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挑戰兩岸現狀》當國民黨搶著當汪精衛 台灣該怎麼辦?

兩岸國際

韓國瑜的旋風,越看是越不舒服。

台灣面對韓國瑜對兩岸現狀的挑戰,一下就分成兩個都不是很好的陣營。同樣是面對中國軍事、經濟、政治力量的日趨強大,國民黨一方,忙著當秦檜、汪精衛,彷彿以小事大,只有「和平協定」、「屈膝投降」一途。而另一方面的民進黨,只有懼怕,就算挺直背脊對抗,也一副從容就義的悲壯感。

但現實不該是這樣,有美國的安全保護,台灣沒有被中國併吞的危險。不只如此,台灣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上,通通是中國所比不上。要怕兩岸交往的人,是北京的共產黨,而不該是台北的國、民兩黨。

一碰到兩岸,台灣人總認為「贏不了」

這種和事實相反的輿論風向帶動,我覺得不只是親中媒體配合共產黨運作而已,而是不少台灣人還自認自己是「一個被打敗、被遺棄的民族」。

李安幾年前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說,他拍的片,很多都是站在輸的那邊,主角都「贏不了」,這和他在台灣生長的背景有關。他說,「我們總是輸」「沒人贏過什麼東西」。

的確,不管是1949年被共產黨趕到台灣的外省人,還是祖先遠在清朝就被朝廷遺棄的閩客漢人,或是被漢人壓迫的原住民,台灣人總是在弱小的輸家那邊。所以台灣人以前看威廉波特的少棒比賽,不是看小朋友開心的打場棒球而已,而是把弱小民族要爭口氣的國族榮辱都給壓上。

悲情歷史該被拋到垃圾桶

但這樣的悲情歷史觀,該被拋到垃圾桶了。

李安的電影,一直都不是小島悲情,他講得太客氣了,因為他早就超脫了「失敗」的那一代。

同樣的,台灣辦的世大運,也不是北京奧運式的自卑轉自大,而是全民開心辦節慶的體育盛典,沒有「敗則死無其所」的沒有明天,而是盡其所能的施展手腳。這才是現代、進步的台灣,所有的精神。

台灣社會能展現這樣樂觀進取的精神,但為什麼一碰到兩岸關係,就又退回到輸家的悲情心態呢? 要回答這問題,要先了解樂觀進取的精神來自何方。

台灣是福山認定「三者齊備」的社會

政治史學家法蘭西斯.福山說,我們要把科耶夫說的「歷史在1806年,拿破崙在耶拿會戰打敗普魯士之後,就結束了」這話,要更認真看待一點。

拿破崙席捲歐洲,把自由、平等的精神,傳播到歐洲的核心地帶後,人類社會穩定發展的元素,就算齊備了。這三個福山認定的元素是,「有效的國家機器、法治和對人民負責的機制」,只要三者齊備,自由而平等的社會,就能夠繁榮、穩定的發展。而民主化後的台灣,就是華人歷史裡,第一個三者齊備的社會。

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台灣人都可以驕傲地面對還活在前現代社會的中國人。

政治自由沒話說,台灣人自己民選政府,人權得到保障,自由沒有威脅,社會更沒有動亂,華人的社會文化,絕對不是共產黨和李光耀說的「不適合民主」。

而配合自由社會而生出的文化多元性,更不是共產黨高壓控管的中國社會所能比擬。台灣有許多粗製濫造的影劇節目,但絕對沒有一個節目是政府說「不准播」。影片爛不爛,那是人民自己可以決定的事。

民眾已經向前走,政黨卻停留在黨國餘威

又比如大家都以為不行的台灣經濟。台灣的經濟,不管怎麼不好,比共產黨治下的中國,綽綽有餘。

從經濟開放以來,幾十年了,台灣的馬路永遠車水馬龍,人們永遠早出晚歸地忙著,這樣的經濟活力,怎麼不可能發達。就數字來說,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如果可以再高一點,當然很好,但現狀就已經遠超世人驚畏的中國經濟機器。

如果中國的人均GDP有達到台灣一半的話,中國經濟就比美國大了,但這一天恐怕永遠都到不了。

這些勝過中國的地方,都是台灣自由、民主社會所自然孕育出來,都是靠自由而努力的台灣人創造出來的,所以台灣社會早已脫離「總是輸家」的悲情。

沒有經歷過黨國威權、爭民主的世代,都忙著規劃人生、實現夢想,在自由的國度裡伸展手腳,哪裡有時間悲情。但另一方面,藍綠政黨,卻還停留在黨國威權、爭民主的年代,思想行為都還受輸家心態制約,才會在面對中國軍事威脅時,不是如汪精衛般的通敵,就是學習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通通過了時、亂了套。

國民黨搶著當汪精衛

汪精衛之流犯的錯誤,不是沒有以民為念,而是對歷史和國際現實,判斷錯誤。科耶夫的歷史終結論,是一個人類發展的大方向,這之後的兩百年,都可以說是「細節的填補」,而這細節上的起伏,並沒有辦法掩蓋長期發展的弧線。

日本侵略中國的一時勢強,並無法改變「軍國主義外強中乾,抵擋不過民主自由的美利堅」這樣的歷史事實。同樣的,對北京磕首的國民黨員,讓兩蔣在墳墓裡痛心疾首的這些人,也同樣無法分出「色厲內荏」和「不怒自威」的中美差距。

台灣的政治人物,尤其是還有希望的民進黨,應該要加緊腳步,迎上台灣年輕人樂觀進取的進步思想。民進黨要做的,就是先放棄「害怕」的小國遺民心態。因為被欺凌習慣了,有些支持台灣獨立自主的台灣人,發展出一種「反抗式」的獨立觀。

民進黨要迎上樂觀進取思想

為反抗共產黨的以勢逼人,這些急獨派,把台灣和中華文化徹底切割,有時為表現自己的憎中情結,甚至以親日、親美的文化觀來剝離自己的漢人文化性格。這是沒有必要的,樂觀進取的台灣人,應該以自己有中華文化根源為傲,一如樂觀進取的美國人擁抱西方文明裡的歐洲根源一樣,胸納百川,才是自信的表徵。

樂觀進取的台灣人,要勇敢說出,「獨立的台灣,是中華文化,甚至是中華民族的未來」。偉大的中國文明,只有在接受民主自由的洗禮之後,才有可能恢復廣受世人尊敬的榮光,而民主自由的台灣,就會是這樣的未來中國,所景仰、追隨的對象。

台灣人積極擁抱「中華」,講漢語、說唐詩、論孔孟、讀中國歷史、豎中華民國旗,不但不會傷害台灣的主體性,反而會重頭改寫韓國瑜旋風的輿論論述。勇敢自信,傳承中華文化的台灣人,怎麼會害怕小丑般的韓國瑜賣台呢? 說實話,要處理這麼愛喝酒、應酬的韓國瑜,只要一根錄音筆就解決了,到底在怕什麼,真讓人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