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兩度建國失敗警惕》失去戰略價值 小國就等於失去一切

中國議題

「東突厥斯坦(即新疆,下稱東突)自古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政治大學台史所副教授李福鐘說,而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董立文也指「中國寫的歷史,和他周邊國家記載的都不一樣」。

儘管東突自古屬於中國是謊言,如今它受到中共統治卻是事實。根據《報呱》軍事專欄作家魯斯濱,東突攸關大國之間的角力與妥協,即俄國與中國。

「不管是在中亞還是亞太,小國夾在大國之間都非常辛苦」李福鐘說,而這也讓距離遙遠的台灣和東突,有了一份命運共同感。

談起獨立建國,東突經驗豐富,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何朝棟表示,東突20世紀兩度宣布獨立,可惜功敗垂成,其獨立紀念日11月12日如今成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年會。(圖片來源/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提供)

小國失去戰略地位的後果

李福鐘表示,由於漢人軍隊需要屯墾,歷史上其勢力範圍僅止於甘肅,直到1860年代末期左宗棠率湘軍攻入、統一天山南北,中國才首將版圖拓展至東突。

不過清朝畢竟是滿人政權,若真要從漢人政權算起,也就是中華民國建國後,那漢人統治東突不過短短100多年。

民國時期,維吾爾人在蘇聯支持下分別於1933、1944年建國,然而,魯斯濱指蘇中關係出現變化,使蘇聯放棄支持東突獨立事業;蘇聯解體後,俄國認定東突「已受中國有效控管」並因此「失去戰略地位」。

這就是為何比起台灣或香港,東突的情況明明更為惡劣,卻沒有受到強烈關注和介入:對可能干涉的地緣政治大國而言,東突已經沒有戰略價值。

不過,這並非毫無轉圜餘地,魯斯濱表示俄中在中亞處於對峙,一帶一路更是激化這個狀態,而「東突的命運,取決於俄中關係」。

北京在中亞對俄「已讀不回」激怒普丁

魯斯濱解釋,俄國一直以「胡蘿蔔與大棒」控制形同自家「後院」的中亞國家,隨著中國經濟勢力擴張至此,俄國心生警戒,也組成「歐亞經濟聯盟」反制。

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發表「一帶一路」演說,欲取道新疆、中亞直通歐洲,俄中衝突愈形顯著。

首先,俄國要求中國赴歐不要經過中亞,改用西伯利亞大鐵路,此外在莫斯科干涉下,至今連接中國與中亞的鐵路由於軌距差異也仍無法「無縫接軌」。

儘管如此,北京仍逕自試行連接哈薩克、亞塞拜然與喬治亞的鐵路,雖然成功了,但也因此激怒普丁(Vladimir Putin)政府。

對於中國「海上絲路」,俄方亦要求中國航經由俄國控制的北冰洋航線,但同樣遭中國「已讀不回」。

美國在中亞插不上手

俄國現有武漢肺炎、油價暴跌夾擊,又因2014年占領克里米亞(Crimea)遭歐美國家制裁,不得不向中國及亞太市場靠攏,但魯斯濱也強調「儘管減弱,俄中對峙卻並未結束」。

另一方面,董立文指俄中雖有競爭,但東突今日遭遇亦是雙方戰略利益交換的結果。

俄國內有車臣分離主義,因此藉支持中國東突政策,換取北京支持其車臣政策;2014年3月昆明血案同日,普丁宣布進軍克里米亞,再次以支持中國收緊對東突控制,換取北京支持俄國入侵烏克蘭。

當被問及美國的影響力,魯斯濱直言「沒有空間,美國勢力並未擴及中亞」,他指美俄關係其實並不差,一直保持順暢溝通,而且雙方具有某種外交默契,例如「美國不干涉中亞事務」。

「美國還是會對東突表達關切,但不會為這件事強力壓迫中國」李福鐘認為美國在東突既無利益也插不上手,東突命運,最終還是要看俄國態度。

魯斯濱指哈薩克是「觀察俄中關係的指標」,哈薩克喜與中國做生意,但其國安、國防仍由俄國掌控,並跟隨俄國外交策略「監控東突但不干涉」,儘管不少哈薩克人亦被關押在中國的集中營裡。(圖片來源/pixabay)

台灣就坐等「中國自爆」

面對中國不斷擴張,台灣該如何因應,董立文的答案簡潔有力:「等他自爆」。

2019年英國代表23個民主自由國家在聯合國發表「關切東突人權狀況」聲明,而北京輸人不輸陣,聯合俄國等54國宣讀支持中國的聲明。

「這顯然是一個『利益同盟』,而非『價值同盟』」董立文說,「所以重點是,中國在內憂外患下,他的經濟力量能讓『大撒幣』撐到什麼時候?」

董立文認為,歷史早就證明一帶一路的「新帝國主義」不會成功,而許多開發中國家政治環境不穩定,亦為中國的基建合約帶來龐大風險。

至於台灣,董立文建議「我們就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台灣雖無法與中國經貿抗衡,卻有民主治理優勢,惟須確保「台灣本土沒有被一帶一路『一條龍』模式滲透」。

魯斯濱亦表示雖然許多台灣人認為台灣是小國,但「在俄國眼中,考慮到台灣的政治、經濟及軍事實力,台灣絕非小國」。

政大教授憶當年在東突被捕

李福鐘1998年以記者身分至烏魯木齊採訪,他回憶當時中共已嚴厲控制當地,維吾爾人對他們這些「外人」避之唯恐不及,就怕因此惹禍上身。

好不容易一個小學生願意和他聊聊,說學校都教他們「伊斯蘭教信仰是落伍迷信,伊斯蘭文化是封建保守,應該要相信黨的話,聽從黨的領導」。

之後李福鐘寫了一篇疆獨報導傳真回台灣,殊不知飯店服務生舉報了他,使他遭新疆國安局逮捕偵訊,要他供出消息來源。

所幸,當時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辜振甫、中國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將於上海舉行「辜汪會談」,國台辦不願此刻節外生枝,一通電話要求放人,李福鐘才得以全身而退,也沒有交出受訪者資訊。

「有生之年,實在很想再去一次」儘管有此驚險經歷,李福鐘仍相當懷念那裡,「東突天空的那種藍色,是台灣看不到的。」

而藍色,正是東突獨立運動旗幟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