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挪威主權基金1.4兆美元居全球之冠 新政府誓投入氣候危機

環境議題

本文作者為:

前《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執行秘書費蓋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發展研究中心資深經濟學家霍蘭德(Håvard Halland)

挪威科技大學(Norwegi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經濟學榮譽教授莫克(Knut Anton Mork)

前情提要:挪威9月中舉行國會大選,氣候變遷、社會分配問題成為選戰焦點,最後中間偏左的反對派擊敗保守聯合政府,已執政8年、和中國交好的總理瑟爾貝克(Erna Solberg)將下台,由工黨黨魁斯托爾(Jonas Gahr Støre)出任新總理。

挪威最近的政治局勢,可能會顯著影響《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將作出的氣候相關承諾,COP26將於11月在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召開。

挪威政府委派的一個委員會8月建議將挪威主權財富基金(SWF,下簡稱主權基金)納入「2050年溫室氣體淨零排放」計畫,使主權基金活動符合挪威在各國際氣候協議的承諾不久,挪威工黨總理候選人斯托爾宣布,他當選後將為主權基金設置淨零排放目標。如今,斯托爾已在9月國會大選中獲勝,他面臨的挑戰是如何籌組一個執政聯盟去貫徹這個信念。

挪威的「政府退休全球基金」(GPFG)總額高達1.4兆美元,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主權基金。然而,挪威一直不願以主權基金的影響力支持該國的氣候目標,而有這種抗拒心態的,也不只挪威一個國家。

挪威主權基金1.4兆美元居全球之冠

根據現有各項國際協議,各國氣候目標是奠基於該國實體邊境內的排放量,國家持有的外國資產所產生的排放量,並不計入國內排放清單。因此,各國政府檢視本國經濟減排狀況時,往往會排除主權基金。只有一國的主權基金,即德國「核廢料管理融資基金」(KENFO),加入聯合國召集的「碳零資產所有者聯盟」(NZAOA),該聯盟管理的資產高達6.7兆美元,成員包括46家養老基金和保險公司。

挪威主權基金財力雄厚,平均擁有9100多家全球上市公司1.4%股份,因此挪威改變心意,極富象徵及實際意義。前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布朗夏(Olivier Blanchard)公開支持新挪威政府的決定,也有聲浪呼籲挪威在COP26上簽署加入NZAOA。

然而,挪威不應僅止於此。全球主權基金管理的資產合計高達約10兆美元,相當於挪威主權基金的7倍。既然挪威擁有全球最大主權基金,他應在COP26上帶頭展開外交行動,推動全球主權基金向淨零排放目標邁進。

挪威、海灣國家主權基金是其GDP好幾倍

在積極展開國際外交方面,挪威成績斐然。挪威傑出的外交部門在調停各地武裝衝突上發揮核心作用,而其主權基金管理機構「挪威央行投資管理公司」(Norges Bank Investment Management)作風穩健,在全球享有崇高聲譽。綜上因素所述,挪威處於優勢地位,能推動其他國家的主權基金一同實現淨零排放。

幸運的是,一些國家的主權基金已對氣候議題展現出雄心壯志。法國、愛爾蘭、紐西蘭、新加坡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國的主權基金投資團隊成熟,完全有能力實現淨零排放目標,挪威能從中尋找潛在合作夥伴。我們希望這些國家能帶動其他氣候目標處於初期階段、資源有限的國家,加入新的全球共識。

正如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問題小組」(IPCC)最新發布報告所言,避免災難性氣候變遷的機會窗口正在迅速關閉,然而,許多國家仍無法或不願在本國境內進行必要減排。

這種高風險狀況下,擁有大量外國資產的政府應積極設法緩和氣候變遷,不僅是在其境內,同時還得藉其擁有的一切資產發揮影響力。挪威和好幾個海灣國家的主權基金資產規模是該國GDP的好幾倍,對他們而言,主權基金投資組合將能帶來最大的潛在氣候收益。

防止而非利用氣候危機

那些擁有主權基金的國家應該承認,僅僅考慮氣候風險以及與氣候相關的投資機會是不夠的。事實上,這麼做只是利用氣候危機,而不是防止災難發生。

挪威作為國際和平談判的明星國家,應該把握機會領導全球主權基金運動,如此一來,挪威將成國際氣候外交領袖。這才是挪威的正確之道,畢竟挪威除了排放固有的溫室氣體外,也靠開採、出口海床的碳氫化合物致富。

(本文言論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無關)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