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世代同悼李登輝》波頓譽偉大民主領袖 黃之鋒承諾繼續奮鬥 松田康博:他是台灣的國父

政治人物

台灣民主化先鋒,前總統李登輝30日晚間7點24分於台北榮民總醫院過世,享耆壽98歲,台灣與國際社會同聲哀悼,前白宮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和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相繼在推特懷念李總統。

波頓、黃之鋒率先同哀

波頓首先於台灣時間8點42分在推特發文,「我向台灣人民致上慰問,李登輝是一個偉大的民主領袖,富有遠見但又實際」他寫道,「自由世界將會懷念他。向他的家人和許多朋友獻上我的關切和祈禱」。

波頓哀悼今晚過世的李總統。(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在這個悲傷的一天,當香港的民主再次受到重挫,我很難過聽到(台灣)前總統李登輝過世的消息」黃之鋒也於台灣時間10點19分在推特表示,「他是台灣民主之父,他的精神永存,而我們會繼續在這裡為我們的自由奮鬥」。

所謂香港民主再次受挫,是指黃之鋒等12名民主派人士今日被取消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資格,港府在聲明中指參選者必須遵守《基本法》規定,支持香港獨立、尋求外國勢力干預、反對港版《國安法》的人都不能履行議員職務。

儘管是香港90後青年,黃之鋒相當清楚李總統對台灣的貢獻。(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松田憶當年講台語嚇到李

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將李登輝定位為「民主先生」、「台灣國父」、「台灣第一外交官」和「捍衛台灣的第一戰將」,30日台灣時間晚間11點,他也在臉書回憶自己與李總統曾兩度會面的往事。

「我第一次見到您是在1989年,當時我還是研究生,剛開始研究台灣就能觀察李總統的時代,實在很幸運」他寫道。

「我請您過目我那篇台灣農地改革論文,當時我用『台語』和您說話,您嚇了一跳」他娓娓道來這件趣事,「您甚至把我說的話又翻成『國語』給站在一旁的總統府秘書長蔣彦士聽,我非常懷念這段回憶」。

當松田康博撰寫他的論文博士第6章時,李總統透過蔣彦士為他和前農復會秘書長王友釗牽線,他想再次向李總統致謝,同時也一併感謝介紹他認識李的已故恩師中嶋嶺雄。

另外松田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特別提到,李登輝是一位劃時代的偉大政治家,他有4個定位,他是民主先生、台灣的國父、台灣第一外交官以及捍衛台灣的第一戰將。

首先,第一個定位「民主先生」,松田表示,李登輝其實也可以保留國民黨一黨獨裁體制及類似國民大會那種透過間接選舉選出總統的制度,但是他追求的是普世的民主,而非亞洲威權主義式的民主,所以他推動台灣的民主化,這點李登輝有極大的成就。

在松田心目中,李登輝的第2個定位是「台灣的國父」。他認為,李登輝不僅在推動台灣民主化方面,也在推動本土化上做出巨大貢獻。1945年以來,台灣的主體性很長一段時間受到壓抑,直到李登輝就任總統以後,這些壓抑得到解放,很多人長期被壓抑的想法都被釋放出來。

松田認為李登輝的第3個定位是「台灣第一外交官」。李登輝是在日治時代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深諳對日關係;而且李登輝在美國拿到學位,所以在美國和日本,也就是在對台灣最重要的兩個國家都生活過、學習過、工作過,這是李登輝最大的財產。

李登輝的四個歷史定位:民主先生、台灣國父、台灣第一外交官、捍衛台灣第一戰將

從歷史洪流看,松田說,李登輝的一生正如同他出生的1920年代台灣人的縮影。那個年代有些人受過日本教育、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努力讀書,前往日本和美國的大學深造、回台從政。

此外,松田也從兩岸關係的變化指出,李登輝的第4個定位是「捍衛台灣的第一戰將」。

他說,其實李登輝擔任總統初期是兩岸關係的推手,1990年代初期,李希望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能穩定下來,所以他把過去所謂的「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拋諸腦後,謀求談判、接觸,甚至有必要也可以妥協,但後來中國內部有很多問題,後來中國對台灣試射飛彈,1995年、1996年發生飛彈危機(台海危機)。

松田認為,兩岸關係當然雙方都有責任,但他認為最主要的責任在於中國。雙方有分歧,可以找對方談,用武力威脅對方是不應該的。李登輝想推動兩岸關係穩定化、制度化,但是如果遇到不順利、眼見台灣受到威脅時,李登輝還是會站出來捍衛台灣。

松田認為,李登輝過去提出的政策也形塑了目前台灣政府的主要政策,包括南向政策、戒急用忍等,戒急用忍政策是目前中美脫鉤後需要再複習的政策,因為台灣不能太依賴單一的經濟體(中國)。

就此觀之,松田認為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有很多政策、法律等都非常具有前瞻性,2000年以後台灣的很多政策都是延續李登輝所制訂的政策。

最後他預告自己對此事的評論將於31日《NHK》的節目〈早安日本〉中播出,他謙虛地表示儘管許多人比他更勝任,但有興趣的人還是敬請收看。

對民主的共鳴超越世代與國家

71歲的波頓、54歲的松田康博與24歲的黃之鋒顯然屬於不同的世代、不同的國家,而李登輝對民主的追求超越了這些差異,普世地引起人們的共鳴。

台灣外交部在推特的哀悼文下,雖有中國網民留下不得體的留言,但也有不少香港人和日本人表示「為您獻上冥福」、「請安息」。

「我還記得您有力的演說,請從天堂守護台灣,日本也會幫助台灣的」一名日本網友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