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眾的思想、行動、財產全部受國家監管 中國急推數字人民幣背後的盤算

國際金融

中國人民銀行準備在蘇州、深圳、成都、北京附近的雄安等四個地方試行「數字人民幣」,外界一般的觀察是共產黨政府要加速控制人民。

其實中國人民的思想已經透過言論管制得到控制,中國人民的行動也透過無所不在的人臉辨識照相機和行動支付得到監管,現在的電子貨幣,更是要把人民的財產收歸國家掌控。

急推數字人民幣的陽謀

所以,思想、行動和財產等三大要素通通受到極權政府無所不在的國家機器管理,中國人民實質上已經變成共產黨政府掌控下的奴隸。

但撇開共產黨的陽謀不談,數字人民幣本身,不見得全然出於掌控人民財產的理由,因為電子貨幣,有實質解決金融系統危機的潛在好處。

目前討論的央行發行電子貨幣,大致有兩個走向,一是央行商業銀行化,原先民眾存錢在商業銀行,商業銀行除了放貸外,把準備金都放在央行,跨行之間的金融交易,其實只是央行帳上的準備金轉移。但是如果跳過商業銀行,央行直接收存款,人人都有一本央行存摺,就可以實現電子貨幣的目標,幾乎不用更動現有體系。

另一個走向,則是用區塊鏈的科技,像比特幣一樣,央行直接發行有「身份證字號」的電子貨幣,央行不用收民眾存款,就可以直接掌控每一塊錢的走向。

電子貨幣可以解決銀行擠兌等金融危機

人民銀行試行的方案,應該是類似比特幣的區塊鏈電子貨幣。但不管是哪一種,央行的電子貨幣,會改寫金融交易的模式,可能可以做到徹底消滅銀行擠兌等金融危機的貨幣烏托邦。

商業銀行的金融仲介角色,是把存款集中起來,放貸給個人和企業,而從中賺取利差。這樣的金融仲介功能,讓資金得到運用,而幫助經濟發展。

只是,沒有商業銀行的仲介,有錢的人不敢借錢給需要的人,需要錢的創業家,看著滿地財富,卻一毛錢也借不到。因此商業銀行可以說是現代經濟的潤滑劑,不可或缺。

但商業銀行「用別人的錢賺錢」有先天上的風險,存款是短期,而放款是長期,一個不小心經營不善,存戶一擠兌,就會弄垮銀行。

而且為了賺更多的錢,銀行自有資金水準不高,美國的大型銀行,大致是用一塊自己的錢,九塊借來的錢,做十塊錢的放貸生意。如此仰賴存款和其他借來的款項,更讓銀行處於不穩定的基礎。加上現代金融體系,環環相扣,銀行倒閉會有連鎖效應,而造成金融危機。

若央行發行電子貨幣,商業銀行角色將被取代

如果央行發行的電子貨幣,可以取代商業銀行的仲介角色,那就可以一次消滅商業銀行的所有問題,而保有社會調度資金的功能。「免費午餐」如此誘人,為什麼不取用?

央行如果開設分行,直接收民眾存款,因為「央行不會倒」,所以可以想見,只要利息合理,所有人都會取央行而棄商業銀行。而利息,本來就是印鈔的央行控制,「合理的利息」一點都不難達成。

央行真的不會倒,因為他們有印鈔機。只要央行的分行大門一開,所有商業銀行就會失去收取存款的功能,金融仲介的功能就少了一半,只剩放款。而放款的功能,也要由央行收回。

商業銀行恐需轉型成金融公司

商業銀行變成金融公司,利用「自有資金」和「央行借款」來進行放貸,央行擁有最後的頭寸分配權。央行擁有分配資金的生殺大權,所以可以輕易控制金融公司的放款,比如說,提高自有資金門檻,減少金融公司破產的風險,就是一個簡單的政策工具。

而且因為金融公司和大眾存款脫勾,更不會有擠兌的問題。存戶不會擠兌,金融公司放款損失可以控制在較小的規模,因此商業銀行造成的金融危機就此變成歷史故事,不再發生。

比特幣般的電子貨幣,也有相當的功能。在區塊鏈的設計裡,「一幣不二主」,因此就算商業銀行繼續存在,商業銀行也無法拿存戶存款來放貸,只能運用自有資金,變成和上述一樣的金融公司。

接受存戶存款的金融公司,只能轉頭把區塊鏈電子貨幣存入央行,再由央行配放利息。如果都做到了這一步,那也沒有道理央行自己不開分行,直接面對民眾。

資金流向央行都知道,黑市沒有空間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央行的貨幣政策,如臂使指,不用經過金融市場的間接交易,利率水準說多少,就是多少。央行的金檢也可以完全廢除,不但放貸權由央行決定,央行吃下的「虧損」還可以隨時印鈔來解決。

在治安控制方面,央行甚至可以完全截斷洗錢的管道,因為央行電子幣的終極目標,就是廢棄現金。自此後,每一塊錢,央行都知道流向,沒有任何黑市的空間。不管從哪一個角度看,央行的電子貨幣,簡直是貨幣政策制定者的夢想。

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央行直接介入存放款的金融仲介行為,會有兩大問題。首先是虧損的問題。放款虧損的時候,存戶固然不用擔心央行付不出錢,但如果央行一天到晚要發行更多的貨幣來解決虧損的問題,那通膨就會成真。

存戶拿到了利息,卻失去了購買力。這是真實的問題,但在菁英治國的共產黨天下,主政的貨幣政策專家,相當有信心他們可以控制印鈔數目,會理性管理貨幣供給,所以「問題不大」,在他們眼中,「利大於弊」,可行。

另外的問題,在共產黨的眼裡,也不見得是問題。

權力極大化的央行所衍生的問題

如果政府介入了放款,央行就開了扇門讓政治影響資金的運用。在商業銀行的仲介模式裡,風險與報酬,時時在私人企業和銀行的決策裡受到分析與研討,最後的結果,就是把錢用在對社會最有利的經濟活動。美式的資本主義,讓將本求利的銀行作為分配資金的主要角色,促成了史所未見的經濟榮景。

如果美國的金融仲介變成由央行決定,民主社會運作下的結果,就是政客把央行放款當成「豬肉桶」,運用政治影響力來幫助他們自己和選民。理想性比較高的,拿央行放款支持意識型態相符的產業,像綠能。沒有理念的,就自肥,拿央行資金資助自己和自己人的私人產業。

法治的社會,因為央行金錢的影響力,倒退為人治的分贓,資金沒有得到良好的運用,經濟因而不行,政治更因而敗壞。光這一點,美國就不可能讓聯邦儲備銀行取代私人商業銀行。

事實上,美國歷史上的第二個央行,因為制度的設計,擁有了巨大的放款獨佔力,民眾因此對央行起了反感,最後靠著第七任的民粹總統傑克遜,在1836年把央行給廢了。

中國經濟有著看不見的手在干預著

但共產黨治下的中國不一樣。中國有商業銀行,但政府控制銀行放貸的能力,遠不是美國政府可以相比。中國一直有政府決定放貸的傳統,而沒有資本主義的自我管理精神。國企經營要靠銀行,地方政府建設也要靠銀行。銀行有風險管理,但在風險管理之上,有政策目標,有領導要求。

看似原始資本主義的中國經濟,其實充滿了中央政府看不見的手的干預。在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下,中央政府直接控制資金的流向,在統治菁英和技術官僚的眼裡,更有其必要性。

因此,「數字人民幣」所必要的央行商業銀行化,把社會的資金分配權直接收回中央,對共產黨而言,不但不是壞事,反而少了一層麻煩。本來就在做的事,用更有效率的方式進行,還可以去除層層尋租的行為,消滅貪污的空間,一點問題都沒有,一樣利大於弊,何樂不為?

中共推動數字人民幣潛藏的終極目標

但共產黨力推央行電子貨幣,也許還有一個更高層的目標,即「與世界脫勾」,去除美國對中國的影響力。在美國對中國充滿敵意的當下,與美國經濟脫勾,有迫切性。

人民幣之所以有價值,一直仰賴的是巨額的美元儲備。人民銀行從來沒有足夠的黃金儲備,黃金存量少得可憐,但三兆美元的外匯存底,足以保衛任何水準的人民幣匯率。這是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相信人民幣有價值的最重要理由。

但經過了三十年的經濟發展,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早就不是三兆美元扛得起的規模。人民銀行的資產項,最大的不是外匯存底,而是中國政府公債。也就是說,人民幣的發行,不是靠美元儲備,而是靠人民相信共產黨政府收稅的能力,一如美國聯邦政府。

但人民幣不是美元,不但不是國際儲備貨幣,甚至連通用貨幣都不是,中國再強大,也不是美國。所以人民對人民幣的信賴,是有極限的。

如果經濟下行的趨勢加劇,人民幣崩盤,三兆美元根本不夠用。所以共產黨政府在貨幣崩潰前,把實體貨幣轉成電子貨幣,有巨大的好處。自此沒有金融危機,沒有資金外逃,人民幣也不會崩盤,因為沒有對外交易。在鎖國下,雖中國自絕於地球之外,但共產黨保住江山。

如果你是習近平,大難當前,你不試一試「數字人民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