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中國高官都變習近平「啦啦隊」 前美亞太助卿:習在等拜登期中選舉落馬

國際

本文作者為: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現為美國智庫「亞洲社會政策研究所」國際安全暨外交事務副所長(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2017年羅素訪台並與總統蔡英文會晤,2020年他在凱達格蘭論壇上建議台灣面對中國威脅,應增加國防預算支出、強化與盟邦經濟連結。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9月9日晚間通話的消息傳出後,外界對兩人通話內容有諸多揣測。有報導指習近平拒絕拜登舉行美中峰會的邀請,但拜登否認了這點,而中國政府發言人僅表示雙方「同意繼續通過各種方式穩定保持聯絡」。

不過,拜登政府顯然正試圖建立一種可以(在無法解決的情況下)處理各式分歧,同時在具有共同利益的領域進行協調,甚至合作的關係。然而,北京似乎決心要將任何雙方合作的可能性,與美國妥協讓步掛鉤。中方報導,習近平利用這次通話重申中國在美國氣候特使凱瑞(John Kerry)8月底、9月初訪中時開出的直白條件:除非美國「尊重中國核心關切議題」,否則別指望北京會予以合作。

習近平聚焦20大、美期中選舉

而中國的「核心關切議題」,就是他對台灣、南海不斷擴大且專制的領土主張,也包括他鎮壓東突(新疆)維吾爾人、圖博(西藏)佛教徒和香港異議人士。中國還堅決要求美國單方面撤銷貿易制裁、取消出口限制,並停止所有針對中國駭客竊取資訊的執法措施,據稱這些非法行動背後有中國政府支持,旨在盜取美國智慧財產權和公民個資。

中國政府毫不掩飾對拜登政府的失望。2020年美國大選後,中國領導人曾對新總統寄予厚望,希望他能逆轉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政策,提供更多空間和時間,讓中國推進其經濟和外交議程。然而,美國一系列強硬措詞、雙方劍拔弩張的會晤、對關鍵事務堅定反擊,以及拜登決定在審查對中政策時繼續保留貿易戰關稅,這些在在粉碎了北京的希望。中國的失望之情,跟他自我感覺良好的信念──西方正在衰落,中國日益崛起──一樣顯露無疑。

儘管如此,拜登主動致電並試圖說服習近平展開會談的做法是正確的。全球兩大強權的關係已經惡化到,雙方幾乎沒有任何官方溝通管道的程度。此外,習近平鞏固政治權力的手腕,似乎已將所有中國高層官員變成他的啦啦隊,以至於和習近平以外的任何人會談,都不可能產生任何成果。

雖然不知道習近平是否真拒絕了召開峰會,但有幾個因素使美中峰會不可能在2022年秋天之前成形──屆時中國共產黨將召開第20屆全國代表大會,美國也將舉行國會期中選舉。

20大對習近平而言攸關成敗,他決心在20大獲得第三個任期,以及和前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同等的崇高地位。習近平的利益也與美國國會期中選舉結果息息相關,因為選舉可能強化或削弱拜登政府。不過,最大的兩個阻礙是中方的恐懼,包括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恐威脅領導人健康,還有峰會本身的高風險性,它最終若慘澹收場恐導致尷尬局面。

對中釋出善意,不代表美在求和

中國一些人聲稱,拜登向習近平示好代表美國心虛,其理論是「美國更需要中國,而非中國更需要美國」,這種強硬狹隘的(jingoistic)言論,反映中國從「市場准入」(Market Access)到新冠疫苗,利用一切手段大幅擴張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力。

然而,將美國視為軟弱的求和者是錯的。拜登政府只是開啟一個重要的溝通管道,而不是提供中國「戰狼」他們期待的任何單邊實質讓步。自從與習近平通話,拜登政府自信且堅定地重拾與歐洲及印太盟邦的外交關係。

例如,拜習通話一週後,美國、英國和澳洲宣布成立新三邊安全伙伴關係AUKUS。撇開因潛艇合約破局而火大的法國不談,拜登宣布美國決定與澳洲分享核潛艦技術,這已遠超僅以口頭表達深化雙方戰略同盟。

此外,拜登舉行「四方安全會議」(Quad,指美國、印度、日本和澳洲)領導人的首次實體會議,接著29日美國主持了內閣級「歐盟─美國貿易和技術委員會」(EU-U.S. 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首次會議,該委員會是在6月美歐峰會(US-EU Summit)上成立。這些會議不僅兌現拜登以創新方式與盟邦夥伴合作的承諾,還推進了強化集體安全、為他國帶來具體利益此雙重目標

Quad峰會可望比3月線上會議取得更多成果,當時Quad在東南亞展開十分重要的新冠疫苗分配工作,儘管之後因印度疫情急遽惡化而受到阻礙。Quad四國利用其在科學、教育、交通運輸和其他關鍵部門的集體優勢,一直致力在多重領域發展具體合作戰略。

不出所料,中國強力抨擊Quad峰會,宣稱其「注定失敗」。然而與川普執政時拙劣粗暴的反中言論相比,Quad峰會已取得長足進步。Quad的力量現來自新的組織原則,聚焦於四國合作提供區域及世界各國所需的產品。以中國不願或不能的方式幫助其他國家拜登團隊似乎想將此當作贏得他們好感的工具。

討好中國,美中關係也不會有進展

對於那些不願得罪中國或西方任一方的亞洲國家而言,美國的策略相當聰明。中國一直試圖把自己塑造為「美國不公正敵意的受害者」,然而Quad的新策略,還有拜登向習近平遞出橄欖枝,都是對中國這一行徑的有力反擊。

一味討好中國,並不會促使美中峰會誕生──就算真能舉行,也無法取得什麽有意義的進展。相形之下,針對印太區域國家真正關鍵的事務,建立一個具建設性的國際合作網絡,本身就極具價值。拜登一方面提醒區域各國,他們不是非得隨中國起舞,也為更平衡且早該進行的美中交往創造了條件。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