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習近平不出席G20 國際社會應把中國「哄」回來

國際

本文作者為:倫敦大學國際經濟教授蘇帕奇(Paola Subacchi),2014年她曾以倫敦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研究員身分,來台參與「台灣經濟高峰會」的創新競爭力座談。

10月30、31日,二十大工業國集團(G20)領袖將齊聚羅馬參與年度峰會。然而,他們會利用在「絕美之城」(la grande bellezza )開會的機會,消弭彼此之間的差異,並為加強政策合作奠定基礎嗎?G20晚宴是否能帶來進展,讓政治菜鳥──一些與會者將是首次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會面──與G20老兵搭上線?

自從2008年G20開始舉行領袖峰會,晚宴便成為一個重要場合,讓全球最有權力的人們,能面對面討論自己及其國家面臨的重要問題。十年前在法國坎城(Cannes),歐元區債務危機正是晚宴焦點,據說幾名賓客在餐敘時「堵到」當時的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並說服他辭職。

在晚宴搏感情、喬事情

2021年G20晚宴顯然不缺話題。東道主義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熱切想討論阿富汗的人道救援和地緣政治問題;事實上,德拉吉最近才針對阿富汗問題主持了一場G20領袖會議向低收入國家提供疫苗的必要性,是另一潛在焦點──低收入國家需要230億劑疫苗,而這需要各國在疫苗供應鏈上進行協作、開放貿易。此外,賓客或許也會談到能源問題,以緩解供應緊張、降低價格壓力。

當然,每個曾主辦大型派對或家庭聚會的人都知道,最好別在晚餐桌上提起某些話題,以免場子尷尬失禮。2021年的G20晚宴也不例外,只是風險更高。

儘管領導人難在特定承諾或措辭上達成共識,傳統上,他們私底下的交情正是在G20推動議題進展的關鍵就這方面而言,新冠疫情削弱了這種「政治人際資本」,因為視訊會議使領袖無法進行比較隨意的私人交流,而正是這種互動才能鞏固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

然而,近年各國領導人的立場變得愈來愈兩極,就算多邊會議能順利展開,要取得進展卻是愈漸困難。美國和中國幾乎沒有對話,俄國則高度難以預測。土耳其近日威脅驅逐10名支持該國異議人士的大使,其中4人便來自G20國家,而德拉吉批評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是「獨裁者」,更讓緊張關係雪上加霜。

如果G20想繼續有效發揮多邊論壇的作用,尋求各國共識、盡量讓會議保持愉快氛圍便至關重要。

習近平不出席G20峰會

幸運的是,在引導互相衝突的要求和利益方面,德拉吉經驗豐富──這是他擔任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行長時磨練出來的本事,並在領導義大利聯合政府時展現出來。為了避免各國分歧在G20晚宴上失控,德拉吉很有可能主動拋出比較容易實現的目標作為話題,例如各國具有共同利益,因此最有機會協調行動的領域。

從這個角度而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決定不出席G20領袖峰會或許是件好事。這並非毫無前例,2009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婉拒參加同樣是由義大利主辦的拉奎拉(L’Aquila)G8峰會,當時中國是以「賓客」身分受邀,而不是成員國。順道一提,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也不會出席羅馬G20峰會。

然而,雖然中國不出席G20峰會的決定可能有助各國達成協議,這件事依然令人憂心。習近平顯然對參與G20這種規模相對較小、結構較鬆散的多邊會議感到不自在,因此寧可錯過和其他世界領袖會面的寶貴機會──尤其是拜登──也不要冒上遭到突襲和無禮對待的風險。看來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對中國的抨擊,已留下深刻傷痕。

事實上,如今中國似乎對拓展多邊參與興趣大減。過去中國積極參與多邊倡議,尤其是在金融與財政方面,但是在這些領域進行合作現在變得格外困難,而且義大利安排G20事宜期間,中國看來也沒什麼動力去嘗試推動相關議題。

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因為沒有中國積極、正面參與G20,我們便無法終結新冠疫情,處理愈加惡化的氣候危機,或者減緩正在拖累全球經濟復甦的能源供應危機。

把中國「哄」回來

其他G20國家必須和美國一起採取比較緩和的態度,把中國「哄」回來。這不代表我們必須默認中國每項利益和偏好,而是有鑑於中國漸進且複雜的經濟與社會轉型,在可能的情況下,通融中國不斷變化的需求,還有在中國確實有功時好好表揚他。

中國確實也有付出一些努力。義大利擔任G20主席國期間的一項成功案例,就是中國2020年11月支持G20的「債務處理共同框架」(Common Framework for Debt Treatments),協助有債務危機的低收入國家。9月12國組成首屆債權人委員會,由中國擔任共同主席,與衣索比亞展開談判──該國與查德、尚比亞一起申請債務處理──這些國家大部分都有向私人機構或中國舉債

這顯示在正確的背景或情境下,中國願意和其他國家在某些議題上合作,反之則否例如,中國不是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的主權債權人之一,也抗拒參與可能在他與G7國家談判時削弱其自主權的國際機構。此外,中國在透明與揭露資訊方面也有特殊要求。其他G20國家,包括2022年主席國印尼,都應該注意上述事項,並嘗試把中國拉回會議桌。

至於義大利,他在主席國任職期間成功聚焦各國共同目標,並控制疫情對G20進程的影響。義大利也在一些議題上達成具體成就,例如開放貿易、國際援助、性別平等。現在,隨著義大利任期將屆,德拉吉應該盡力鞏固那些最重要的人際關係,尤其是在晚宴上。而且一如所有聚會,G20也應以「領袖大合照」作結,凸顯他們很高興自己不虛此行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