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清零」到「與病毒共處」 新加坡成為全球完全接種率最高國家 他們如何做到?

新冠疫情

根據新加坡官方發布的最新消息,該國8成人口已接種2劑新冠疫苗,成為全球完全接種率最高的國家。

此外,新加坡衛生部部長王乙康29日也在臉書發文表示,新加坡境內超過4,300位行動不便的人士,已在新冠疫苗接種團隊的協助下,於家中接種了疫苗,並感謝超過200名志願醫生和護士,將家庭接種團隊的數量從11支增加到33支。

究竟新加坡是如何讓8成人口完整接種2劑疫苗?新加坡在防疫作為上又有哪些突破,值得台灣學習和借鏡?

新加坡餐廳內用前要先出示「綠勾勾」

台大醫院日前舉辦「COVID-19疫情下來醫院安全嗎?台大醫院健康監測管理系統及病患來院注意事項及國際經驗分享」線上記者會,邀請目前正在新加坡的台大醫學系教授黃韻如,透過視訊分享新加坡防疫作為。

黃韻如表示,新加坡現在對新冠疫情的態度和策略已從「清零」到「與病毒共處」,「他們現在第一劑疫苗接種已達83%,第二劑已達80%,藉由高疫苗接種方式,作為往後要與病毒共存的方式,這也會影響到病患進入醫院治療或探病的措施。」

她也提到,目前新加坡是以Delta病毒為主,今年8月初新加坡政府宣布未來會用疫苗施打方式,作為是否能在外用餐的依據,「因Delta的高傳染力,現在在新加坡要到餐廳用餐,一定要施打過完整2劑疫苗,在政府官方APP上確定獲得綠色小勾勾,才能進到餐廳用餐。」但是否會有違反人權的問題?

黃韻如分享,新加坡大部分人民對於政府任何措施幾乎都很尊崇,「如果以他們現在疫苗覆蓋率已經到80%,基本上可以預期,全島80%的人都會覺得可以接受出示APP有施打疫苗顯示綠色小勾勾這樣的方式,我不會用他們是違反人權這樣的解釋,他們是想要用這樣的方式當成一個誘因,讓那些20%還沒施打疫苗的人,可以加速他們接種疫苗的做法。

目前新加坡對於在餐廳用餐的規定是,一桌最多5人,且這5人都必須要接種過疫苗有綠色小勾勾,除非有12歲以下的小孩還沒辦法打疫苗。

不封城、外出用餐自由,但醫院管控仍嚴謹

不過黃韻如也表示,雖然新加坡社區是採取開放態度,沒有封城、外出用餐也很自由,但對於醫療院所的管控還是相對緊縮。

她指出,新加坡也針對病患或訪客是否有接種完全疫苗,作為是否需要快篩的依據,「如果每次來醫院探視是在30分鐘內、完全接受過疫苗接種,就不需要進行快篩;如果探視超過30分鐘,不管是否有完整接種疫苗都需要做快篩。每次陪病都只能有一位陪病家屬,同時也要求進出需快篩,或是24小時內PCR檢測報告。

新加坡的醫院內有販賣機販賣快篩試劑,一盒可做2次,價位為新幣12元(約台幣240元),費用需病患或家屬自行負擔。另外,醫院也規定:

1. 不能在醫院內部用餐,探病家屬也不能在病房與病患用餐

2. 探病家屬不能在病房裡面上廁所:擔心就算抗原陰性但可能是偽陰性,排泄物仍可能有病毒存在

3. 探病家屬不能坐在病患床上:擔心病床上有潛在的感染源存在

黃韻如表示,可以看到台灣跟新加坡有類似之處也有不一樣的做法,「目前台灣疫情控制還不錯,不過大家可以看到新加坡整個防疫,不論在醫院或社區端,其實都環繞著要將社區的疫苗施打覆蓋率大幅提高,這也是台灣未來面對疫後重回正常社會運作的重要參考。」

台大醫學系教授黃韻如(左)透過視訊分享新加坡防疫作為。(圖片來源/台大醫院提供) 

新加坡如何讓8成人口完整接種2劑疫苗?

問到新加坡是如何做到2劑疫苗整體覆蓋率達8成?如何做到逐步開放?

黃韻如先指出,新加坡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區域商業活動重心,「他們的經濟在過去一年多來因為邊境封鎖,有非常大的衝擊,尤其是樟宜機場作為經濟轉運樞紐,新加坡政府清楚知道他們需要維持一個開放的社會。」

加上新加坡許多東西包括農產品都得仰賴進口,「糧食自給自足率非常低,必須維持一定的經濟程度開放,也因此他們很早就知道,要能夠邁向開放的社會必須藉由『高疫苗接種率』來達成。」也因此,新加坡從去年4月就開始有國家疫苗評估小組,由淡馬錫跟政府合作,以快速精準的疫苗採購策略整合資源。

黃韻如也提到,「新加坡在去年12月就開始施打疫苗,他們的衛生部都有固定施打斜率,從斜率中也可以發現,第一波施打的族群是70歲以上長者,疫苗施打已經8個月,但現在來看他們也是疫苗施打率最低的族群,大約只有70多%,其他年齡層大約都打到90多%,所以全國80%是平均而來的。」

對於這些施打率較低的族群,新加坡政府發現很多年長者是不願意或無法施打,加上Delta病毒進來後,住院、重症、死亡率都是以這些沒有施打疫苗的老年人口為主,為了要彌補這塊,新加坡政府開始有了疫苗施打策略性上的調整。

把疫苗帶進社區、提供自費選項提高施打率

「他們一開始施打疫苗還需要預約,現在基本上只要有居留證明就可以到任一個施打站接種疫苗。」黃韻如也提到,新加坡現在也徵召一些義工醫護人員,把疫苗帶到社區,尋找那些還沒施打疫苗的長者,「他們在過去1、2個月開始實行,的確有增加一些長者的疫苗覆蓋率。」

目前新加坡國家免費疫苗是BNT、莫德納2種,但有部分民眾對於mRNA較新的疫苗仍有疑慮,因此新加坡政府開始開放民眾可自費施打WHO認證的疫苗,「包括AZ、中國科興與國藥、J&J,用專案進口方式給民眾選擇,從開放自費後,疫苗覆蓋率也有跟著提高。」黃韻如指出。

新加坡靠公共衛生系統進行大型疫苗施打,「台灣其實也很有經驗,並不是真的很難的事,對於少數民眾對疫苗仍有疑慮,他們採取的方式就是把疫苗帶進社區。」

針對施打率較低的年長者族群,新加坡政府將疫苗帶進社區,並提供非mRNA自費疫苗供民眾選擇。(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台灣要習慣從加零,轉變為全國重症率、死亡率有多少」

目前台灣因疫苗取得不確定性高,僅能靠篩檢監測來補足,但目前台灣陰性證明似乎沒有明確的採認方式,新加坡快篩採認制度是否有台灣可以參考之處?

對此黃韻如表示,其實能在新加坡境內販售的快篩試劑,就已經有拿到許可証了,「倒是沒有說一定要A或B廠牌才認證,因為快篩是每天生活日常,新加坡也沒辦法用大政府的方式管控,會把權力責任轉嫁給各負責單位,各單位再自行要求出示篩檢或疫苗接種結果。」

目前新加坡的方式是第一層過濾疫苗是否完整接種,第二層才是快篩檢測。黃韻如分享,新加坡政府之前給每個家戶一台血氧機,「前陣子是每個家戶免費有2盒外科口罩、1盒N95口罩,接下來是要給每個家戶6支快篩試劑,希望藉此讓民眾在家戶、社區中熟悉快篩檢驗方式。」

另外針對校園部分,黃韻如舉新加坡國立大學的例子,「他們住在校園宿舍的學生每週要自己做快篩,統一時間在網路上一起戳鼻子,有舍監或師長或監視是否有準確執行。當然快篩偽陰性、偽陽性就要靠後端醫療端,如何進一步去處理風險管理。快篩會變成未來新冠正常化、常態化的生活技能。」

黃韻如強調,台灣過去有疫情後自動軟性封城待在家,但從澳洲的例子可以看到這樣的方式到後來大家都會非常疲憊,「所以真正的態度應該是怎麼樣與病毒共存,疫苗現在已經證實能大幅降低重症和死亡率,台灣要漸漸習慣從『加零』轉變為今天全國重症率、死亡率有多少,轉向類似流感的觀念跟態度,但前提是要有很好的疫苗覆蓋率。」

她也提醒政府,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趕快把買疫苗的時間縮短,讓疫苗覆蓋率的斜率可以快速上升,才是長久抗疫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