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大學與幸福家庭的魔鬼交易:韓劇《天空之城》揭露南韓升學主義下的畸形人性

生活品味

(讀者投書-作者為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本文不代表《信媒體》立場)

奢華氣派的宴會,為韓劇《Sky Castle》(中文:天空之城)揭開序幕。

此劇之所以引起旋風,主要是人物、情節真實反映南韓成績至上的畸形成功學。Sky一名取自南韓三所頂尖大學,即首爾大(Souel)、高麗大(Korea)與延世大(Yosei)。為擠進首爾大醫學院,上流社會的貴婦勾心鬥角,即使犧牲家庭幸福,亦在所不惜。扭曲的價值觀,在天空之城發揮得淋漓盡致。

身份與地位:天空之城的象徵

為考上第一學府的孩子舉行豪華派對,是天空之城的傳統。住在天空之城的人,擁有顯赫的家世與地位。他們以住在城裡自豪,自詡為大韓民國頂尖的上流人士,是best of the best。

男人忙於工作,女人專心扶持丈夫事業並培育子女成為二代貴族。子女能否考上頂尖大學,成為貴婦的生活重心,也是肯定自我的唯一方式。住在這裡的人,充滿對名利無止盡地競逐。為了讓孩子躋身首爾醫大,父母殘忍扼殺孩子的想法,喪失對他人的同理心。

城裡的人為了能跟他人並駕齊驅,不惜隱瞞家世,捏造學歷與本名。

貴婦之一的韓瑞珍,自稱畢業於雪梨大學,父兄在澳洲擔任銀行行長及牙醫,但真實身分只是在市場長大的孩子,本名郭美香,父親是賣牛血的酒鬼。法學院教授車民赫雖然憑藉己力,成為天空之城的一份子,但一直以來,都以身為洗衣店之子的下流身世為恥。

為了洗刷先天帶來的恥辱,他將壯志寄託在子女身上,希望經由他們打造「韓國的甘迺迪家族」。派對裡的一席話,讓他的自卑感與虛榮心無所遁形。他嚮往地說「在國外一個家族,幾百年都只有一個姓氏,我陷入沉思行走的美麗豪宅大道,要是我的後代子嗣也能走一遭,該是多帥氣的風景!」

父母總以「我是為你好」、「有一天孩子會感謝我」做藉口,強迫孩子成為他們心中的理想人物。他們指責孩子不夠聰明、不夠用功,事實上只是擔心子女的學業無法讓他們炫耀。

學業、學歷成為衡量子女的標準

學業,成為衡量子女優劣的標準;子女,成為滿足虛榮心的工具。《Sky Castle》最大的悲劇就是明珠一家人。明珠用心扶持兒子英才,只希望實踐三代醫生世家的理想。但是當英才道出心聲,明珠在絕望中舉槍自盡。對英才而言,夜以繼日的學習就像活在令人窒息的地獄裡。考上首爾醫大,是為了在父母享盡掌聲時,徹底擊碎他們的夢想;放棄首爾醫大,是對父母最殘酷的報復。

當英才與秀昌發生衝突,英才憤怒地說「每天張口閉口都是首爾大醫學院,無論我變怎樣,無論我會不會累死,就只有考上首爾大醫學院,才叫厲害!」秀昌罵道「我和你爺爺還有你的表哥們,都是首爾大醫學院畢業,你都考不上嗎?我竟然生出一個笨蛋!」

對很多人來說,這樣的對話並不陌生。來自菁英家庭的小孩,比其他人多了道難以掙脫的沉重枷鎖。無法繼承家族優良的基因,變成不可饒恕的原罪。

眾人仰慕的天空之城,事實上,不過是座欲望、虛偽與謊言交織的城堡。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Sky Castle》之所以締造收視佳績,主要是揭露南韓教育制度的醜陋面與學歷至上的弊病。「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被奉為圭臬。立志打造三代醫生世家的尹女士、執行尹女士意志的瑞珍、以及一心要考上首爾醫大的姜藝瑞,都是此圭臬的頑強執行者。

觀看此劇,可以清楚瞥見人物變態的價值觀,但對南韓人而言,教育的目的是為了考試,成績決定尊嚴和貴賤。

南韓學生4點半下課,放學後是自習和晚餐,晚餐後自習到9點,9點後大部份學生會到補習班上課到11點。往往凌晨3、4點,才能睡覺。南韓學生的睡眠,一日平均約5.5小時。長時間的學習,讓南韓青少年的教育成果在全球數一數二。根據QS世界大學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2018年,南韓就有四所大學擠進百強

南韓高壓教育比台灣還嚴重

此劇除了反映南韓學生的校園生活,並且揭露高壓教育隱藏的危機。藝彬和同學以到超商偷零食、然後集體將零食踩碎為樂。驚見此情景的秀林感到詫異,但藝彬的母親瑞珍卻認為她只是在玩遊戲、紓解壓力。瑞珍塞給超商老闆錢,默許孩子脫序的行為。藉由偷竊行為宣洩對高壓教育、甚至是整個教育制度的不滿,一旦未及時導正,將演變成重大犯罪行為,成為社會的不定時炸彈。

劇中的金慧娜,是個即使擁有優異成績卻因其出身貧賤而被天空之城拋棄的悲劇人物。她是瑞珍丈夫姜俊尚的私生女,從小跟母親相依為命。她之所以想憑藉實力考上首爾醫大,只為了讓父親承認她。但儘管多麼步步為營,最終還是困死在這座城堡。「金慧娜」是對出身寒微卻想躋身上流社會的人的嘲諷──不管多麼聰慧、美麗,終將屈服於勢利無情的現實社會。

考上名校是有錢人的專利

南韓是個愈富就愈有機會考上名校的國家。劇中貴婦為了讓子女考上第一學府,不惜重金禮聘升學導師。升學導師一手包辦學生的生活,小至檯燈亮度、室內溫度、考生營養,大至量身訂做的作品集及考前猜題。

升學導師金珠英是劇中的大惡魔,她跟想要子女考上首爾醫大的貴婦進行交易。這場交易,以家破人亡為代價。她總是不厭其煩地問「不管有什麼後果,妳都願意承擔嗎?」沒有任何母親能抗拒名校的誘惑,故答案都是「我願意承擔。」

升學導師確實存在於南韓社會。他們保證讓學生進SKY,但一小時要價14萬台幣。南韓學生普遍相信有升學導師的指導,更能考上理想學校。但高價的鐘點費對中產階級來說,難以負荷,故,大部份學生選擇到補習班,更不濟的,則參加學校的課後輔導或自習。

隨著情節推展,得知珠英之所以能百分之百預測期中期末考題,原來是賄賂新亞高中的理事長侄子吳老師。此情節,跟近日美國名校耶魯大學爆發的作弊醜聞相吻合。以巨額買通相關人士,一方面道出名校入學秘辛,另一方面見識到有錢能使鬼推磨的不平等社會。

聆聽內心,探索自我

劇中冒充哈佛大學生的車世麗,是南韓真實事件的翻版。美國韓裔少女莎拉(Sara)自稱同時申請上哈佛大學與史丹佛大學,而且接到臉書創辦人祖克柏電話和多位哈佛教授來信,勸她讀哈佛。

消息一出,南韓媒體將莎拉封為天才少女。這則造假消息,最後被《華盛頓郵報》拆穿。莎拉之所以撒下彌天大謊,主要為了博取父母、同學和老師的讚賞。根據報導,很難了解莎拉是否因自己的好勝心而說謊,但劇中的世麗明確告訴觀眾,她只是為了滿足父親的期望,她真正想做的是跟朋友開夜店。

最終回滿足人們對圓滿結局的嚮往。宇宙被陷害而身陷囹圄。牢裡的日子,讓他領悟到讀大學並不是人生的唯一選項,最重要的是認識「我是誰」、「我是怎樣的人」及「為了什麼事活下去」。就這樣,踏上追尋自我之路。

瑞珍一家人決定搬出天空之城。直到50歲,俊尚才明白在追逐名利的過程中迷失了自我。

他像個孩子,對母親哭鬧「媽要我認真讀書,我聯考考了全國第一。媽要我上醫學院,我當了醫生。媽要我當上院長,我不顧一切努力的時候,不知道慧娜是我女兒,親手害死了她。媽告訴我以後該怎麼辦!我親手殺了我的女兒!我以後要怎麼繼續當醫生!」「是媽把我變成這樣子!自己的女兒都不認識,被欲望蒙蔽雙眼,當上院長又有什麼用!我過不久就要五十歲了,我往後不知道怎麼過日子,都是媽害的!」

最後他選擇向醫院辭職,丟掉名牌的舉動代表願意放棄唾手可得的名位。當瑞珍舉發珠英後,不解地說「放下一切之後,我搞不懂我為什麼要那樣生活。」她終於拿起電話,打給賣牛血的父親、大哥和大嫂。一心想考進首爾醫大的藝瑞,決定實行自我主導學習,跟以前瞧不起的孩子一起讀書。

南韓民眾難以擺脫的宿命

珍熙的丈夫楊宇說出的一番話,正是南韓成績至上的陋象。他說「我們無法改變大韓民國這該死的教育體制,在這競爭激烈的環境裡,讓我們兒子堅強撐下去,父母滿滿的關愛投入在孩子身上,才是我們的責任。」)一家三口一起剝栗子、吃栗子,就是幸福。轉念後,赫然發現孩子有好多優點。

老是以爬上金字塔頂端訓誡子女的民赫,當妻兒離去,才體認到家庭幸福勝於一切。他決定不再干涉孩子的未來,當個信任孩子的父親。

明珠的死帶給秀昌悲慟與反省,現在的他,只想守護英才。英才決定回到大學修習青少年心理諮詢學,幫助跟他一樣痛苦的孩子。

雖然珠英曾詛咒秀林將活在水深火熱的地獄,誓言毀掉宇宙的人生,但溫暖的秀林還是把她的女兒K安置在環境幽靜的療養院,鼓勵她堅強活下去。

不久,天空之城搬進一戶人家。踩著高跟鞋的陌生女人告訴秀林和珍熙,丈夫是骨外科教授,為了兒女課業,她辭去牙醫工作。女人啜了口茶,旋即問道「妳們有聽說升學導師嗎?我大兒子現在國中一年級,我想正式讓他開始準備大學入學考試。」

螢幕轉向韓南銀行VVIP投資說明會。主持人介紹一號升學導師的光榮事蹟,珠英高深莫測的臉孔再度浮現。

南韓學生難以擺脫的宿命,延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