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假和諧:我不喜歡你 但想偷窺你的近況 

社群媒體

 (投書-作者為陳毅。本文不代表《信媒體》立場) 

防疫期間,原先固定的應酬、行程銳減,學生在家遠距教學、有的員工也配合公司遠距辦公,這時候不用通勤的時間,許多人就拿來使用手機,特別是社群媒體如FB、IG、Line的使用率更是提高不少,佔用了一天不少時間。這幾年我觀察自己跟身旁的同學、朋友使用社群媒體的習慣,發現存在著一種可怕的假和諧。

怕被檢視? FB被年輕人淘汰

FB(臉書)在2008年引進台灣,當時掀起非常大的討論,時下的年輕人都搶著下載,能夠建立自己的貼文分享近況、加好友、互動,幾年內在台灣的使用普及率高。我自己是在2013年才使用FB,當時也是天天都抓緊時間使用,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在上頭發表一下心情,然後標註一大堆同學、朋友,大家也都會保持互動。

不過,隨著時間拉長,FB漸漸遭到年輕人淘汰,原因在於「大人」也跑來使用了,那許多情緒的發洩、跟同儕間的打鬧,都可能受到檢視及關注,成為壓力;再者,FB逐年更改演算法,讓許多多餘的廣告、新聞資訊雪片般飛來,早已沒有當初純粹觀看朋友近況這麼單純、方便的功能,許多年輕人放棄FB更新,轉往IG社群上運作。

FB雖然也有「加好友」功能可以篩選,避免每個人都能看到你的動態,但許多年輕人反映:有些好友不得不加,不論是家族長輩、學校同學、工作上的上司、同事都會發邀請,不確認也很奇怪,加了之後又不能讓他們看到自己的真實心聲,於是只能放棄發文,或創立更多小帳號。

我們每個時期的交友圈都不太一樣,確認好友的標準也都不一,許多加入的FB好友多年沒有互動也屬正常,藏著一堆互不關心、不互動,卻有權限監控生活的「好友」其實也頗尷尬。

我不喜歡你,也不破壞和諧

我在兩個月前出版了書籍《在長大之前,紀錄片1819拍攝紀實》,書中提到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無法處理完善的關係,這些關係往往會讓你感到「窒息」,進退都成問題,明明互相討厭、看不慣,卻因為不想破壞和諧,留著這個好友標章欺騙彼此。從FB轉戰IG的年輕朋友會發現這個現象才不只是在FB會發生,連IG都開始出現,「友誼的脆弱、多變」是一個問題,我們在追蹤朋友時起初都太過隨意,當雙方的友誼出現問題時,也無法解除追蹤,便成為一個恐怖的監控陰影,因此許多人透過「隱藏限時動態」、「噤聲」、「摯友」、「創小帳」等功能來彌補,明明是自己的社群媒體,我們幹嘛搞得這麼有壓力?

拒絕盲目合群 把時間留給真心的朋友

人跟人之間因著社群,有了更多猜疑空間,「他發那個限時動態,是不是在隱射我?」、「某某某又在限時動態抱怨東抱怨西了」,我們對於現行追蹤的「朋友」其實早有諸多猜疑、不諒解,卻保持著假的和諧,這就是在浪費時間吧?

我認為每個人要思考清楚:「我使用社群媒體是為了什麼?」如果留著這些人會讓你感到不自在,那應該每隔一段時間就刪除、封鎖、退追蹤、把名單整理過,不用感到有罪惡感。每個人時間都有限,與其盲目合群,應該把時間留給真正知心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