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歐盟若欲保持民主形象 就得開除匈牙利、波蘭

國際

本文作者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學教授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他與羅賓遜(James Robinson)合著有《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繁榮和貧困的起源》以及《狹窄的走廊:國家、社會和自由的命運》。

2021年6月,匈牙利立法禁止校園出現「LGBTIQ」(Le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Intersex、Queer/Questioning)相關議題後,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認為,「該國已不適合留在歐盟。」荷蘭首相說得沒錯,歐盟應展開程序撤銷匈牙利的會員資格,而且之後同樣該考慮開除波蘭。

過去10年來,匈牙利和波蘭一直在破壞歐洲計畫(European project)的核心,也就是「法治」和「民主」。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聲稱自己要推動的是「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這根本是一種誤稱:事實上,匈牙利根本已經失去民主元素。奧班領導的「青年民主黨」(Fidesz)愈漸收緊對司法的控制媒體自由幾乎蕩然無存,公民團體不斷受到威脅,而大學僅餘的一點自主權也遭到剝奪

左手拿歐盟資金、右手拒受歐盟管轄

與此同時,波蘭同樣專制的執政黨「法律正義黨」(PiS)一直公開追隨奧班的腳步。儘管波蘭在打壓反對派和公民社會的程度上還不如匈牙利,卻同樣持續破壞該國的民主制度。

從歐盟角度看,兩國拒絕加入新成立的「歐洲檢察官辦公室」(European Public Prosecutor's Office,下簡稱EPPO),應該成為最後一根稻草。

2021年6月EPPO成立,負責調查並起訴涉及歐盟資金的詐欺、貪污和其他犯罪行為。並不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有充分證據表明,匈牙利青民黨、波蘭法律正義黨都濫用了這個制度。匈牙利和波蘭一方面拒絕承認EPPO的職權,一方面繼續接受歐盟資金,這兩國根本是在嘲笑歐洲計畫及其代表的價值。

阿富汗淪陷之後,西方必須以身作則

此外,現在又出現另一個理由敦促歐盟對匈牙利和波蘭採取行動。

隨著伊斯蘭極端武裝組織塔利班(Taliban)重新掌控阿富汗,西方欲藉武力及外援建立民主、法治的工作,無疑已經失敗了。從現在起,西方國家必須以身作則。就像前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在其就職演說中所言,「在其他國家推動自由最好的方法,就是用(美國)國內證明,我們的民主制度確實值得效仿。」

在一項最新研究中,我與Nicolás Ajzenman、Cevat Giray Aksoy、Martin Fiszbein、Carlos Molina等人分析了110多個國家,我們發現,若民主制度能保障經濟成長、提供和平穩定與必要的公共服務,就能增加民眾對這個制度的信任。

過去40年來的證據顯示,民主化是以區域浪潮(regional waves)的形式推進,部分是因為對民主的需求,從一國傳播至另一國;而民主的逆轉,同樣遵循類似模式。當現有民主國家似乎不那麼值得效法時,民主制度就不太可能向外傳播。

有鑒於歐盟的使命是在超國家層級建立民主機構,上述考量因素更加倍適用於歐盟。此刻,我們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全球合作,更該將歐盟這樣具有歷史意義的實驗,視為一種成功典範。

二戰後,歐洲曾對民主和平不抱信心...

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尾聲時,歐洲經濟遭到破壞掏空 ,資源盡數投入軍備。當美國坐擁冰箱、中央暖氣、室內管線系統、大眾運輸交通工具時,歐洲卻無福享受這些現代科技。

1947年英國的情況優於其他歐洲國家,但也只有五成房屋配有熱水和室內管線。德國主要城市,包括柏林(Berlin)、漢堡(Hamburg)、科隆(Cologne)、杜塞道夫市(Dusseldorf)、德勒斯登(Dresden),仍因盟軍空襲而呈現一片廢墟的狀態。若以戰前人口計算,德國在二戰的死亡人數高達10%,還有2000萬人流離失所。其他歐洲國家也好不到哪裡去,被佔領的法國、比利時及荷蘭在納粹(Nazi)肆虐掠奪後,尚需長時間恢復。

最重要的是,歷史仇恨——尤其是對德國的仇恨——已經達到巔峰。許多人認為比起民主制度,歐洲更可能出現共產主義或者保守的獨裁統治。就算是在最樂觀的情況下,眾人仍對和平不抱信心。

然而,正如我們現今所見,除了西班牙、葡萄牙外(二戰後幾十年,這兩國仍由準法西斯獨裁政權統治),和平與民主在整個西歐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歐洲經濟復甦的程度幾乎令人難以置信,歐洲戰後30年被稱為「輝煌三十年」(les trente glorieuses)。

歐盟東擴成為歐洲的「阿基里斯之腱」

歐盟向中歐、東歐拓展,最初確實獲得成功。如果匈牙利、捷克、波蘭與波羅的海國家沒有加入歐盟並獲得金援,很難想像他們能迅速完成民主轉型;沒有歐盟幫助,波蘭同樣不太可能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

然而如今看來,歐盟東擴似乎反成歐洲的「阿基里斯之腱」,今日的匈牙利和波蘭,象徵著歐盟關係失調、制度脆弱。

當然,撤消匈牙利的歐盟成員國資格,並以此威脅波蘭,是一項非常嚴肅的決定,絕對不應倉促行事。

每個歐盟成員國都可能選出一個試圖削弱民主的政府──如同前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還有現任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不過一般而言,對付潛在獨裁者的最佳方法,就是讓民主制度發揮作用,並相信選民可以罷免危險的政治人物。

匈牙利不再是正常民主國家

然而,匈牙利已經變成一個民主法治失靈的例外。在奧班的青民黨10多年來統治下,匈牙利的民主制度看來已經受到致命打擊,許多人不禁懷疑,匈牙利人民是否還能推翻現任政府。

歐盟若繼續將匈牙利視為正常民主國家,時間愈長,對其形象的傷害就愈深。

首先,歐盟應改變議事規則,如此一來就算匈牙利和波蘭行使否決權,歐盟仍能對這兩國採取行動;接著,歐盟應援引《歐洲聯盟條約》(Treaty on European Union)第7條,暫停匈牙利的投票權,然後停止向該國提供資金;最後找出某個最佳辦法,終止其成員資格。

除非匈牙利在最後一刻奇跡似地恢復民主制度,否則,歐洲計畫若想繼續生存下去,就必須將匈牙利逐出歐盟。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