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戒不掉賺快錢...青農楊宇帆揭台灣鳳梨對中國出口依賴越來越深真相

農業經濟

中國在產季前以介殼蟲為由,突襲式暫停台灣鳳梨輸入,在政府與政治人物等呼籲下,「吃鳳梨挺農民」成全民運動,加上企業的支持,5天的時間國人的訂購量就已快追平去年外銷到中國的數量。

根據農委會資料,台灣鳳梨年產量約42萬噸,2020年外銷佔1成約4.6萬公噸,其中輸往中國約有4.2萬,這占總產量近1成的鳳梨,卻讓台灣掀起鳳梨熱,也讓更多人重新審視台灣農業因長期被漠視而不清不楚的外銷政策。

就是戒不掉,鳳梨出口對中依賴越來越深

「我認真覺得這個是好的,因為會想要想辦法賣到別的地方去,也就會要試著提升品質、設備」關於這次中國「暫停」台灣鳳梨輸入楊宇帆不那麼悲觀,反而認為是台灣的一次機會。

台南關廟青農楊宇帆返鄉種鳳梨近10年,當年他因為寫信給前總統馬英九呼籲他正視青農政策爆紅,之後還被網友封為「鳳梨王子」,對產業有自己的見解,也敢在政治人物、網紅都在大聲疾呼吃鳳梨時,跳出來說現在搶吃真得太早。

台灣最旺的外銷之王就是鳳梨,農委會統計,台灣2020年生鮮鳳梨外銷產值高達5475萬美元(約新台幣16億元),其中91%的金額來自中國;2019年鳳梨外銷量突破歷史新高,達5萬1476公噸,產值約6536億美元(約新台幣19億6千萬元),97%來自中國高達19億新台幣,其餘為日本2%及香港1%。

中國市場占台灣鳳梨出口比重逐年升高,且高達97%的高度依賴,雞蛋不能全部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道理也不是今天才懂,但為甚麼台灣就是戒不掉對中國的依賴呢?

楊宇帆說,就是賺快錢,中國對品質的要求相對低,如果要打進其他更高端的市場,生產端就必須做調整,雖然說價格可能比較好,但同時我也多花了時間與成本,而中國可以趕快把貨送過去、錢進來。

不只對日誘因不大,我們從生產端可能就有問題

日本對產品的要求高,除了對鳳梨的外觀、大小、甜度等都一定的要求,種植的前中期都會親自到現場查看,有些甚至會要求下過雨後的鳳梨就不要了。

不過,農委會農糧署副署長姚志旺表示,「依他的經驗價格也會差不多」,當然也要看他賣去哪裡,到日本的頂端市場可能相對提高一點,但在中國也是,有時候價格一顆賣到200元到300元都有。

除了日本市場的誘因不大之外,楊宇帆更點出,台灣可能也無法接日本的大訂單,因為品質不穩定。

鳳梨從種下到收獲需要18個月,過程當然很辛苦,但楊宇帆認為只要選擇自己喜歡的就沒有甚麼辛不辛苦。(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楊宇帆(鳳梨王子))

楊宇帆表示,品質不穩定指的不是種出來的東西不好,而是台灣屬於小農經濟,出口透過貿易商,貿易商到處跟不同的農民拿貨,日本需要確定你的供貨是穩定的。

他認為,應該要去思考我們要用甚麼心態去做外銷,如果把台灣鳳梨當作一個品牌,國際貿易理應當要有一個農企業來做對接,農民就是去幫企業工作,不需要又太多的想法、要怎麼耕種、要配多少肥料、農藥等,都是老闆配給你,就是標準化生產,但台灣沒有在做這件,即便有產銷班、合作社,農民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耕種,「這樣沒有不好,只是很難企業化、標準化」。

發展農企業很難,至少要試著找多元市場

當然楊宇帆也知道,農企業是很理想化,台灣要發展到農企業也是非常困難,但折衷的方式是甚麼?就是回歸商業。他認為政府應該去營造環境,能做的就是透過補助試著將產業轉向。

當政府將獎勵外銷日本的出口補助提高,貿易的風險降低,加上如果嘗試失敗後政府會幫忙補貼,加上農業都會有賭博的心態,有時候就是賭一把,楊宇帆認為,這樣市場就有機會轉向。如此一來,也非放棄中國市場,只是鼓勵往更多元的市場發展。

面對這次中國的衝擊,楊宇帆分析,現在鳳梨就是一個指標性的水果,價格一定站得住,考驗在於產季之後,明年要出口的鳳梨,去年就已經種好了,還要繼續全民吃鳳梨嗎?民眾會買單嗎?所以政府有必要加速拓寬穩定的外銷市場、健全產業。

房價、便當30年來飆漲,但農產品呢?

中國暫停台灣鳳梨輸入除了一般人看到的外銷問題,從小看著阿公種鳳梨長大的楊宇帆有不同的感觸。

他直言,為甚麼我們的人會一直外流把技術帶過去,除了中國有人民幣外,另外就是台灣農業環境不好,商業上對手當然是想盡辦法挖走你的人和技術,當農業的資源技術一直被對岸挖走,你說政府很重視農業嗎?我自己先打一個問號。

「我們家30年前就在種鳳梨了,30年來我覺得台灣的產銷方式沒有太大的改變,然後30年來農業的價格也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30年來,我們的便當、土地、房子、薪資漲了多少,甚至雞排、手搖杯也一直漲價,而我們的農產品又漲了多少?」楊宇帆問。

農業關乎民生亦足以左右選情,在兩邊都想討好的情況下,農產品價格牛步成長,另一方面每到盛產時政府就是收購、補貼,讓產業無法靠自己的力量成長茁壯,讓農業成為有點畸形的產業,經過這次鳳梨事件,除了再度證明高度依賴中國的危險性,喧騰之後,是否能為台灣農業帶來一些改變,才令人真正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