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社民黨黨魁請辭危及聯合政府 梅克爾恐提早下台

國際政治

由於歐洲議會選舉失利,德國社會民主黨(SPD)黨魁那勒斯(Andrea Nahles)6月2日宣布請辭,由於事出突然,引起德國社會一片譁然。

因為社民黨是與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聯盟黨(CDU-CSU)聯合執政,那勒斯的離去,恐加速社民黨脫離這項政治結盟,導致梅克爾領導的聯合政府垮台並重啟大選,如此一來,梅克爾可能面臨提前下台的命運。

聯合政府崩解,梅克爾恐提早揮別總理大位

為什麼那勒斯一人辭職,卻能引起這麼大的政治震盪?

2017年德國聯邦議會大選後,由於沒有一黨席位超過半數,梅克爾的聯盟黨便與社民黨結盟形成國會多數,並組成聯合政府執政。

那勒斯2018年上任社民黨黨魁,成為維繫該政治聯盟存續的重要人物,因此她一旦離職,社民黨很有可能會決定與聯盟黨「切割」,導致原本可執政到2021年的聯合政府崩解。

如此一來,梅克爾就得領導一個不具絕對多數優勢的「跛腳政府」,或是轉而和其他政黨結盟,例如正在崛起的綠黨,或是乾脆提前重啟大選。

社民黨經濟論壇副主任克里斯特夫(Harald Christ)表示,那勒斯代表聯合政府的存續,而她的離去,讓聯合政府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歐洲議會大選:聯盟黨衰退、社民黨慘敗

今年5月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選舉中,梅克爾的聯盟黨仍維持衰退,並創下新低紀錄,僅獲29席、得票率28.9%。

從1999年以後,聯盟黨便持續失去其在歐洲議會的版圖,這雖是梅克爾2005年上台之前就出現的趨勢,但2009年大選聯盟黨一口氣失去8個席次,今年也無法力挽狂瀾,身為現任總理和前黨魁,梅克爾必須負起責任。

和其他歐洲國家相比,德國經濟表現並不差,但經濟成長停滯及貧富差距擴大,仍讓許多民眾對這個事實「無感」。再加上梅克爾相對較願意廣納移民,隨之而來的移民問題,包括資源分配、文化衝突等等,也讓她備受指摘。

此外,梅克爾政府在社會方面所做的改革,包括教育、長照、環保、住宅、退休金等等,也常被批評失準且不足。

厭倦傳統政治菁英的民眾漸趨兩極化,這項全球趨勢在德國也是如此,民粹主義型的政治人物打中人民的無力感,極右派崛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崛起,搶走聯盟黨這種中右保守政黨的票源。

另一方面,社民黨大選慘敗固然有其多重因素,但也很難說它沒有受到聯合政府拖累。這次社民黨席次大幅下滑,僅拿下16席,輸給獲得21席的綠黨,硬生生退居第三,是該黨在歐洲議會選舉有史以來最差的席次。

中間派的聯盟黨及社民黨整體呈衰退趨勢,左派綠黨和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則漸趨上升,這個趨勢與席捲歐洲的民粹主義,以及桑柏格(Greta Thunberg)帶動的環保風潮相符。

梅克爾:我們會繼續維持政府運行

由於歐洲議會選舉失利,那勒斯宣布辭去黨魁及議會黨團領袖,消息一出,聯盟黨重要人士紛紛疾呼社民黨不要分裂聯合政府。

6月2日,聯盟黨中的基民黨(註)舉辦了「歐洲議會選舉檢討會」,會中梅克爾表示尊重那勒斯的決定,但也堅定表示「無論如何,我們將以認真負責的態度,維持政府正常運行,繼續我們的工作。」

素有「梅克爾接班人」之稱,基民黨黨魁凱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也表示希望社民黨能盡速選出新任領袖,以免影響聯合政府運作。

雖然梅克爾及凱倫鮑爾似乎仍對聯合政府抱有信心,德國多家媒體,包括《圖片報(Bild Daily)》和《南德意志報(Sueddeutsche Daily)》卻直言「聯合政府已經走投無路了。」

社民黨「切割停損」以喚回左派支持者

社民黨之所以想與盟友拆夥,除了是出於對歐洲議會選舉失敗的檢討,也來自對未來大選的政治考量。

社民黨在政治光譜屬於中左,聯盟黨則是保守中右,兩者的結合乍看之下有種能吸引中間選民的「中庸之道」,但社民黨中的左派人士認為,這反而讓他們失去原有的左翼支持者,把他們推向更為左傾的綠黨。

另一方面,今年9、10月德國東部的布蘭登堡邦(Brandenburg)、薩克森邦(Saxony)及圖林根邦(Thuringian)將舉行議會選舉,社民黨很可能想在地方大選前及時「停損」,挽救自己在邦議會的席次。

德國副總理暨社民黨前黨魁蕭茲(Olaf Scholz)批評梅克爾的聯合政府,「聯合政府已經連續執政三次,這對德國民主沒有好處」,他也排除了社民黨再加入另一個政治聯盟的可能性。

然而儘管社民黨致力於停損止血,分析對它的前景依然不大看好。貝倫貝格銀行(Berenberg Bank)首席經濟學家施米爾迪(Holger Schmieding)指出,即便社民黨現在與聯合政府切割,其選情仍舊難以起色。

新任黨魁將成聯合政府存續關鍵

根據那勒斯,社民黨新任黨魁的競選活動將於6月4日開始,整個選舉過程可能會延續數週。在此過渡期間,依慣例應由黨內領導階層最資深的政治人物代理黨魁和黨團領袖一職,直到選出下任黨魁。

儘管聯盟黨希望社民黨能盡快穩定下來,然而社民黨現正面臨內部分裂及外部挑戰等種種困難,多名該黨議員紛紛表示,他們必須謹慎選出新任黨魁,避免做出任何輕率躁進的決定。

註:聯盟黨是由兩個政黨組成,包括梅克爾所屬的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簡稱基民黨)和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CSU,簡稱社民黨),一般被視為是一個整體,但各有自己的黨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