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百年老樟樹》能不能活關鍵就在這個月 一棵需要大家集氣的龜山老樹

地方生活

一起為老樟樹集氣!

原本佇立在桃園龜山萬壽路上的一棵百年老樟樹,一度面臨要「搬家」到新北市三重,在議員、社造團體,及居民的努力之下,終於確定這棵老樟樹能夠繼續留在龜山守護民眾,並在今年2月移植到新住處,無奈從今年6月開始老樟樹健康出現狀況,經過上週手術後,目前正在努力重新養生恢復健康。

如果它不見了,你就會發現記憶少一塊!

桃園龜山有棵自日治時期就存在的樟樹,據耆老口傳,老樹所在地當初為日本警察派出所門口,因此也有人稱之為「役所大樟樹」,後來龜山加速發展,土地經過易手,最終和老樹一起,成為私人所有。

去年桃園市議員牛煦庭接到地方居民陳情得知,地主已達成土地開發協議,準備將老樟樹移植到三重。牛煦庭開始三顧茅廬,一而再地拜訪,讓地主從起初完全不想和他們見面到終於談妥同意讓渡給牛煦庭,再由他捐贈給桃園市政府,由市政府負責後續的移植作業。

當時,地主開發時程在即,地主與答應收樹的三重友人為了移樹,已經做了為樹健檢、斷根、申請拖吊車與路證等準備開銷將近40萬元,牛煦庭在網路上發起募資,也在菜市場擺攤、短講邀請更多人加入護老樹行動,最終募得約20萬元,剩下的部分在由他自掏腰包補上。

談起這棵老樟樹,牛煦庭說,它從小陪我們長大、陪龜山人等公車,也有人說是守護神,「這種東西是在的時候你覺得不足為奇,如果它不見了,你就會發現地方的記憶少了一塊了!」

老樹每況愈下剛完成手術,努力求生中

老樟樹在今年2月順利完成移植,5月時枝條都還是翠綠色,直到6月26日老樟樹開始出現枯黃,牛煦庭議員服務處馬上要求農業局再度幫老樟樹健檢,當時提出的建議是考慮截肢以及保持土壤水分,於是服務處就有一名助理在早晚時幫老樹灑水,也要求廠商確實執行澆灌,並向民眾說明勿過度澆灌,因為一度有熱心民眾將廚餘到在老樟樹的樹頭。

不過,情況一直沒有好轉,直到8月中,工務局養工處剛好在進修樹藝課程,老師為台灣第一位樹木女醫生詹鳳春,才請她來救這棵老樟樹,也才發現其實在移植時就有很多狀況,導致老樹陸續出現問題。

目前,老樟樹已在27日完成手術,換掉無法讓土壤順利呼吸的土壤、切除腐爛的根部、解決排水問題,並加上定時灑水系統,靜待時間讓老樹恢復生機。

上週詹鳳春接手幫忙老樟樹完成動手術。(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樹木醫詹鳳春)

牛煦庭表示,現在樹的狀況不是特別好,只能每天為他集氣,希望它能重新長回來。提及老樹的主管機關農業局,他痛批「尸位素餐」。

牛煦庭轟桃園農業局尸位素餐

他表示,當時因為老樹在私有土地上,農業局表示因為私人土地無法處理,後來把樹買下捐給桃園市政府,要求幫老樹定期健檢,但最後卻是管公園的工務局出來說樹的狀況真的很不好,連手術的錢都是養工處的。

牛煦庭質疑,農業局對老樹的保護流於形式,對所有有列管的老樹都應該出資源、盡力把它照顧好,而不是責任能推就推。此外,牛煦庭在議會也提出了《桃園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修正案》希望因列管老樹而致土地開法利益受損的地主能有地價稅補助,而政府基於保護老樹的必要能有購價、徵收,容積轉移的補償機制,最終僅通過地價稅補助的修正案。

議員助理尹新堯每天都會去給老樹灑水,他說,現在樹幹底部有冒2枝枝枒,還是努力在求生,樹在求生它身上能夠冒芽的地方就盡量冒,因為它發現狀況很不妙,芽冒出來之後,它就有葉子去行光合作用、排水分,但最擔心的還是,他的根部沒辦法呼吸、沒辦法把水分運送到更高的樹幹上方,後續能不能撐下去,就看未來一個月的變化,現在這棵老樹最需要的就是大家的祝福跟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