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間賽跑!民間發起募資搶救228烈士湯德章故居 創台灣首例

文化資產

「你們根本就不需要綁住我,在我身上留有大和魂之血,如果你們一定要有一個人給一個交代,那我一個人就夠了」,以日文大喊「台灣人萬歲」之後,在槍響中,結束短短40年的生命。

他是律師湯德章,在228事件時,因為受到地方信任,被推任為228事件處理委員為台南市分會治安組組長,最後卻被控叛亂罪名,押赴大正公園(今民生綠園、湯德章紀念公園)公開槍決。

湯德章名列台南歷史名人,他在中西區友愛街的故居,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擔任台南市長時親自掛上「湯德章故居」的牌子。

不過,日前湯德章故居再度易主,一度傳出將遭拆除改為停車場,民間團體「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緊急向台南市文資處提報文資審議後,湯德章故居暫定為古蹟,期間視同古蹟,任何人不能加以破壞,否則將有刑責,才暫時免除被拆除的命運。

除了等待審議結果,台南文化資產保護協會11日發起募資活動,期望在29日前募資到1000萬元,打算買下湯德章故居,創下民間集資搶救的先例,截至17日為止,募得逾314萬元。

湯德章盡力爭取時間將有關人士名單燒毀捨身成仁

為了搶救歷史、找回正義,這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搶救行動。

當年,全台各地成立的處理委員會提出「縣市長民選」政治改革訴求,結果湯德章以第三高票當選市長候選人,沒想到過幾天,國軍卻以平亂名義進入台南,多名憲警特務闖進駐所逮捕湯德章。當時,湯德章第一時間燒毀相關資料,挽救了許多台南的社會人士及台南工學院(成大前身)學生免於被捕。

據紀載,由於國軍嚴刑逼供要求名單,湯德章被懸吊求刑一夜,肋骨被槍打斷、夾手早造成手指腫脹等,還是堅持拒絕交出學生名單。湯德章被槍決後不久,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宣撫」,經重新判決,高等法院宣告湯德章無罪,但事實上,那張判決書上沒有任何人敢在上頭簽名,至今後代家屬也未收到任何的正式文件告知湯德章實為無罪。

如今,在剩下不到2個禮拜的時間,集資團隊希望先募足1000萬,以支付故居頭期款,在第二階段募足2000萬元取得湯德章故居的所有權及成立信託基金,確保故居永存並規畫為湯德章紀念館,保存歷史記憶。

馬克吐溫國際影像製作公司以歷史行動劇手法,重現湯德章在二二八事件中,遭國軍槍決於的受難時刻。(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少了一個之後)

文化資產與私有財,湯德章故居保存命運多舛

事實上,湯德章故居的保存一直命運多舛,2005年,湯德章故居因計畫道路拓寬,曾面臨「被拆一半」的危機,經在地文化工作者與民代搶救,市府取消道路計畫,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則以個人名義捐了70萬元整修。出席湯德章故居掛牌儀式時,許文龍回憶目睹湯德章捨身成仁現場,他不斷強調,「可以原諒,但不能忘記」,自己做這一點事,無非是希望大家不能忘記歷史。

台南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表示,文資審查會議預計在7月舉行,或許審議後,可能變成具有文化資產身分的歷史建築或紀念建築,但實際上那還是私人財產,之後屋主也不需要特別破壞,只要置之不理任由風吹日曬該故居就無法被妥善保存,因此,此次會有募資計畫,是基於搶救歷史建築、保存歷史記憶,同時也兼顧到保障私人財產,不至於造成現任屋主的損失。

民間保留故居之後,台南市政府要做的還很多

曾國棟說,湯德章從日治時期作為一位警察,到戰後取得律師身分回到台南開業,對人權的保障他都相當積極的關心介入,才在228事件中挺身而出最後受難,保全了不少台南市民的生命安全,而他也成了台南市在228事件中唯一犧牲的受難者,對台南有著重要的歷史象徵。

「不要說外地啦,包括很多台南市民對湯德章這麼重要的一位人物,其實是陌生的!」曾國棟認為,即便市府將槍決的地點改成紀念公園或者將他的殉難日3月13日訂為「臺南市正義與勇氣紀念日」,所以希望有一個場域能成為紀念館,配合相關檔案資料、老照片,及各種媒材的規劃設計,能讓民眾能清楚的了解背後的歷史故事;同時這次的募資,也是一種推廣宣傳,讓更多民眾知道湯德章。

這棟兩層樓的故居,還是湯德章的律師事務所,曾國棟也直言,一路以來,呼籲由市政府收購的聲音很多,但他認為,若每一個私人產權的古蹟或歷史建築,恐怕不是政府所能負擔;不過如果這次民間合作募資能順利成功,後續規劃成紀念館,包括維修、修復,及未來的規劃管理,也不是單一個協會團體所能負擔,會需要借助市府的專業介入。

湯德章故居搶救行動募資連結: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savehomeoftangdej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