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掌權20週年俄國不平靜 莫斯科萬人上街要求公平選舉

國際政治

2019年8月9日是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掌權20週年,然而他恐怕無心歡慶這值得紀念的日子。

自7月14日開始,莫斯科市民連續5個週末走上街頭,要求政府舉行公平自由選舉。8月10日集會人數高達6萬人,不僅是俄國近10年來最大示威活動,普丁的強人獨裁政權是否顯露動搖跡象,也備受矚目。

從一個小小KGB探員到引領德國重返國際強權之列,《信傳媒》今日帶你重溫普丁成王之路,同時探討他如今面臨的民意危機。

地方選舉禁止30名反對派人士參選

俄國將於9月8日舉行莫斯科市市議會選舉,然而,儘管依法收集至少5000份連署簽名,約30名無黨籍反對派人士卻被選委會宣告「連署無效」,拒絕將他們登記為候選人,引發民眾上街抗議。

示威者高舉標語牌,上面寫著「給我們投票權!」、「你們對我們說的謊已經夠多了!」,而警方的濫權暴力行為,例如以橡膠警棍毆打並大規模逮捕示威者,更讓民眾怒火高漲。

事實上,與俄國國會一樣,莫斯科市議會並無實權,2014年投票率甚至只有20%。俄國民眾突然變得如此關切這場選舉,一方面固然是對政府連這種「橡皮圖章」也要箝制感到不滿,一方面則反映出他們對生活水準降低、當局貪汙腐敗的憤怒,普丁支持度也因此創下新低。

大規模逮捕示威者,一對夫妻恐失1歲兒監護權

除了莫斯科外,其他俄國城市也一同響應示威集會,儘管絕大部分參與者是以和平方式表達意見,到目前為止卻有約2000人遭到逮捕,包括許多異議人士,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反腐基金會(FBK)」創辦人納瓦尼(Alexei Navalny)。

被禁止參與莫斯科市議會選舉的獨立候選人中,不少與反腐基金會關係密切,而納瓦尼也因號召7月27日的示威活動而遭逮捕,雖然不久便因健康因素獲釋,但他指控當局在關押期間對他下毒。

儘管政府和官媒表示這些示威抗議「缺乏民意基礎」、「邊緣人的暴動」,但根據最近一份俄國民調,37%的莫斯科人支持集會,只有27%不贊同,而30%保持中立。

為了殺雞儆猴,除了鎖定反對派領袖,政府也開始搜捕一般市民,以不符合比例原則的罪名起訴示威者,或是透過其他方式懲罰、恐嚇他們。

13名示威者以刑期最高可判8年的「暴動罪」起訴,其中包括一名只不過比了個「向右」手勢的學生;一名電視台製作人患有糖尿病,警方卻沒收他的胰島素,導致他最後被送往急診室;一對夫妻由於帶著1歲孩子參與和平示威,當局威脅要奪走他們對兒子的監護權;而大學也以開除學籍恐嚇走上街頭的學生。

大棒與胡蘿蔔齊下,莫斯科當局匆促舉辦美食節及音樂節轉移市民注意力,然而民眾似乎並不買單,幾個知名俄國樂團和歌手也拒絕登台,反而跑去加入示威集會。

7月20日莫斯科示威集會。(圖片來源/Twitter@navalny)

普丁成王之路:從KGB探員到俄國總統

1989年,普丁還只是一個派駐東德的KGB情報官,早已預見蘇聯的頹勢卻無能為力,還被中央政府「放生」,獨自面對怨恨秘密警察已久的東德民眾。

10年後,他成為聯邦安全局局長,還被當時的俄國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任命為總理,2000年正式當選總統。

90年代蘇聯解體,俄國不僅跌落世界強權寶座,更深陷經濟危機、經歷轉型為自由市場的陣痛期,而此時正是普丁重建了俄國的國力和自尊心,成為俄國社會的「英雄人物」。

在經濟方面,普丁1999年上台後國際油價節節攀升,2008年甚至來到歷史新高,1桶約150美元,俄國經濟隨之蓬勃發展,10年來GDP年平均成長率為6.9%。

油價帶動經濟,俄國重返「強國俱樂部」

以經濟作為後盾,普丁穩定俄國社會,推動現代化發展,逐步恢復俄國的軍事和政治實力,他的目標是帶領俄國重返國際強權之列,而他確實也實踐了這項承諾。

俄國強項在於能源與軍事科技,普丁以此推動它的外交實力,不僅在前蘇聯東歐國家仍有顯著影響力,在敘利亞、北韓議題上也沒有缺席;面對世界兩大強權美國及中國,俄國修復與昔日小老弟中國的關係,通常採取聯中抗美,但也小心翼翼在兩者之間平衡,確保自己在兩強之間仍有一定話語權。

普丁剛掌權時,對外展現出親西方自由派的姿態,對內採取中央集權、強硬打擊車臣分離主義、限縮言論自由及參政權等作風,儘管引起西方國家戒心,但也讓他的「強人形象」深植於民心。

普丁式獨裁:表面「中場休息」,實則大權在握

經濟成長加上強人魅力,造就了普丁,也讓他得以有技巧地打造自己的獨裁政權。

2008年,普丁首兩次總統任期結束後,有別於其他想獨攬大權的總統,他並未修憲取消「總統只得連選一次」的限制,而是扶植魁儡總統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上台,並由麥維德夫在任期內修憲,將總統任期從4年延長為6年。

麥維德夫2012年「功成身就」後,普丁隨即重返總統大位,並於2018年再次勝選,如無意外,他要到2024年才會再下去「中場休息」。

國際油價暴跌,拖累俄國經濟和普丁人氣

不過,普丁後兩次任期(2012-2024)恐怕不會像前兩次(2000-2008)那麼順利。

2008、2014年國際油價暴跌,俄國經濟連帶受到影響,近年來呈現停滯狀態,人民生活水準降低。此外,超過四分之一俄國兒童的家庭月收入低於150美元(約台幣4721元),貧窮問題嚴重,而將發給退休金年齡提高5年的政策也引起廣大民怨。

面對內部不安,多年來普丁成功以「對外衝突」弭平政治紛爭,例如2014年與烏克蘭克的克里米亞衝突,便轉移了民眾對國內選舉產生的種種爭議的關注,除此之外,當時俄國的反對派既分裂又邊緣化,也不成氣候。

然而,當年因克里米亞而起的民族主義狂熱已經退燒,反對派也重新集結,再次有能力動員群眾參與大型集會。

儘管普丁8月10日騎著帥氣的重型摩托車重返克里米亞,鞏固俄國統治該地的合法性,恐怕也難以掩飾其支持率創下歷年新低的事實。

普丁從不吝於展現他的「硬漢」形象。(圖片來源/普丁個人網站)

普丁支持度創新低,俄國當局皮繃緊

普丁2000年首次出任總統時,他的支持度高度84%,而根據俄國獨立民調機構Levada,此後普丁支持度一直維持在60%以上。

然而,另一家俄國獨立民調機構FOM在8月初所做的民調顯示,現在僅有43%俄國人願意在總統大選中投給普丁,創下有史以來最低紀錄,而普丁的團結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的支持度甚至只剩13%。

「如果(普丁)過去的支持度反映出人們對他的熱愛,那現在僅是因為民眾沒有別的選擇。」政治分析師Konstantin Kalachev指出,20年來普丁可說是俄國政壇最大或者說唯一的聲音,而人們今日正在尋找一個不同的聲音,一旦這個人出現,普丁的支持度恐怕會驟降。

這恐怕就是俄國政府這次為何如此小氣,連一個毫無實權的橡皮圖章機構選舉,都不願意給反對派一個機會。

美國政治作家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曾在《獨裁者的進化》一書中評論,像俄國、中國這種一人/黨獨大,且由經濟成長推動的集權式政權,固然能獲得所有國家機器全力支持,並以此推動政策、掌控社會,但也造就它們一步也失不得的「走鋼索」處境。

俄國現在可說是已經踩空好幾步,因此儘管只是一丁點的可能性,普丁政府也不願冒著讓反對派登台亮相累積人氣,甚至趁機崛起的風險。

2024年後仍是普丁王朝?

莫斯科萬人上街,是否會撼動普丁政權?大部分人並不這麼認為,畢竟這次抗議的目標並非革命或要求普丁下台,民眾訴求甚至可說是相當樸實,不過是要求政府讓反對派候選人參選。

專家指出,即便是2024年普丁任期結束之後,他和他的團隊依然會處於權力核心。要不是像2012年那樣讓普丁回鍋當總理,就是成立某個機構讓普丁擔任首長,方式不一,但讓他繼續大權在握的精神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