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科學家揭露香港P3實驗室 勾勒出中國SARS幫與冠狀病毒脈絡

武漢肺炎

世界衛生組織(WHO)下香港大學P3實驗室女科學家閻夢麗逃到美國,公開在《福斯新聞台》亮相揭發武漢肺炎大流行真相後引起全球震撼,中國內部極度震驚,香港95%的媒體完全沒有報導這則新聞。

其實,不僅是香港媒體,就連美國許多主流媒體也不敢報導,她揭露的訊息中,意外地勾勒出她的上司、那個17年前全世界第一個分離出SARS病毒株的斯里蘭卡籍的裴偉士(Malik Peiris)、SARS幫與中國這次冠狀病毒之間的脈絡。

閻麗夢4月逃出香港,她在香港大學的資料全部被刪除,中國政府還成立了一個假的閻麗夢的臉書帳號,開啟暗殺她的程序,然而她在GOOGLE上還是找得到一些過去的資訊。

閻麗夢個資被港大消失,她是病毒感染模型的專家

她被中共刪除的資料顯示,原來職稱是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實驗室科學處博士後研究員,英文名稱是Yan, Limeng Scarlett,電子信箱是「[email protected]」,她是雙博士,先在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並在中國南方醫科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研究主題包括通過不同的動物傳染病或炎症模型研究,最近研究集中在流感疫苗,交叉反應抗體和細胞免疫學的研究。

來自香港P3實驗室的閻麗夢對全世界最大的貢獻,除了作為中國隱瞞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來源的證據之外,也勾勒出了17年前中國SARS幫與今年武漢肺炎、中國政府與WHO勾結、中國SARS幫和《柳葉刀》(The Lancet)之間的關係,這一切要從她WHO的頂頭上司,WHO肺炎緊急委員會(WHO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Emergency Committee for Pneumonia)的顧問裴偉士(Malik Peiris,或譯馬利克波利斯)說起。

根據《G news》上面網友「立武」整理的資料,17年前,也就是2003年震驚全球、曾被當時台灣國安局長指為生化武器的SARS事件,讓兩個人從此平步青雲,一個是當時北京市長、現任中國副主席王岐山,另一個就是號稱全球第一個分離出SARS病毒株的斯里蘭卡籍病毒學家裴偉士(Malik Peiris)。

17年前SARS事件,讓裴偉士及王岐山命運大轉變

2003年3月底,裴偉士比美國快了12個小時分離出SARS的病毒株,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分離出來的博士,從此聲名大噪。

原來,2003年初,從廣東傳出的SARS疫情已經來到香港,1月底,鍾南山就已經與香港大學的一個動物病毒研究小組開始尋找非典病原的合作,這個研究小組包括管軼、袁國勇、裴偉士。2月底,香港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主持下,找來袁國勇、管軼、裴偉士召開緊急會議,陳馮富珍知道他們(管軼)已經從內地拿回來第一批標本。

陳馮富珍被郭文貴指為中國女間諜,後來當上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拉拔了現在的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接任秘書長,譚德賽也是共產黨員。

中國SARS幫形成,也漸漸滲入世界衛生組織

2003年3月17日,裴偉士帶領他的研究小組第一個分離出SARS病毒,4月8日,香港大學實驗室在《柳葉刀》上發表了這篇論文,馬上奠定他的地位,中國網友說,這意味著,作為這個領域的權威,裴偉士甚至掌握著學術對於病毒定義的權力,如果他認為這個病毒是來自於動物,那麼就是來自於動物,一手掌握著主流文章的發表,掌握著發表文章的專家的仕途。

閻夢麗對《福斯新聞台》提過,她在實驗室的上司香港大學的潘烈文(Leo Poon),當年也和裴偉士在冠狀病毒上做了很多研究,世界衛生組織WHO就在2004年成立H5參考實驗室,香港大學H5實驗室是其創始成員之一,這些實驗室可以第一時間拿到流感病毒的種子菌株,是一個全球性的合作網路,共同分享著一手的情報,一個中國SARS幫,在世界衛生組織的間接幫助下,就這樣形成了。

SARS幫在中國的代表人物就是鍾南山,他被中國媒體譽為非典第一功臣,被認為是呼吸道傳染病的權威人物,管軼領導的小組和鍾南山合作,能夠拿到一手標本進行研究,他的課題組是最早聲稱SARS病毒的宿主是果子狸,後來在2005年,袁國勇等人又將果子狸定義為中間宿主,蝙蝠是源頭。

疫情爆發,乃因SARS幫和中國政府聯手掌控話語權

中國政府的支持之下,2003年後軍方以社科院為名義籌畫成立武漢P3、P4實驗室,而學術界的SARS幫掌握了冠狀病毒的話語權,直到這次武漢肺炎也一樣,就像閻夢麗所說的,對武漢肺炎提出異議的人,例如蔣彥永教授、李文亮醫師遭到懲罰,而鍾南山、管軼等人永遠不會和政府唱反調,等於協助隱藏真相。

閻夢麗逃出香港亮相後,7月14日再次於《福斯新聞台》上呼籲美國人「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這個病毒不是像你想的那樣」,再次強調中國隱匿疫情,導致全球大爆發,導致百萬人死亡。

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Steve Bannon)表示,還有其他從武漢或者其他實驗室逃出來的科學家,和不同國家情報單位合作,例如英國的軍情局MI6,他們很快會提供許多可供查核的證據給西方國家,郭文貴則說,有科學家擔心美國華爾街幫和中國政府勾結,深怕來到美國後遭遇不測,因此遲遲不來。班農則說「這些證據遲早會被提出來,只不過不會像007電影裡面演得那麼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