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職3周年》國安成績單不是「辣台妹」三個字就能交代

520專題

民進黨內總統初選悶著燒,蔡英文總統備受競爭對手、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挑戰最大的原因就在「領導力」,尤其是國家安全這課題。

但過去那段時間,美中經貿大戰時不時打「台灣牌」,中共軍機繞台、美國潛艦路過台海……,因為背後有靠山,也讓小英總統的談話愈來愈強硬,在台灣2020大選年前夕,一次次強力拉抬著她的低民調,掩蓋了國安單位功能不彰的事實。

就職三周年前夕,國安會人事終於補齊

她的競爭對手賴清德在國內外多個場合都提到,如獲支持當選總統,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強化國安團隊的功能」,他會用人唯才,找適當的人來做國安,讓它能發揮功能,並成立國土安全專責單位,解決中國或明、或暗、或大、後小、或公開、或私底下的滲透……他字字句句都是衝著小英而來,顯然她的國安成績單不是用「辣台妹」三個字就能交代過去。

雖然在兵荒馬亂之際,小英總統補齊了她的國安人事缺口。二月下旬先由葉國興出任國安會副秘書長,讓陳俊麟轉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四月再補上施俊吉、林成蔚兩位諮委,讓國安會呈現難得的「全員到齊」。

人是補滿了,但是否就能在美中兩大之間游刃有餘打一場漂亮的保台戰?

劉建忻、陳俊麟是小英的「左右護法」

「蔡總統的用人、領導風格,是導致國安會功能不彰的最大因素。」知情人士透露,不管國安會內部如何分工合作,所有事情還是會自動歸位到小英重用的「近臣」身上,因為小英一有國內事務就找劉建忻,有國防外交兩岸事務就找陳俊麟,有事他們直接一通電話call去相關部會、單位,好像其他國安會的人都是隱形人一樣。

劉建忻和陳俊麟會變成小英總統的「左右護法」,其實也不是這一天二天的事了,不管劉建忻不是國安會成員,也不管陳俊麟是國安會副秘書長還是諮詢委員,這對小英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兩人可以讓她「有安全感」。就某種程度而言,國家元首自己先有安全感,才比較容易讓人民有安全感是沒錯,不過,她這樣的領導風格,也讓國安會內部、與會的各部會代表都看在眼裡,所有事都等著兩位護法定奪,導致國安會「英雄無用武之地」。

葉國興重返國安團隊,只想「保台」

「她對權力的運作和想像,並不成熟,還停留在沒當總統前的那個程度。她不知道有事只找劉建忻和陳俊麟,對整個體制運作有多大殺傷力……」了解內情人士分析,從小英上任三年,已用了吳釗燮、嚴德發、李大維三位國安會秘書長,還有不斷出缺、一直補不滿的諮委來看,多少也印證了這種偏聽、用非正式關係領導統御的決策模式,對正規體制有多大的殺傷力。

但這畢竟不應該是常態,在葉國興加入後,外界原以為會有一些制度性功能被修復,可是似乎又不是這樣。

據了解,重操舊業的葉國興,很快看清楚現在國安會運作的邏輯,所以他也不願多管人事,只願管好他的初衷「保台」,把國家安全防護網補好,在眾人議而不決、不敢拍板時,他就用力推一把,就像「www.31t.tw」註冊台灣的網域名稱,宣傳中國對台31項措施,踩到國安紅線,各相關單位推、拖、拉、研究、評估、會來會去的,弄半天沒行動,葉國興就直接把它封網了。還有其他保密防諜、產業核心技術保護等等相關措施和立法,他能做多少就算多少了。

「軍機處」變成總統民調啦啦隊

這說來有些哀傷,國安會身為總統治國最重要的「軍機處」,卻沒能拉出該有的大格局、大戰略,還是停留在小英基金會時期開「讀書會」、寫報告的樣貌,甚至還成為總統用人調度的「中繼站」。

而且,有些重要情資也淪為政治操作工具。在中國陸海空網軍以各種方式弱化民眾心防、滲透台灣社會、分化各階級時,「假新聞」搖身一變成為政府施政不力最好的藉口,所有不合統治者意志的訊息和批評,統統都被打為「假新聞」,政府也用很多資源在反撃,錯失面對問題、檢討國安網路作戰空缺的機會。

還有軍機繞台等相關軍情資訊,也成為府方人士討好特定媒體、餵訊息發獨家的籌碼,目的是要激發民眾同仇敵慨意識,讓「主權牌」師出有名,幫小英拉抬民調,而非提高國安警覺、調整相關戰略布局、沙推各種不同應變劇本。

其實國安會士氣低迷已久,戰略地位下滑,並不因為人補齊了而有太大改變,主要還是得看總統與國安會秘書長之間如何互動。

三位秘書長都沒有「師爺」的威望

吳釗燮當國安會秘書長時,出身外交系統,為全心全意搞定小英出訪,事必躬親,連總統走幾步路到發言台這種小事都不假手他人,因為太過謹小慎微,未能把國安會帶上常軌,發揮應有的專業軍師功能。

出身軍方的嚴德發接任後,與小英並不親,但他在花蓮地震救災的指揮調度,讓她印象深刻。只是救災救難、協調後勤這些事雖然重要,並非專門處理系統性危機的國安會最核心的任務。

現任李大維也是外交官出身,據說他和吳釗燮位子互換,是因為要穩固某國邦交。他的辦公室與總統近在咫尺,但他與民進黨的距離卻遠若天涯,沒有互信基礎,就很難融入發揮團隊作戰功能,更別提讓國安會運作正常化。

小英介入各部會政策人事的「強勢通路」

小英用的這三位秘書長,都沒有「師爺」的威望,也導致國安會暮氣沉沉,有人報告寫不好,常常被噹挨罵;也有人天天看上面臉色做事,等左右護法交辦事情再說,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有人真心誠意想為國家做點事,卻困在一灘淺水裡動彈不得。

在小英總統主政這三年來,國安會幾乎就是她伸手介入行政院各部會政策和人事的「強勢通路」,有那麼一點假國安會之名,行「太上政院」之實的味道。但隨著強勢閣揆蘇貞昌,也把「最高行政首長」的法定職權發揮到極致,未來小英想透過國安會「如臂使指」管人、管事可能更加艱難。

在台灣政壇,總統府、行政院、國安會、執政黨這四大秘書長,就像撐住一個國家的四根支柱,只要把柱子擺好、放正,國政運作通常就不會出現大問題,其中,協助總統治國的「頭號幕僚」應該就是國安會秘書長了。只不過,小英總統的領導風格,注定讓國安會淪為雞肋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