大數據可緩解問題

「所以,其實以台灣現在的氛圍,大家都說醫療費用太高,其實就是AI、大數據產業發展的一個契機,一來是這個領域全球都還在起步,我們不至於落後人家太多,二來是成本也沒那麼高,……只不過,在實務上還有很多法規的限制就是了,還必須克服,這部分又跟民意有關了。」她補充。

張慈映解釋,由於《個資法》存在限制,因此民眾的健保資料無法直接交給業者使用,因此,即使民間企業有意發展相關技術、產品,目前只能依靠單點突破的方式,在樣本數及時效上都略顯不足,「現在業者都是找醫院合作,由醫院出面和病人溝通,取得對方授權,才能應用相關資訊,但其實在一些國家,人家的腳步都走得更快。」

「像美國,很多大數據業者都和保險公司合作,在他們那邊來講,民眾投保的同時,也必須授權保險公司,可以自由運用自己的資訊,畢竟,你要人家理賠,人家當然有需要事先掌握風險嘛,所以在這方面,他們發展會比較順利。……台灣這邊還要先修法,不然很多都被個資問題卡死,可是,我們也會擔心,等到哪天好不容易開放資料了,民間起步都已經晚了,很難在國際占有一席之地。」她舉例。

看病不是只聽結論,用科技找建議

「那開放資料有什麼好處?為什麼會有助降低醫療成本?」張慈映說,目前民眾會感覺醫療成本過高,很大的原因是各種檢查項目的費用省不下來,「你到醫院去,不覺得大家都像拿號碼排隊,這裡檢查完去下一站,輪流做各種檢查嗎,但事實上,很多都是為了保險起見才做的,所以,如果透過AI、大數據,能提早掌握各種病歷的關聯性,或許就能精準掌握問題所在,只做必要的檢驗就好,甚至,透過這些研究,能夠改變目前只說『你得了什麼病』的現狀,而是提出『你可能有什麼病』的風險。」

整體而言,除了開放法規,張慈映也建議,台灣應設法掌握下一波智慧醫療商機,從人力、流程、技術三議題切入思考,「可以運用目前在ICT軟硬體的能力與優勢補足全球產業鏈缺口,提供Affordable、Quality、Efficiency的智慧醫療服務,並且應用國內Biobank Data、Lifestyle Data、Clinical Data等數據,透過具有人工智慧科技發展能量的產業界,來進行跨域加值合作,發揮綜效,這樣產業才可望穩健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