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改革2》「砍藥價」會出現什麼問題?資深藥師:台灣健保其實像共產制度...

醫療政策

不論是從去年知名抗憂鬱藥物「百憂解」(Prozac)退出台灣、有「抗生素界藍波」之稱的泰寧注射劑不再供貨給非合約醫院,到前陣子知名藥廠杏輝、世達、博謙藥品出包事件,這些事件背後,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健保如果再一直砍藥價,真的會影響很大......」台灣藥品行銷管理協會發言人沈采穎,接受《信傳媒》專訪時指出。健保署日前公布今年度藥品支付價格例行調整結果,共有7,237項藥品價格調降、78項調升,平均調幅為2.3%,10月起按照新藥價給付。

根據健保署資料顯示,國人去年吃掉的健保藥費首度突破2,000億大關,高達2,083億元。而今年健保前10大支出的藥品中,有9項藥品調降,預估可以減少健保藥費支出40.4億。

「砍藥價雖然看似讓健保維持住,但這麼做其實很危險!」沈采穎表示。究竟健保砍藥價會出現什麼問題?除了漲保費,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救健保財務危機?

砍藥價能救健保?「台灣健保其實像共產制度...」

沈采穎先解釋,砍藥價其實會造成有些進口藥不敷成本,進而退出台灣市場。她指出,某些國外大型藥廠,4、5年前就有意想退出台灣,「健保這樣一砍,原廠藥、某些藥型很可能真的會退出台灣。」

「有些老藥其實都沒有進口了,像葛蘭素史克(GSK)公司的一款普遍的降尿酸藥,退出台灣市場,還有也是GSK的一款抗生素、兒童糖漿,現在市場上很多原開發廠很多都退出台灣市場。」沈采穎表示。

一名胃腸肝膽科醫師也指出,「台灣自費(流感)疫苗都是用賽諾菲或諾華的,後來都是賽諾菲為主,用進口的都緩不濟急而且太麻煩,台灣未來要訂國外的藥也都會很麻煩,因為台灣價格壓很低。」

他進一步指出,幾年前B肝疫苗全世界只有台灣缺貨,「因為B肝疫苗台灣目前都還是仰賴GSK製造,那GSK何必要先賣台灣?一定賣到剩下再賣台灣,因為台灣價格這麼低,先進國家比台灣高、落後國家也比台灣高......」他認為,台灣如果健保藥價這樣砍,得要扶植大量生技產業才能符合國內需求。

「沒有一個國家是學名藥的健保給付價跟原廠藥一樣的,就像車子,BMW價錢如果都跟國產車一樣?市場自由競爭變成齊頭式去砍、超過總額的就去砍,合理嗎?」沈采穎直言,「醫界甚至有人說,台灣健保其實就像共產制度。」

台灣健保方便又便宜,造成民眾過度仰賴健保資源。(攝影/陳稚華)

國人一年浪費190公噸藥!藥師揭砍藥價背後2原因

沈采穎點出健保砍藥價背後2大原因,「第一,政府一直不敢去處理『使用者付費』這件事。」

她表示,當然有些弱勢族群真的負擔不起,「但他們都有中低收入戶的手冊可以去認定,怎麼樣去減免他們的醫療費用,應該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比較麻煩一點。然後另一個問題是,錢從哪裡來?」台灣人口高齡化,預計2025年就會達到超高齡社會,「我們的總額一直維持在這個數字有可能嗎?應該要未雨綢繆,現在變成只要維持這1、2年過得去就好,沒有長期規劃,這樣子的社會福利,到底是保險還是福利?」

沈采穎也認為,要檢討健保的制度跟結構以及總額,讓民眾知道健保預算不是拿來砍藥價,「當然我們可以去比較世界各國的學名藥,不要高於其他的中位數,可是不要是最低的那種狀況。」她指出,現在最便宜的一顆藥僅0.16毛,「我覺得現在整個製藥是要重質、不要重量。

第二,專業給付過低。

沈采穎表示,「專業給付過低,然後大醫院要養醫師,醫師就拼命開藥,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卻不敢說,連健保署也不敢說。」她也提到,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醫院業績掉很多,「應該趁這個時候改善民眾的就醫習慣,現在點值一點是0.8、0.9元,那看診數少是不是應該變成1.2、1.3元?讓醫師不要為了這個數量而一直去看病人、也鼓勵病人不要一直看診。」

沈采穎認為,健保這樣的點值設計會造成「以量計價」的惡性循環,醫師要多看病、多開藥,醫院收入才會好。她指出,美國的狀況是例如一個疾病可能會花10萬元,「如果這個醫生治療只花了6萬,他們可能就會把當中的部份給醫師,就可以避免大家過度使用,也讓民眾珍惜醫療資源。」

她也提到,2018年開始施行的「藥品給付協議」上路後並沒有改善現在的問題。「有改善的話會醫療費用、用藥費會一直提升嗎?其實我們在第一線,丟掉的藥真的很多,有些民眾甚至會去跟醫生講說某些藥不要再開了,但有些醫生還是照開說沒事。」

沈采穎指出,台灣一年浪費的藥大概有190公噸的廢棄藥,「這個如果去換算成價值,顆粒數可能很難去算,但光這些可能就是好幾百億。」北市聯合醫院胸腔內科醫師蘇一峰也指出,「藥物浪費是健保一大負擔,要省健保支出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增加衛教以抑制浪費,並不是調漲健保就能解決問題。」

現在最便宜的一顆藥僅0.16毛,藥師感嘆砍藥價導致許多國外藥廠退出台灣市場。(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資深藥師:「公辦民營」有望解決健保財務危機

那麼健保財務危機有解嗎?除了漲保費,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救健保?

「藥價的部分,再繼續砍的話品質遲早會出問題!而且明年所有人事費用又要漲,我覺得公辦民營會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像萬芳醫院就是一個好例子,所有市立醫院只有他賺錢。」沈采穎指出。

她表示,「不是說健保一定要用商業化的方式經營,但用企業化的管理是可以達到一些開源節流的效果,公辦民營的好處是還有政府的監督,也能減少一些醫療浪費。也避免未來人口高齡化,醫療資源的濫用造成有些人沒辦法使用到醫療資源。」

沈采穎認為「民眾的教育」也很重要,「現在健保就像去吃到飽餐廳一樣,大家有時候會濫用醫療資源。」她建議政策應該要跨部會多討論,「包含食藥署、健保署、國健署,3個單位要一起努力不是各自為政,甚至行政院院長來處理,沒有健康的國民怎麼會有富強的國家?要教育民眾不要浪費醫療資源,應該要去想的是怎麼樣健康的人更健康,但我們的保險只是去照顧病人。」

沈采穎建議政府,例如民眾去年若都沒有用到健保,政府可以給他獎勵,「像是運動券或文藝券等,鼓勵大家不要過度使用醫療資源,提倡怎麼樣讓大家更健康,而不是等大家生病後再去照顧,不然民眾可能會覺得我沒用到健保好像反而虧到了。」

沈采穎直言,「陳時中如果想要改革健保,連分級醫療、慢性處方籤的全面性釋出、醫藥分業...這些也要一起改,不只是漲健保價的改革,要徹底改革。」她表示,若民眾的醫療習慣、醫師的專業給付沒有改善,還是一個惡性循環,「藥廠藥價每半年就檢討一次,每2年一大砍、每半年一小砍,永遠不會有好品質的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