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馬克宏連任危機!法國極右派新星崛起 學川普主打移民問題

國際

本文作者為:政治學家柏奈(Benedicte Berner),她在美國哈佛大學、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擔任「媒體與民主」講師

法國一項針對2022年4月總統大選的最新民調震驚了全國,63歲的極右派作家、電視名嘴澤穆爾(Éric Zemmour)的支持率高達17%,位居第二,超越2017年曾和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總統大選對決的極右派政黨「國民聯盟」(National Rally)領導人雷朋(Marine Le Pen)

澤穆爾是於2000年後崛起,他在電視節目上大受歡迎,也固定為保守派報紙《費加洛報》(Le Figaro)撰寫專欄,想要擾亂法國政壇的他,因此成為重要「玩家」。不過,澤穆爾一直沒證實自己是否會投入總統選舉。

澤穆爾的政治「大聲公」是近日頗富影響力的法國新聞台CNews,該頻道是由億萬富翁波洛黑(Vincent Bollore)出資營運。儘管CNews最受歡迎的節目通常低於80萬人收看,CNews過去4年來卻成功使觀眾人數翻倍,在法國四家24小時新聞台中攻上第二名。

複製川普模式主打「移民問題」

CNews的商業模式是融合焦點新聞、點評和辯論,採取極端立場,卻往往淪於簡化複雜議題。CNews和澤穆爾近來大獲成功,關鍵在於模仿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極端和煽動性策略例如澤穆爾的最新奇想,就是呼籲禁止在法國使用穆罕默德(Mohammed)這類「外國」名字

過去30年來,法國極右派鎖定伊斯蘭、移民、教育失能及隨之而來的「法國文明衰落」論調,澤穆爾的極端言論更是凸顯這些論點。稱澤穆爾為「極端人士」可是名副其實,近年他才兩度因仇恨言論和煽動種族暴力而遭判刑

澤穆爾在其新書《法國一息尚存》(暫譯,La France n’a pas dit son dernier mot)中,同樣強調煽動性議題,他將伊斯蘭(Islam)和伊斯蘭主義(Islamism)混為一談,汙名化伊斯蘭宗教、激起反對移民情緒。澤穆爾堅稱,穆斯林移民將「淹沒」並征服歐洲本土居民,而這些「新殖民者」正在把城市街頭「伊斯蘭化」,危及法國作為民族國家的存亡。「法國沒有一個市鎮村莊,能免於車臣、科索沃、北非三國(Maghreb)野蠻人或非洲黑幫的威脅,他們犯下偷竊、強暴、搶劫、酷刑、謀殺等種種罪行」澤穆爾寫道。

澤穆爾肆意扭曲歷史也不令人意外,他曾指二戰時與納粹(Nazi)結盟的法國維希政府(Vichy Regime)「保護了法國猶太人」;當然,他也少不了激烈的厭女和恐同言論。

澤穆爾希望上述這些議題成為2022年總統大選的辯論焦點,而法國最高視聽委員會(CSA)已將之視為總統候選人,追蹤計算他出現在電視上的時間,以免其曝光時間超過其他候選人。

傳統反猶極右派受到挑戰

「澤穆爾熱潮」令法國政黨不分左右感到擔憂,不過理由不盡相同。

一方面,極右派領導人雷朋感到自己地位出現動搖。傳統上,法國的「賭爛票」(protest vote)分成兩大流向,乾脆棄權或者投給民粹候選人,雷朋及其國民聯盟因此受益,至少直到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都是如此。

2017年,雷朋為了提升自己作為總統候選人的合法性,她緩和了國民聯盟的論述,並和自己父親拉開距離(其父是國民聯盟的創辦人暨前領導人),尤其是他極端保守的種族和反猶言論;2018年雷朋甚至將黨名從「民族陣線」(FN)改為國民聯盟。然而,變得溫和並未擴大雷朋的支持基礎,反而促使一批人轉而擁護澤穆爾。9月28日一份民調顯示雷朋的支持率約為16%,而2017年第一輪選舉中她的得票率是28%。

另一方面,澤穆爾也令傳統中右政黨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憂心。由於國民聯盟過去反猶,許多法國保守派人士對該黨「投不下去」,但他們可能會接受身為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 Jews)的澤穆爾,出面為右派的移民立場發聲。

更具誤導性的是,澤穆爾自稱是戴高樂主義(Gaullism)的擁護者,他大談前法國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最關注的三大議題:民族獨立、社會政策、基督教法國,輕鬆遊走在右派和極右派之間,拿下雷朋難以瓜分的共和黨票。

不過話說回來,澤穆爾也可能助共和黨一臂之力。澤穆爾和雷朋競爭,可能有助民調緊追在後的共和黨候選人貝特宏(Xavier Bertrand)進入決選挑戰馬克宏。對馬克宏而言,在第二輪對上貝特宏更令人擔心,因為貝特宏雖是右派,卻能吸納那些「願不顧一切代價拉下馬克宏」的左派和中間選民。

民眾對政治菁英幻滅

此外,在極右派設定的議題上展開辯論,馬克宏恐怕討不到便宜。馬克宏希望聚焦於其經濟和社會成就、教育政策,還有他支持歐盟的信念,然而當對手只是不斷將「伊斯蘭」和「移民」掛在嘴邊,馬克宏要落實自己的論述策略並不容易。

當然,這終歸要視澤穆爾是否參選,而且一些分析師懷疑他連「至少500名市長背書」這個門檻都無法通過。然而,17%法國選民支持澤穆爾仍是不爭的事實,好一部分法國民眾顯然對當前的政治菁英感到失望幻滅。

總而言之,無論是否參選,澤穆爾、CNews和其他右翼媒體已經影響總統大選辯論議程,迫使所有候選人聚焦於移民和犯罪議題。馬克宏同樣必須做出調整,而這正反映在他對特定國家公民祭出簽證核發限制,包括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和突尼西亞。

無論如何,儘管澤穆爾還不是總統候選人,他已是影響2022年法國總統大選的一股強勁力量。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