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付寶風波》力挺胡亦嘉 胡定吾向金管會喊話:難道金融業要一直守舊下去嗎?

金融

街口集團執行長胡亦嘉力拼台版餘額寶「託付寶」上線,未來提供民眾可用電子支付購買基金服務,但卻這項服務卻挑起金管會的敏感神經,經過連幾日的風波,胡亦嘉態度放軟,允諾產品會在金管會同意後才上線。特別的是,胡亦嘉的父親胡定吾也現身在記者會上,護子心切表露無遺。

胡亦嘉允諾:產品將在金管會同意後上線

2019年3月,街口網絡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入主國票華頓投信25%股權,並在去年5月,「國票華頓投信」更名為「街口投信」;去年11月街口網絡也正式更名為街口金融科技。展現出,街口支付生態全力挺進金融科技領域的決心。

此次街口擬推出的「託付寶」服務是由街口金融科技(母公司)、街口電子支付街口投信共同合作。以街口金融科技作為託付寶入口、街口支付負責實名制金流;而街口投信則是負責基金的申購、贖回。

但這一個「託付寶」服務卻觸動金管會的敏感神經,金管會更在街口舉行產品說明會的前一日重申,主管機關的兩個立場。第一,街口投信無論和任何電支業者合作,都必須先經金管會同意修正基金信託契約,才可以辦理電支代收付服務。

第二則是,根據《投資信託事業管理規則》,投信不可以約定或提供特定利益、對價或負擔損失促銷基金,廣告等促銷活動,也不可以直接或間接保證收益。

對此,胡亦嘉允諾,產品將會在主管機關同意的前提下,目標農曆年後讓託付寶儘快上線,甚至不排除走監理沙盒突破能上線的可能性。

設立託管專戶,以「多退少補」達到1.5%年化收益率

而街口金融科技原先這場將視為是「產品發布會」,也因為金管會連日的強力警告之下,最後才定調為「產品說明會」。

外界好奇,最讓金管會「感冒」的保證收益是怎麼做到?胡亦嘉則解釋,將會把「託付寶」用戶的資金,從原本銀行投入借貸市場轉為資本市場,而基金投資主要投資波動低的固定收益型產品,不追求高報酬,而是能穩定創造收益。

不過,為了落實風險控管,街口金融科技也將建立託管專戶,初期先放入2億元資金做為託管金額,當每天所計算出來的年化收益率在1.5%以下,將由街口金融科技託管專戶進行補貼;反之,若年化收益率在1.5%以上,多的部分將回到託管專戶裡。託管專戶水位則不得低於託付寶總資產規模的0.5%,以保護用戶權益。

但若當託管專戶水位低於託付寶總資產總額0.5%時怎麼辦?胡亦嘉則說,未來也將建立自動退場機制,等同託付寶服務宣告暫停,用戶可拿回原本存入資金再加上約定的1.5%收益。
 

胡亦嘉的父親胡定吾現身記者會力挺。(攝影/趙世勳)

胡定吾力挺:年輕人不創新,金融業還有什麼希望?

值得注意的是,胡亦嘉的父親胡定吾8日也現身記者會上,向金管會喊話,「政府應該有容量來鼓勵創新,而不是阻礙。」

事實上,胡定吾過去是經常出現在財經報紙的頭版人物,政商人脈更是廣布,包括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皆是他的好友;更與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則結為親家,在金融圈、企業界說是「大老」一點也不為過。

1983年,胡定吾自紐約返台,先後任職於國際證券投資信託公司及中華證券投資信託公司,成為台灣投信的開路先鋒。他也曾擔任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而離開開發工銀之後,便投入資產管理及創投等產業。換句話說,胡定吾的經歷早已相當具有開創性。

胡定吾就像是「教父」一般地語氣表示,「今天街口要走向FinTech的路,本來創新事業在路途上,總是會與現存法律就有摩擦,這很正常,難道你們希望台灣的金融事業一直站在守舊的角度嗎?」

「當年我們做創新的事情,就是跟政府多溝通,互相了解。政府要站在鼓勵創新的態度,你說年輕人不創新,那我們金融業還有什麼希望?」他說。

「我認為政府應該有容量來鼓勵創新,而不是阻礙。」但他話鋒一轉,認為很多法律的事情也不能擴大解釋,他指出,街口金融科技(母公司)是由經濟部管轄,但「街口支付、街口投信都是照規矩來、沒有犯任何錯,所以不能說是規避法律,有點擴大解釋了。」

只是,他也不片面護兒,認為「(胡亦嘉)他一定是事先溝通不夠,所以這要多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