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州第一大城擬廢除市警局 川普狂轟「瘋了」、拜登也挺不下去…

國際

《CNN》報導,明尼蘇達州第一大城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9名市議員6月7日宣布,他們將停止對市警局提供資金,並廢除該部門。

一片警政改革聲浪中,明州第一大城中止金援甚至撤銷警局的聲浪逐漸高漲,不僅受到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大力抨擊,就連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6月8日都明言反對,甚至支持提高警務預算。

警察工會是民主黨基本盤

根據《路透社》和《華盛頓郵報》,警察工會是民主黨基本盤,常代表該黨籌款和組織活動,而拜登本人與警察團體亦交情匪淺。

美國示威已持續兩週,初期常見的縱火、洗劫及破壞公物行為漸趨平息,6月7日川普表示國民兵(National Guard)將撤出華府,而紐約、水牛城、芝加哥和賓州也取消了宵禁。

然而示威延燒歐洲,同日歐盟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Brussels),有民眾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遊行之際打劫商家,超過200人被捕。

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5月底遭白人警察膝蓋壓頸身亡,今(9)日他將於休士頓舉行告別式,並葬於他母親的墓旁。

沒有警察的世界?

廢除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局的提案,有望以否決無效(veto-proof)的絕對多數通過,市議會主席班德(Lisa Bender)表示,她想將警局資金轉而挹注教育、社福、住宅等社區計畫。

她強調,市議會將討論一個新的公共安全模式以取代市警局,這絕非一蹴可幾,也不是一時興起的構想,他們分析了911報案電話,發現大部分是尋求心理協助、緊急救護和火警等與警務非直接相關的問題。

不過,市長佛雷日前表明拒絕撤資或解散市警局,而是承諾與市警局局長亞拉東多(Medaria Arradondo)一同進行結構性改革,根除系統性種族歧視。

「法律與秩序,而非撤資和廢除警察。激進左派民主黨人瘋了!」川普6月8日在推特表示。

同日拜登至休士頓慰問佛洛伊德的家屬,接受《CBS》訪問時首次表態「我不支持削減警局資金」,但贊同根據警方是否符合特定標準,調整聯邦補助。

拜登提議對警察增資3億

拜登的競選團隊解釋,警暴是結構性問題,單讓警察消失並無法解決,反而應該「增加警方資金」,以更適切地訓練員警、採購個人監視器(body camera)和執行社區警務。

事實上,「刑事司法改革」是拜登競選重要政見之一,包括投資3億美元至社區警務計畫(Community Oriented Policing Services)。

6月8日民主黨在國會提出一項防止警暴的法案,內容與拜登同調,並未提及削減地方警力預算,而是強調重新分配資源、禁止鎖喉、建立武力使用標準等等。當被問及撤銷警力議題,眾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同樣沒有正面回應。

打從示威暴發,拜登與民主黨便表態與抗議民眾站在一起,但隨著愈來愈多人要求解散市警局、削減其預算,並要求政治盟友回應,拜登等人面臨兩難。

他們確實希望警界能進行改革,但對可能分化族群甚至影響選舉的強烈措詞和立場感到遲疑。根據美國艾莫瑞大學(Emory University)政治系副教授吉勒斯皮(Andra Gillespie),許多民眾雖對警察感到憤怒、同情受害者,但並不打算消滅整個警察制度。

拜登黑歷史《1994刑法》又被挖出來

不過民主黨的猶疑,並未阻止川普和共和黨抓住機會,指控他們支持削弱警力,犧牲公共安全向極端主義份子低頭。

「激進左派民主黨人想撤資並拋棄我們的警察」川普在推特說,「抱歉,我想要法律與秩序!」6月8日一場執法部門的會議上,川普指他們正在審視各種警察改革方案,但絕對不會砍警察資金。

川普不斷用大寫強調「法律與秩序」,讓人想到90年代知名美國影集《法網遊龍》(Law & Order)(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此外,拜登的「黑歷史」再次被翻出來。1994年他擔任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時,推動《暴力犯罪控制和執法法案》(Violent Crime Control and Law Enforcement Act)並獲通過,加重了刑法並增加警察資金。

然而,該法後來引起許多爭議,被批評導致大規模監禁、監獄爆滿,而且不成比例地針對少數族裔,例如黑人。

不只是川普狂打拜登這項法案,呼籲黑人選民不要投票給他,就連在民主黨初選辯論時,他也因此備受質疑,最後不得不坦承自己「和所有人一樣會犯錯」。

另一方面,《ABC》/易普索(Ipsos)最新民調指出,高達74%美國人認為佛洛伊德之死反映了嚴重社會問題,相形之下,6年前黑人遭白人警察勒頸身亡案,當時民調高達51%覺得這只是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