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元電群聚後續》宿舍無床只能睡地板、私人用品被當垃圾 曾玟學揭移工狼狽現況

疫情前線

針對苗栗電子廠發生群聚事件,指揮中心設立前進指揮所,並由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擔任指揮官,日前王必勝在指揮中心記者會宣布,「確診人數已接近清零」。

前進指揮所完成階段性任務後撤出,京元電的移工也陸續完成隔離,從外縣市回來宿舍準備復工,原以為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但無黨籍苗栗縣議員曾玟學卻接獲投訴,不只外籍員工的個人物品被擅自打包堆在走廊,也因為房間必須降載,導致有員工搬到另一宿舍卻根本沒床,通通擠得像沙丁魚睡在地板上。

每月3500元,宿舍降載比以前還擠還沒床

苗栗電子廠爆發群聚以來,曾玟學接獲許多來自移工的求援訊息,日前就有隔離中的移工告訴他,移工每個月要付3500元租金的宿舍,在沒有任何告知的情況下,私人物品被擅自打包像垃圾一樣堆在走廊,而原來的床位已經住了其他人。

他表示,解除隔離的移工之後被盛華人力資源公司告知因疫情關係,房間必須降低負載,從原本8人一間房更改為4到6人一間房,並安排同廠的人住在一起,但配合仲介公司的搬家的移工,卻發現房間堆滿東西動彈不得。

更有一批員工被要求從竹南搬到造橋,造橋宿舍空間比竹南宿舍更小,房間放上三組床架後只剩走路空間,卻仍是6人一房,僅換室友,曾玟學也質疑,這樣真的能達到降載功能嗎?

此外,也有搬到造橋宿舍的移工反應,因為時間匆忙,有些人沒有晚餐,且根本沒有床,通通像擠沙丁魚一樣睡到地板上,甚至還有房間太小睡在桌子上、走廊上。

議員憂移工因宿舍降載安排不當而染疫

曾玟學表示,床的部分原本仲介公司有找搬家公司幫忙,但聽到京元電宿舍就沒有人敢接,所以仲介公司只好靠員工自己慢慢搬、慢慢組。

最後曾玟學請苗栗縣勞工及青年發展處建議仲介公司,邀請移工一起幫忙搬、組床架,大家可以分頭組處理自己房間的床架,他也相信移工會很樂意做這件事情,否則等仲介弄不知道會弄到甚麼時候。

因為太過倉促,移工們只好先打地鋪。(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曾玟學 苗栗縣議員)

其實不只曾玟學,無黨籍苗栗縣議員陳品安也收到類似陳情,她實在擔憂有移工因宿舍降載安排不當被迫群聚而感染確診。

曾文學也質疑看起來像雙人房的空間卻塞到6人,是否符合勞動部「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裁量基準」之中居住空間面積每人3.6平方公尺的基準。

依規定若移工居住空間若未符合裁量基準,可要求業者、雇主限期改善,遲未改善將可裁罰6到30萬元,且不允許該空間繼續居住移工,最嚴重狀況可廢止聘僱許可。

別落入對立之中,曾玟學籲撤移工禁令

此外,苗栗縣政府在7日宣布,全縣移工除上下班期間停止外出,是否因延長三級警戒而延長也不得而知。

先不論此移工禁令是否有涉及歧視,曾玟學說,「退一百步來說,徐縣長的移工禁令,也把完全不相關的移工鎖了兩週,這樣的隔離時間連高風險的人都住完防疫旅館要回來上班了,全縣的外籍員工還要被一起限制實在很奇怪」。且解除禁令也不是要讓移工可以趴趴走,因為三級警戒期間,一樣是非必要避免外出,帶好口罩做好實聯制且不得群聚。

曾玟學強調,病毒不會挑國籍攻擊,千萬別自己落入這對立之中,要改善的是住宿環境跟落實各項防疫措施,希望徐縣長能審慎考量。

而苗栗縣的例子,全台也應有所警惕,這次「接近清零」,若根本的宿舍居住問題未被改善,仍可能成為下一次移工群聚感染的肇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