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200間診所歇業》耳鼻喉科、內科衝擊最大 衛福部「40億防疫預算」花去哪?

新冠疫情

台灣Delta病毒入侵、新冠疫情持續延燒,民眾黨立委高虹安日前在臉書發文表示,從本土疫情爆發以來,全國診所病患平均減少超過5成,「光是今年5月到7月,全國診所歇業、停業就高達208家,更慘的是,政府竟拖欠施打疫苗每例100元掛號費補助,超過2個月,使診所財務狀況更雪上加霜。」

她進一步指出,6月5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率先宣布台北市民接種疫苗一律免費,「因為疾病面前沒有特權,當天晚上上從蔡總統,下到指揮中心接連宣布跟進,中央政府已編列40億預算來幫全民免費打疫苗。」然而高虹安指出,這40億全民免費打疫苗預算是列在肺炎防治特別預算第3次追加預算中。

在6月8日的預算審查質詢中,高虹安指出送交至立法院之預算書中,該項預算編列說明僅有20幾字,「並無任何公式說明具體全民免費疫苗施打所需的處置費、診察費、掛號費、醫材費等項目。」並質疑40億真的足夠?超出的費用,是否規劃由地方政府或醫院診所買單?

高虹安進一步指出,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在預算審查質詢中僅支吾其詞表示,每劑大約補助100元處置費。「由此當時可推論,如仍照原先編列40億,全民免費施打疫苗所超出的費用,恐怕還是由醫療院所或地方政府『做功德』吸收。」究竟實際情況是如何?疫情讓基層診所紛紛倒閉會造成哪些後果?政府真能補救嗎?

耳鼻喉科、內科衝擊大!年輕開業醫只能歇業

全國醫師公會的常務理事黃啓嘉,接受《信傳媒》電訪時指出,「不能說(政府)不給,但給付比較延遲,7月份的補助我們現在才拿到。」

黃啓嘉表示,疫情開始後不是說大家不生病,而是大家不敢看病,「但診所還是不能關,因為我們跟一般行業不一樣,診所其實是國家的戰備需求,就算沒病人也要開著。就像婦產科診所晚上一定要有護理師在,因為你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半夜生,我們國家在社會上維持基層醫療要有足夠的戰備資源,這些都需要成本。」

黃啓嘉提到,在疫情下診所還是要請人員,必要的固定成本是每天都在支出的,「醫師、護理師、藥師各個行政人員都要支薪、房租也要付,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營業額,勢必會造成資金周轉的問題,這個衝擊比想像中大,畢竟疫情已經延燒一年多,國內這波疫情增溫已經有3、4個月,尤其這一年多來講很多診所幾乎沒有什麼營運了,只能維持損益兩平。」

他也提到,維持損益兩平再加上疫情衝擊,一些風險越高的科別傷越重,「不看Covid-19相關疾病的科別還好,但像是會看到上呼吸道感染的小兒科、耳鼻喉科或有一部分家醫科、內科,受衝擊就會比較大。當疫情造成一時的假性醫療需求銳減,整個營運就會出問題。」

黃啓嘉表示,對於開業比較久的醫生,會先拿積蓄出來墊付,「但對於新開業或開業不長的年輕醫師就只能關門,關門關越多對我們國家還是有影響。疫情過後或是未來,還是需要基層醫療做第一線的防疫,這些診所關掉,對於國家戰備醫療資源就會出問題。」

醫師表示,疫情過後或是未來,還是需要基層醫療做第一線的防疫。(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全民免費打疫苗」40億預算在畫大餅?

高虹安提到,如今立院即將開議,在最新的第4次追加預算中,中央政府編列了31億「獎勵醫療院所施打疫苗行政作業預算」,與第3次追加預算中的40億預算合計71億,修正為每劑補助200元。

「這就再次確認,當時6月初蔡政府喊出的40億全民免費打疫苗,預算編列過程根本沒有審慎思考『劑次乘以合理的單劑補助費用』,儼然是畫大餅,也難怪施打疫苗的補助款拖欠至今,遲遲不入帳。」高虹安氣憤表示,「現在蘇內閣才發現錢不夠想事後亡羊補牢,無奈的是傷害卻已經造成,全台208家診所歇業接下來恐怕就如同骨牌般,重擔就會落到各大醫院,讓民眾生病時更難及時會獲得診治,甚至全國的健康安全防護網將會出現破洞,這個責任又是誰該承擔?」

「其實當失火的時候第一個是要先幫消防員,民眾當然要救,但沒有把消防員顧好要怎麼救火?民眾也救不回來。」黃啓嘉表示,如果診所歇業太嚴重,政府對診所歇業補救研議速度又不夠快,很多東西也沒辦法救回來。「反而是立法院上不分朝野的立委,對這個現象都很憂心,都有出公文希望趕快改善,但行政單位可能卡在很多流程、防疫太忙等關係,在這塊的速度比較慢。」

「資源若不早點投入,受害的還是全民」

黃啓嘉也提到,台灣西醫基層醫療算是全世界數一數二方便的,在國外看診需要事先預約,半夜或假日要看診也相對沒那麼方便,「現在醫療本身量能出現問題的時候,就會影響看病的方便性,而且民眾也不能全部擠醫院,這樣又會變成另一種群聚。」

「其實醫療跟其他行業不太一樣,不能說我今天不看假日或不看晚上,或是按照商業模式進行很多診所的營運調整,這是不行的,也不希望變成這個樣子。會希望醫療是要用的時候都有,因為人不會選時間選地點生病,在這種情況下衝擊的確很大。」黃啓嘉感嘆。

問到接下來政府還有哪些補救辦法?

黃啓嘉表示,「其實全聯會已經把我們大家的意見都上呈給總統了,但可能行政單位要盡快落實,也要多參考醫界提出來的訴求。我認為政府到最後面都會幫忙,只是這個幫忙要阿莎力(海派、大方)一點,因為你(政府)最後也不能容忍醫療的崩潰,就一定要出錢補助,不阿莎力一點會讓人有種拖泥帶水的感覺。」他也直言,有些資源若不早點投入對醫療衝擊大,最後受害的還是全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