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專訪》假如2020只有國、民兩黨競爭 國會多數一定是國民黨...

人物專訪

時代力量精神指標「戰神」黃國昌最近再度攻佔媒體版面,但這次他受到鎂光燈高度關注,卻不是因為在國會的犀利問政,而是與白色聯盟、退黨風波相關。

這樣的風風雨雨,似乎暗示從太陽花學運走來的新興政黨「時代力量」正面臨著分裂的危機,甚至還有傳聞指出,黃國昌有向紅色靠攏的意味,但在黃國昌接受《信傳媒》專訪後,其實已經逐漸清楚,戰神目前拋出的種種議題以及行動,都是為了向2020的2大戰略目標前進……。

白色聯盟不是柯文哲

針對神秘的白色聯盟,黃國昌說,是由一群「對於改變台灣整個政治環境有強烈的使命感」的人所發起,雖然標籤同為白色,但並不是柯文哲,相關細節他則不方便透露。黃國昌表示,這群人因為質疑時力是小綠,希望籌組新政黨來監督藍綠,雖然他與對方有接洽,但自己並沒有參與白色聯盟。

黃國昌強調,他現階段的任務就是完成請益之旅,首要期望就是邀請這些人才加入時代力量。「目前已經完成第7站,還有一些人要拜訪」,而柯文哲並不包含在此名單上。

黃國昌表示,若要與柯合作,必須先進行公開談話。「柯文哲到底想要台灣變成什麼樣?公共政策立場是什麼?」大家在一個公開的平台坐下來講,就不用擔心會被斷章取義,清楚了解後才可能談合作。

反中共、反統媒的立場與館長一致

黃國昌說,他請益的對象,在兩岸的立場上未必跟時代力量相同;針對打造一個正常的國家訴求,他們的立場恐怕也沒那麼鮮明,但是在公共政策的價值上,肯定有和時力相同、和兩大黨相異的主張,例如反對高房價、不動產實價登錄等。

黃國昌說明,不可能只找理念與自己100%相符的人合作,但只要在特定議題持一樣的立場,勢必就有合作的空間,網紅「館長」陳之漢就是案例之一。

日前館長在直播上表示,「中國人是我的同胞,但中共不是」、「兩岸一家親,但中共跟我不親啦!」與時力的理念明顯有差,但黃國昌仍選擇與他合作。「我反對兩岸一家親,也不會說兩岸都是中國人、血濃於水這種話」,但是黃國昌認為,館長反中共、反統媒的目標與時力一致,將此作為合作的立基點,「我一點問題都沒有。」

在公共政策看法與民進黨相左

除了白色聯盟的爭議,黃國昌不願當小綠而萌起退黨之意,亦是鬧得沸沸揚揚的話題。

為什麼如此排斥當小綠?黃國昌認為,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差異最大的理念在於,和財團、建商以及與年輕世代、勞工的關係。黃國昌舉例說,台灣房價高的荒謬,房價所得比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讓年輕人不敢成家;但是國家資源,甚至很多稅制上,卻用於補助大商人,「這我沒辦法理解。」

另外,對黃國昌來說,清廉是從政最基本的要求,但去年選舉時,藍綠兩黨依然提名有賄選前科的議員,讓黃國昌痛批貪腐已成藍綠共業,「你沒有辦法阻止這個議員去貪,但是你總有辦法不要再提名這種人吧?」

除了與民進黨理念不合之處,黃國昌表示,在價值類似的政策上,他也懷疑民進黨貫徹理念的決心。以促進轉型正義條為例,黃國昌說,時力當然是支持,但是看到民進黨提那種促轉會正副主委(黃煌雄與張天欽),「我完全不以為然」。

黃國昌表示,當初他反對這樣的提名亦具體講出為什麼他們會不適任,得到的卻是當時的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的攻擊與抹黑。「後來發生的事情呢?民主進步黨有為提黃煌雄這種人道歉嗎?姚人多有為抹黑攻擊我道歉嗎?」雖然對民進黨相當不滿,但黃國昌對於國民黨更是沒好話說。

國民黨是個不及格的在野黨

黃國昌表示,中國國民黨與中共政府唱和、接受一中原則的行為,以他的立場來說,是從根本就反對,「但我對國民黨的批評沒有這麼膚淺」;黃國昌強調,國民黨是一個不及格、不稱職的在野黨,因為他們不願意針對公共政策進行深入辯論以及討論。

以前瞻預算審查的例子說明,該如何有智慧的投資納稅人繳的8800億,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結果當時開會國民黨做了什麼?在那邊撒麵粉、丟水球,搞成一場鬧劇,讓民進黨有很好的理由強制表決通過,「那些預算其實可以好好審啊!」

接著黃國昌無奈地說,依據他在立法院的經驗,國民黨根本不夠認真也不夠負責,在委員會裡面,藍委經常拿著報紙就上去質詢,「立法委員有這麼好幹喔?」

黃國昌強力問政的代價,就是被民進黨支持者認為是背骨;統獨上的立場又被藍營支持者抹為民進黨側翼組織,但其實,黃國昌只是對藍綠都失望透頂,並希望建立理性監督、強力制衡兩大黨的的三勢力。他也相信,台灣社會並不是非藍即綠,「台灣有既不喜歡民進黨,也沒有辦法認同國民黨的族群」,他認為不做小綠的時代力量便能搶攻這些選票。

2020兩大目標:搶攻關鍵十席立委、不讓藍營選上總統

一位與黃國昌熟識的朋友透露,2020黃國昌的目標是要搶下10席立委席次,因為10席才能具有關鍵的影響力,所以正在找人組成新的聯盟。對於2020黃國昌強調,他有兩大目標,第一,不要讓中國國民黨當選總統,「不管是韓國瑜還是郭台銘,我都不會支持」;再來,就是建立足以抗衡藍綠、監督執政黨的新國會,換句話說,黃國昌必須結集第三勢力,才可能有足夠的力量

許多人質疑,黃國昌要求的非小綠路線會導致本土陣營分裂,但黃認為,假如2020排除第三勢力,變成只有國民兩黨競爭,那麼國會多數一定是國民黨;所以他強調,必須把空間給拉開,「我不希望一些跟我們抱持類似想法、理想的人,因為對民進黨政府失望,就把票投給國民黨,你還有別的選擇啊!」

至於自己將在這個作戰計畫中擔任什麼角色?是否競選連任?要不要轉戰不分區?黃國昌僅表示,「我還沒決定」。不過他透露,最好就是努力完成兩大戰略目標後,回到民間社會做他想做的事。「沒有人規定政治人物要從年輕做到退休啊,你後面有人接,那很好啊」,透露自己有意淡出政壇。

即便是國會戰神,黃國昌也難以抗衡藍綠100多席委員,相信過去3年,他深切地體會到無力感,加上黨內有勢力想走小綠路線,更是讓黃國昌直呼,「如果不是走我願意投身的政治,那我就不要走政治這條路啊。」現在外界都在揣測黃國昌是否退黨,但其實該問的是,之後的政界會不會再有戰神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