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王鴻薇互嗆》若國產疫苗測定中和抗體僅用武漢病毒株 猶如明朝劍斬清朝官

政治

高端疫苗2期試驗於6月10日完成中期解盲,前副總統陳建仁前天(14)收到通知,其實自己是「安慰劑組」,遂發文回應台北市議員王鴻薇多日以前的批評,王當時聲稱:「受試者中大概只有陳建仁知道打的是疫苗,政府是把其他受試者當成白痴嗎?」

陳建仁表示,對於王議員憑空捏造事實,深感震驚痛心,她的謊話,更令人遺憾。未料,王鴻薇聽聞後又反批:「高端宣稱要6個月才會解盲告知受試者,為何陳建仁90天就知情?請問陳前副總統,您如何可以提前解盲?」

高端解釋為何提前通知:因參加安慰劑組延伸計畫

對於陳建仁為何及早知道自己是「安慰劑組」,由於他是收到來自台大醫院的通知,《信傳媒》遂詢問該院高端疫苗試驗團隊成員、團隊總召集人謝思民醫師,但他們均以不適宜對外發言為由婉拒。儘管如此,在今天接近中午時分,高端疫苗公司提出解釋聲明。

高端指出,因應台灣疫情升溫及公費疫苗施打擴大,經取得法規單位核准同意,在不影響主試驗執行下,新增延伸性試驗,以維護受試者權益,由於陳建仁決定繼續参加補施打疫苗的延伸計畫,因此可以進行個別解盲。

一位低調不具名的醫界人士表示,疫情嚴峻,疫苗試驗的安慰劑組其實承擔很高染疫風險,不僅可能傷害自己,也可能成為防疫破口,「這是現在疫苗人體試驗的道德困境,必須要設法折衷處理,不能一味堅持原本的試驗程序而隱瞞安慰劑組的受試者。」

陳建仁打到「安慰劑」,斥王鴻薇日前抹黑

陳建仁今年3月參與國產高端疫苗第2期試驗,當中分為「疫苗組」與「安慰劑組」,為了試驗準確性,藥廠事前不會知曉,但卻遭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王鴻薇批評:「受試者中大概只有陳建仁知道打的是疫苗,政府是把其他受試者當成白痴嗎?」如今,高端疫苗2期試驗已於6月10日完成中期解盲,陳建仁14日也收到通知其實自己是「安慰劑組」,並於昨天在臉書刊文回應王鴻薇的說法。

王鴻薇此前稱陳建仁打的是疫苗,如今陳建仁提出反駁,而王則是透過轉換論點來反攻。她表示,國內目前接受高端和聯亞的7,600名受試者因為尚未被告知打的是疫苗還是安慰劑,而難以決定是否要去打公費疫苗,但陳建仁卻自行爆料在7月14日就已經被通知打的是安慰劑。

王鴻薇轉換論點繼續批陳建仁

王鴻薇說,「陳副總統,我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就是因為本辦公室同仁因為和你一樣支持國產疫苗,同樣也參加了高端疫苗2期試驗,但是到目前為止卻不知自己是打疫苗或是安慰劑,所以請問陳前副總統,您如何可以提前解盲?」

王鴻薇並引述媒體報導,指陳建仁參與的2期試驗,在6月10日是進行期中數據分析,只是總體安全性與免疫生成性數據的彙整與判讀,因此除了獨立的IDMC資料監視委員會以外,公司、臨床醫院及受試者都還是維持盲性的狀態,要到10月底、11月初才會真正解盲。

只是,現在大流行的病毒株已經從最早的武漢株、英國變種病毒逐漸轉換成Delta印度變種,目前印度變種已成為世界主要病毒株(53%),而英國變種正快速減少,只占25%。

明朝的劍無法斬清朝的官,國產疫苗測定中和抗體要使用Delta病毒株

萬芳醫院精神科醫院潘建志在臉書上發文表示,7月8日的自然(Nature)刊登Delta變種中和抗體研究。法國學者測試接種第1劑輝瑞/BNT或AZ疫苗者的血液,幾乎無法抑制Delta變種 。接受第2劑疫苗數周後,95%的人出現了中和 Delta 變種的抗體反應,但抗體滴度比Alpha低3至5倍。

這實驗數據和流行病學統計一致,先前潘建志也在臉書寫過以色列接種2劑輝瑞/BNT保護力剩64%。但是遇到Delta病毒,要打兩針才勉強能防一下。尤其Nature的文章的認為,Delta傳播力這麼強,和它的免疫逃脫有關。大人們打的疫苗不夠多,不能打疫苗的小朋友就很危險。

面對全新的印度變種病毒Delta,他提出四點建議,1、邊境要守住,擋住Delta,3加11不能再出現,不能給秘魯阿嬤有機會倒垃圾聊天。而第一線機場航空檢疫醫護人員,要打兩針。2、台灣民眾更快打完第1劑,才能早點打到第2劑。

3、趕快再多訂一點中國不可能干涉的美國莫德納,為明年第三劑做準備。4、國產疫苗EUA免疫橋接實驗,測定中和抗體,要使用V4.0版本的Delta病毒株。V1.0版本的武漢原始株已經找不到了,明朝的劍是沒辦法斬清朝的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