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辦耶誕彌撒!巴黎聖母院打破216年傳統 遊客還得小心這兩件事…

國際政治

往年耶誕節,巴黎聖母院總是吸引許多人前去感受莊嚴恢弘的宗教氣氛,然而,今年造訪巴黎的遊客恐怕得失望了,因為4月方遭祝融之災,聖母院200多年來首次宣布停辦耶誕彌撒。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發下宏願,指將於2024年完成修復聖母院,然而在「創新」與「復古」設計之間,法國政壇和民間皆掀起一波激烈論戰,至今尚無定案。

如今巴黎市民和遊客隔著塞納河憑弔聖母院已佇立850年之久的身影,雖然令人惆悵,但保持安全距離可是明智之舉,因為聖母院除了結構仍有崩塌之虞,坍毀建材釋出的有毒鉛塵(lead dust)的濃度也仍相當高,而吸入過量鉛塵可能導致死亡。

菸蒂?短路?聖母院起火原因仍不明

今年4月15日巴黎聖母院於閣樓起火,導致木造屋頂和尖塔坍塌,代表性的玫瑰花窗也受波及。儘管已過了8個月,由於建築體仍不穩定,聖母院216年來將首次停辦聖誕節彌撒。

聖母院發言人表示,根據歷史紀錄,1803年法國大革命結束,聖母院交還給羅馬天主教會後,聖母院就年年舉行耶誕彌撒。然而,今年4月發生火災以來,已有850年歷史的聖母院出於安全因素就一直對外關閉。

聖母院起火原因為何,法國警方依然在調查中,至今沒有定論,不過已排除蓄意縱火的可能性,朝意外火災這個方向偵辦,包括尖塔電鈴或工程電梯短路、施工人員棄置的菸蒂悶燒起火等等。

調查範圍也遍及當時正在聖母院進行修復的工程公司,釐清它是否應負起過失(criminal negligence)責任;而消防隊和聖母院火警系統也受到調查,確認雙方是否產生溝通落差,拖累消防隊反應速度。

由於這場大火,聖母院被選入「2020年世界建築文物守護計畫(World Monuments Watch)」,該計畫形同建築界的瀕臨絕種生物名單,入選者皆為急需妥善保存的建築。

復古還是創新?修復計畫惹議,將軍要建築師「閉嘴」

法國總統馬克宏誓言在5年內將聖母院修復完畢,他任命陸軍將軍喬治林(Jean-Louis Georgelin)負責帶領重建小組,目標是2024年4月16日火災5週年當天能在聖母院內舉行宗教儀式,而2024年也是法國將主辦奧運那一年。

火災發生那夜,火幾乎都還沒撲滅,來自全球各地的捐款就已湧入法國,光私人捐款就高達約新台幣334億元,難怪有人開玩笑說這些錢再蓋一個聖母院都綽綽有餘。

雖然重建資金不虞匱乏,但在「修復風格」上倒是產生不少爭議。

聖母院修復計畫公開徵稿,並吸引了不少創新設計,例如玻璃屋頂、空中花園、空中溫室、巨大發光尖塔甚至是屋頂游泳池。這些古怪新奇的點子,點燃了傳統派的怒火,他們希望聖母院就「遵照原樣」修復。

創新還是復古,這道難題不僅激起法國甚至國際社會熱烈討論,也讓法國上下議院,還有修復小組的領導階層發生衝突。

法國下議院通過決議,表示他們將審視所有可行修復方案,但上議院堅持應該只考慮傳統派的重建計畫;而代表馬克宏的喬治林與首席建築師維爾納夫(Philippe Villeneuve)對是否該保留毀損尖塔有所分歧,喬治林甚至公開叫維爾納夫「閉嘴」。

法國文化部長里斯特(Franck Riester)則表示,一旦修復計畫底定就會諮詢法國人民,採取全民共決。

總而言之,5年後我們將見到一個百分百復刻版聖母院,還是一個融合現代感的新聖母院?一切都還是未定論。

鞏固巴黎聖母院結構的施工現場。(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古蹟變成污染源?大火燒出10幾噸有毒鉛塵…

修復聖母院的現階段任務在於,確保建築主體結構不會崩塌,還有工人能安全地在作業區域工作。

聖母院目前狀態仍十分危險,拱頂有破洞、飛拱暫由木頭支架撐起,高溫也讓石灰岩因化學變化而變得脆弱,總之聖母院一些部份仍有可能崩塌。

但最嚴重的威脅,是火災前聖母院正在整修時所使用的鷹架,大火將鷹架鐵管熔接在一起,使鷹架變成重達250公噸的扭曲廢鐵,加重聖母院建築結構的負擔。

目前有一高達60公尺的起重機協助聖母院穩定結構,工人也搭起新鷹架,預計明年2月開始將熔化成團塊的舊鷹架分解,再一塊塊取出。取出燒熔的鷹架大概得花上3到4個月,該項作業的負責人表示,他們會以「龜速」進行這項清理程序,以免造成建物更多破壞。

另一方面,大火讓聖母院在短短幾個小時內釋出幾十公噸的鉛塵,至今聖母院工地現場仍含有高濃度鉛塵,這種有毒物質可能導致暫時或永久喪失認知能力、癲癇發作、昏迷甚至死亡。

聖母院帶來的鉛塵汙染不僅延遲工人作業速度,也讓法國當局和國際社會驚覺,過去對鉛汙染設立的檢驗標準都是針對室內,對室外並未設定監測門檻,而有鑑於歐洲許多古老建築大量使用含鉛建材,如何為它們可能釋出的汙染物把關,成為古蹟保存、管理的新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