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市某國中棒球隊爆集體性侵 受害家屬淚訴:校方辯稱「球隊傳統」

社會

新竹市某國中驚爆棒球隊集體性侵及霸凌案,受害人小堅(化名)連同其他2名同伴,入隊後遭3名不肖球員夜夜肛交、強迫口交,還有9名隊員對他們進行各種霸凌。受害人今年2月提出申訴,校方竟遲至5月才處理。受害家屬表示,校方甚至辯稱說:「這是球隊傳統」,情節十分荒唐。

受害人滿懷憧憬加入球隊,豈料夜夜遭輪姦

小堅(化名)的父親與姊姊今天在立委鄭正鈐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與小堅最親近的姊姊娓娓道來,指小堅從小個性開朗,對棒球深懷憧憬,去年7月在父親陪同下報考進入竹市某國中棒球隊,沒想到這卻是惡夢的開始。

姊姊表示,小堅在加入球隊之後,從7月中旬開始每天遭到球隊學長暴力毆打,還威脅不准對外求救。9月開學後入住球隊宿舍,情況更加惡化,每晚都被范姓、葉姓、韓姓這3位學長輪流性侵。姊姊泣訴,這3位球隊學長每晚都趁小堅洗澡時闖入浴間,對小堅強行肛交,而且也強迫小堅為他們口交、打手槍。

由於洗澡時球隊教練們都在房間喝酒,對於澡堂內的動靜要嘛不聞不問,要嘛就用球棒毆打吵鬧的球員。影響所及,小堅深怕被身強體壯的棒球教練以球棒痛毆,所以每每被性侵時,都只能咬牙隱忍、不敢吭聲,最後身心靈都被扭曲。

校方態度消極,甚至辯稱是「球隊傳統」

整起事件從去年7月中一直持續到今年2月16日,小堅姊姊一次週末假期結束要帶小堅返校時,驚覺小堅從原本的個性開朗變成神經焦慮,並伴有換氣過度、無法呼吸的症狀,經詢問才知悉這些「不齒的行徑」,隨即跟校方反應。

姊姊泣訴說,沒想到教練及校方竟敷衍以對,要嘛稱「你們單親家庭的問題啦!」,要嘛稱「小堅這麼笨,怎麼知道性侵是什麼?」,對小堅生母到校關切,校方也以「沒有監護權」為由推辭。

因為對校方感到失望,且為了保護小堅,家屬們趕緊帶小堅從新竹市轉學去新竹縣,而新學校也立即發現小堅身心嚴重受創,趕緊予以輔導,同時向該所國中及上級教育機關發出「校安通報」。

該國中在收到校安通報後,得知事情蓋不住,才在5月1日召開性平會調查。姊姊氣憤地說,不過就算到這個時候,該國中校方依然態度消極,始終推拖,甚至辯稱:「這是球隊學長學弟的傳統。」

受害家者並指出,不只是小堅這位受害者,至少還有其他2名球員也都遭遇性侵,至於暴力霸凌更是普遍,至少有9位以上霸凌者動不動就對球員暴力相向。

立委質疑通報體系出問題,家屬展開司法追訴

立委鄭正鈐表示,受害家屬2月18日到校反映,直到5月1日該國中才開性平會,時間長達近3個月,質疑校園通報系統是否出現問題?是不是教育體系出了問題?

鄭正鈐表示,現在校園竟然還會發生集體性侵事件,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這顯示新竹市的教育體制出現了問題,呼籲政府教育體系應該馬上負起責任,不能任由傷害一直下去,也不要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帶過。

教育部國教署簡任視察許陣興則表示,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校方應該要在知悉的24小時內進行通報,所以會調查到底發生什麼事,後續也會責成新竹市政府處理,同時國教署也會派員進行督導。

受害家屬答覆《信傳媒》提問表示,目前已經聘請律師,也會循司法途徑進行調查與追究。而鄭正鈐也警告,校方若避重就輕、不據實以報,一定依法追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