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淪陷、英國將2度封城!蘇益仁:歐洲誤判「這件事」..台灣防疫有3大隱憂

武漢肺炎

由於新冠病毒在歐洲持續擴散,繼德、法宣布2次封城後,英國於公布新冠肺炎累積確診數突破100萬例後,10月31日晚間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宣布,將採取第2次封城政策。為了抑制疫情失控,英國將自11月5日起關閉所有非必要的商店直到12月2日,但學校照常上課。

另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天也公布,新增5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境外移入病例,都是來台工作的外籍人士,分別來自印度、印尼及菲律賓。

全球新冠疫情持續蔓延,總確診數已突破4,600萬人,死亡人數也逼近120萬。

「歐美從3月疫情爆發到現在已經8、9個月了,這個時間拖得很長,如果遇到像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是從1918到1920總共3年,我們很難去預測接下來會有多嚴重,台灣會不會運氣一直這麼好,病毒都不會跑到台灣?」前疾管局局長、國家衛生研究院榮譽研究員蘇益仁,接受《信傳媒》電訪時指出。

面對全球疫情依然嚴峻,流感季也緊接著將報到,目前台灣防疫還有哪些隱憂?邊境及醫療院所檢驗和診斷流程如何調整?新冠疫情很可能「流感化」?如何跟病毒和平共處?經濟泡泡又該怎麼規範?

蘇益仁:目前台灣防疫的3大隱憂

提到台灣目前的防疫隱憂,蘇益仁指出,「現在要階段性啟動一些措施,因為再來不單是歐美要封城,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邊境要如何管制,這是很重要的第1點。」第2點,蘇益仁提到,如果12月開始流感、新冠病毒在共同流行,防疫上就會有很大的挑戰,「不管在邊境或醫療體系社區,都要分辨到底是得到流感或是新冠肺炎,那如果分流一定要快篩。」

他表示,國外羅氏藥廠已經有同時可以區分新冠或是流感的快篩試劑,「台灣還沒有進來,但不管如何就是要趕緊規劃區分兩者的不同,邊境跟醫療體系這兩者都需要,還要想隔離要怎麼做,因為可能會遇到大量發燒的病人,一定要先排除流感再隔離。」

「最後就是疫苗的問題,現在流感疫苗已經初步解決了,但是未來新冠疫苗,國外現在何時會出來也不一定,預計都是在明年1月左右。」蘇益仁指出,中國現在已經有在打新冠疫苗了,這樣的情形下如果台灣還沒有疫苗要如何應對?「(台灣)至少要到明年6月(才有疫苗),未來7、8個月如果沒有疫苗我們要怎麼做?邊境管制如果中國台商或歐美人士已經打完疫苗想來台灣,可以嗎?需不需要隔離?隔離多久?這都要再仔細去規劃去想。」

至於邊境及醫療院所檢驗和診斷流程如何調整?

蘇益仁表示,現在邊境是用PCR檢驗,但只有檢驗新冠病毒,「但到時流感期要不要讓別人入境,那個人數可能會增加很多,因為發燒、不舒服者會增加,要怎麼處理?」他表示,目前可以讓台灣同胞入境,「發燒去做檢驗,但要檢驗什麼?是不是流感和新冠要一起檢驗?要不要隔離?沒隔離該怎麼辦?檢驗到隔離這段期間該怎麼處理?這都是很細節的。」不過面對這些具體實施措施,蘇益仁認為自己僅能提供大方向建議,細節還是得由指揮中心加速討論公布並實施。

國際疫情仍然嚴峻,蘇益仁提出目前台灣防疫仍有3大隱憂。(攝影/陳稚華)

新冠疫情「流感化」?疫苗問世前該如何防疫?

許多人也提到新冠疫情很可能「流感化」,是否真的如此?在疫苗問世前該如何跟病毒和平共處?

蘇益仁先解釋,「一般來講流感化,是認為它已經變成季節性流感,因為季節性流感感染的人非常多,但是重症的比例會降很低。」他指出,根據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到1919年跟1920年都還非常嚴峻,「台灣受創最嚴重的就是1919年跟1920年,所以在前面2-3年的時候,是不可能像流感這樣的防疫,因為死亡跟重症的比例還滿高的。如果已經到了第3年後,重症跟死亡比例降低很多,當然就可以像英國這次佛系防疫。」

不過蘇益仁也提到,這次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明年6月疫苗可能會出來,打了疫苗後可能整個疫情會降下來,「就等於只剩下比較輕症的人,所以今年跟100年前西班牙流感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這次有疫苗的開發,即使拖到1年才出來也是非常快了,當然是希望有效,否則就目前這樣的情況下去,恐怕要2022年疫情才會比較舒緩。」

問到台灣目前新冠疫苗狀況及進度如何?

蘇益仁表示國內自製跟國外購買兩者平行正在規劃,「但是2個好像都沒有確定,現在歐美這麼嚴重,疫苗應該會想辦法趕快施打,他們如果1月開始打,對台灣、對世界有什麼影響其時我也還不知道,因為過去真的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

「經濟泡泡」何時可開放?

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也曾多次提到,我國疫情趨勢取決於邊境開放程度,關於指揮中心近期規畫的「經濟泡泡」,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已將仿照外交泡泡模式的「經濟泡泡」計畫送至經濟部,但考量日前美國、捷克來訪,台灣付出的人力成本龐大,還需權衡防疫措施以確保社區零感染的成本與風險,與開放經濟泡泡的好處,今年是否成行仍是未知數。

究竟經濟泡泡該如何執行?

對此,蘇益仁認為還是要看國外疫情嚴峻情形,「如果是疫情非常嚴峻的時候,當然最好都不要出境也不要入境,等於是現在歐美鎖國的狀態。如果疫情已經緩解下來,我們的出入境管制,例如對方如果有打疫苗要不要讓他進來?或是已經做過PCR檢測的,我們要不要再做1次或2次?」蘇益仁表示,因為到時候入境者太多會隔離不完,還是要好好評估檢疫量能是否完備,但現在的確也很難評估到時候會發生的狀況。

全球新冠疫情持續蔓延,總確診數已突破4,600萬人,死亡人數也逼近120萬,蘇益仁認為當初歐洲誤判這次新冠肺炎情勢。(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台灣第二階段防疫...太慢了!」

若依照目前台灣的防疫策略是可行的嗎?

蘇益仁直言,「我不太清楚目前指揮中心到底在做什麼、或準備了什麼?本來10月29日要開會討論,現在也取消,地方政府一些防疫單位都表示,目前還沒接到中央的指示要怎麼做。這次第2階段防疫,老實講我覺得太慢了。」

他進一步指出,2週前參加一個縣市政府的防疫座談,「我發現他們都在等中央的指示,因為經過彰化事件,縣市政府也都不敢超前準備,我最擔心的是這一點,因為第1是我們過去沒有經驗,第2是很多診斷設計跟疫苗我們目前都沒有可用的,最重要的是第3點,我們過去完全沒有經驗2種病毒在冬天同時來。」

蘇益仁表示,中央防疫準則一出來,還要去跟地方溝通,「醫療體系也要準備,邊境管制要不要篩檢?要不要2種病毒篩檢?醫院診所要怎麼做?這些都需要時間溝通。現在已經11月初,12月中流感就要開始流行,這部分應該要提前準備,尤其現在歐美這麼嚴重,台灣會不會運氣一直這麼好,病毒都不會跑到台灣?」

這次新冠疫情第1波是中國大陸跟台灣,在今年3月之前的這個階段,「這階段的病毒屬於第1波,但是到歐美之後的第2波,已經過突變所以傳遞比較快,這部分會怎麼進展其實沒人曉得。」蘇益仁認為,歐美目前情況這麼嚴峻,其實是因為他們當初一直把新冠肺炎認為跟2003年的SARS類似,「他們覺得就是中國大陸、台灣跟香港這些亞洲地區的事,沒有想到這個地方會傳到歐美這麼快又嚴重,這個是最大的誤判。」

他認為,這次新的疫情科學界能預測的有限,「我們第1階段是SARS後大家在防疫上比較有經驗,但是第2階段我們完全沒有經驗,尤其冬天2種病毒一起流行,這樣的情形跟歐美這麼嚴峻,過去是沒有碰過的。」蘇益仁指出,在沒有經驗的時候只有用最壞的情形去準備,「防疫就是一定要設想到最壞的情形去準備,分級分流、各方的準備,這是最重要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