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例英國病毒株再變異 專家解析:打疫苗對變種病毒效力評比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從2019年爆發至今,已出現多種變異病毒株,且新冠病毒持續變異,疫情肆虐全球。目前台灣正竭力對抗的變種病毒屬於英國變異株,而印度變異株於去年10月5日首次在印度發現,根據WHO報告,今年5月11日前,印度變異株已在全球約44國現蹤,並持續蔓延至更多國家。

另外,根據日媒1日報導,日本神戶市境內首次出現一名50多歲男子,是英國變異病毒株再變異的病毒。根據英格蘭公共衛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 PHE)的報告,目前有5株深受關切的變異株,包括英國變異株(B.1.1.7)、南非變異株(B.1.351)、巴西變異株(稱P.1或B.1.1.28.1)、英國再變異株(B.1.1.7 with E484K),以及近日獲廣泛討論的印度變異株(B.1.617)的子系B.1.617.2。

中研院「病毒變異全球即時監測網」日前分析指出,這些變異株都在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上發生了重要變異,增加病毒入侵或疫苗脫逃的機會。換言之,都比變異前的病毒株更具傳染力。

究竟這幾個變異病毒各自特性有何不同?先前指揮中心說不做基因定序了,這樣台灣的確診者要如何掌握是哪一種病毒株?又該如何因應防範?

「這2種變異病毒株」對疫苗較有影響

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接受《信傳媒》電訪時解釋,這幾株變異病毒株的特性都差不多,「但我們知道有兩個大的突變,一個就是在去年4月614的位置突變(D614G),另一個就是英國變異株是在501的位置有突變(N501Y),這兩個加起來的傳染性已經夠強了,像台灣這波的流行就是這樣來的。」

施信如指出,後來的病毒又有在其他位點突變,「突變後目前看起來是還好,目前沒有證據顯示毒性會變得更強,但是可能會影響到疫苗的效力,因為疫苗是針對本來得病毒去設計的。」她表示,目前對疫苗比較有影響的變異病毒株主要是巴西株和南非株。

一位疫苗研發研究員,接受《信傳媒》訪問時解釋,世界各國都會監控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如果發現某一個序列特徵的病毒廣為流行,就會被俗稱為「地域變種」,例如序列B.1.1.7病毒株在英國流行,就被稱為英國變異株。

施信如表示,目前對疫苗比較有影響的變異病毒株主要是巴西株和南非株。(攝影/趙世勳)

中研院:變異病毒株傳播更快

中研院也分析來自全球共享流感數據倡議組織(GISAID)資料庫上超過120萬筆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資料,得到這5株深受關切的變異株發生頻率的時間動態趨勢。

中研院指出,英格蘭公共衛生署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分別在2021年5月7日和2021年5月11日將印度變異株(B.1.617)的子系B.1.617.2升級為「深受關切的變異株」B.1.617.1和B.1.617.3雖尚未被歸類為深受關切的變異株,但也被英格蘭公共衛生署列為「調查中的變異株(Variant Under Investigation, VUI)」。

中研院分析5株深受關切的變異株,發生頻率的時間動態趨勢。(圖片來源/中研院「病毒變異全球即時監測網」)

疫苗研究員也指出,「追蹤病毒序列,也可以追朔傳染途徑。每個變異株的傳染力、臨床症狀都會被記錄下來,如最近在台灣流行的英國變異株,感染的年齡層比較廣。在學理上,病毒與細胞受體結合的能力也有可能因突變而有變化,這也是追蹤病毒變異時,會特別注意的。」

他提到,發生在棘蛋白的變異相當引起科學家注意,「例如南非變異株在棘蛋白較前面的位置有一小段缺失,加上受體結合位置的氨基酸突變,感染力也變得更強。」

日本首例英國病毒株再變異》專家:突變機率高於DNA病毒

至於日本境內發現的新種英國變異病毒株,是病毒在體內進行變異,還是跟外界有關?為何病毒會一再變異?

對此,施信如解釋,這個病毒本身就是一個RNA病毒,突變很快的,像流感、腸病毒都是屬於此類病毒。「這類病毒除了突變之外,還有一個機制是基因重組,所以會有一個現象,當一個人同時感染不一樣的新冠病毒,可能是在很近的時間病毒同時進入,不是每個人都會,但有可能在同一個人身上的細胞裡,會有不同基因型的新冠病毒,就產生重組或自體本身的突變,這兩種機制都有,就變成一個新的變種病毒株。」

疫苗研究員也指出,新冠病毒這種RNA病毒,本身在複製繁殖的過程,突變的機率就高於DNA病毒,「試想病毒傳播越廣,繁殖的次數越多,如果適應人體,也就會累積更多突變。」他提到,跨國的傳染,在當地人群中也會有一段適應過程,最後這些變異會保留在基因序列中。

至於目前國內外新冠疫苗,對抗變異病毒株的效力如何?若增加劑數能增強效力嗎?

疫苗研究員表示,國外的施打比例較高,較能看出保護力的差異,目前各家疫苗的中和性抗體較不能抑制印度變異株。不過他也提到,國內的數據不足還無法評估。

而國內外疫苗廠目前也都在準備下一波感染,「學理上來說,突變的增加會使得疫苗的保護力下降,因為產生抗體的自體免疫反應是一種具有高度專一性的免疫能力。病毒上的抗原既然已經跟疫苗抗原有差異,免疫系統的準確度就可能下降。」

研究員進一步解釋,「另一方面,T細胞對清除病毒也很有貢獻,因此疫苗設計中,需要涵蓋T細胞免疫反應的抗原序列。」他表示,目前網路流傳的資訊會讓人有疫苗製造趕不上病毒的變異的印象,「事實上,核酸疫苗從設計到製造可以很快,莫德納和輝瑞疫苗就屬之。但次單元疫苗,研發和製造時間較長,比較有趕不上病毒流行的風險。增加施打次數,或許是一個應急的辦法,短暫提升中和性抗體來抑制病毒。不過目前追蹤病毒變異提供疫苗設計預測,還是很重要的防疫功課。」

施信如也請民眾不用擔心,她表示,就算疫苗效力降低,可能會再感染,「但還是有保護作用,引發重症跟死亡的比例還是可以降得很低。」

新冠病毒株不斷變異,研究也發現感染力確實變得更強。(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台灣確診數又上升!施信如:這幾天加快做「基因定序」

日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提到暫不做基因定序,但現在台灣的確診者中,是否有發現英國以外其他病毒株?這麼多的確診者要如何掌握是哪一種病毒株?該如何防範?

對此,施信如表示,「我的確也有點不放心了,所以這幾天會趕快做幾百支病毒的定序。」

而台灣接下來最要防範的是否是印度變異株?

施信如表示,印度株的特性也是感染性很強,「但沒有證據說它比較會引發重症,對疫苗的影響反而沒有南非株跟巴西株來得大。」她指出,現在大家會覺得印度很危險、病毒很毒,是因為印度感染的人數很多,「可是印度的人口本來就很密集,而且他們之前有大節慶,一下感染人數很多,死亡率一定會增加,且醫院一定來不及救,不然就是引發重症,像之前的流感。」

施信如解釋,其實以毒性來說每個變異株差別不大,「但現有的疫苗對巴西株跟南非株有效性會降低一些,因為這兩個變異病毒都有一個特色,就是都在484的位點突變(E484K),在這個地方突變會改變它的抗原性,讓現有的疫苗對它的保護力會降低一些。」

疫苗研究員提醒,即便疫苗施打的普及率很高,也不能掉以輕心,「目前的研究還不確定疫苗對於印度變異株的保護力是否和先前一樣,新冠病毒會跟流感病毒相似,都處於一直在發生變異,接種新一代的疫苗是預料之中,可以有效降低重症比例。不過,如何能快速普及到保護族群來阻斷病毒傳播,疫苗接種策略就顯得重要。」

研究員也表示,印度變異株跟其他病毒株差異比較大,「從感染人數來看,也是節節昇高的趨勢。」他認為「防」和「堵」是防疫的基本手段,但也是最重要的,且台灣過去也都很有經驗。

至於個人衛生健康,一樣要保持社交距離,「雖然老生常談,但對阻斷隱形傳播鏈是很有效果。」面對一直在改變的病毒,防疫手段和疫苗接種是同樣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