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全球大塞港 供應鏈危機不在需求過剩而是「效率太高」

國際經濟

本文作者為: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教授蓋布瑞斯(James Galbraith),2015年他曾任希臘財政部長瓦魯費克斯(Yanis Varoufakis)的顧問,瓦魯費克斯以反撙節聞名。

供應鏈就像羅夏墨跡測驗(Rorschach Test),每位經濟分析師看到的模式都是在反映自己的成見。這或許無法避免,因為每個人接受的教育和家庭背景不同,因此生成的偏見自然也不同,不過一些人觀察到的模式,似乎比其他人更可信。

讓我們看看以下幾種觀點: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首席經濟顧問佛曼(Jason Furman)和前美國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認為,今日的供應鏈問題在於需求過剩。根據佛曼的說法,這是一種反映經濟強勁的「高級問題」,其「原罪」是「美國救援計畫」(American Rescue Plan)直接發放現金給美國家戶,讓大家有太多錢可花。

美國經濟新聞網站RealClearMarkets編輯塔姆尼(John Tamny)則認為,供應鏈問題應歸咎於「政府之手」。如果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政府沒有向港口營運商發出指令,自由市場早就解決一切問題。而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管理學教授費德格倫(Awi Federgruen)指出,供應鏈問題出在效率低下,解決之道在於努力提升效率,用更少的錢做更多的事。

(更多相關新聞:都是貨櫃塞港惹的禍 日本部分小7停售炸雞串 老饕吃不到平價葡萄酒跟雞肉

全球大塞港,問題出在哪?

然而,這些解釋都經不起檢視。「需求過剩」的說法一看就不成立:商品畢竟並未短缺,裝載3000萬噸貨物的船隻現正停泊於美國各大港口外,還有更多貨物正在路上;生產價格也沒有大幅上漲。截至目前為止,大部分通膨是出現在能源(部分是因為能源價格在疫情下暴跌後修正回彈)、二手車和卡車,半導體短缺對汽車製造商的衝擊推高了對這些商品的需求。

況且,這種特殊的短缺也不是「需求過剩」的結果。疫情期間晶片製造商預測,市場需求將從車用晶片大幅轉移至家用電器、電子裝置晶片,然實際上,需求轉移的程度卻比他們預測得要小現在的情況是一種晶片過剩,另一種晶片匱乏。

至於某些圈子嘲諷「政府之手」介入,這並不令人意外。他們聲稱,如果當初拜登政府不出手,現在早就恢復正軌了。但話說回來,拜登的干預程度不過僅止於敦促港口營運商全天無休工作卸貨──這點想必曾閃過他們的腦海。

「效率」觀點比較有道理,也更接近現實情況,但問題也不是效率過低,而是太高。精確而言,當今全球供應鏈的極度高效正是其致命缺陷。運作良好的港口,是高吞吐量和低成本的典範,整合碼頭、鐵路轉運點、貨運站、倉儲區和起重設備,以便於構建營運商期望的運輸模式。相形之下,在安全邊際(margin of safety以外擴張容量是一種浪費。

(更多相關新聞:貨運三雄2022年有望持續大賺 靜待航海王飆風再起

問題不是效率太低,而是太高

正常時期,過剩產能會陷入閒置、無法產生收入,但為建設這些產能而發行的債券仍需支付利息。於是隨著時間過去,高效的營運商會盡量降低過剩產能,保持碼頭和機器全面運轉。全球供應鏈獲得巨大成功──至少是直到現在──正反映此一原則持續發揮作用

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下,美國大部分港口容量一度處於閒置狀態。當生產停擺,貨船在亞洲港口下錨停泊,美國卡車將空的集裝箱堆放在港口,等待貨床把它們運回亞洲。接著,需求復甦、生產重啟──甚至是加快了──因為家戶收入從購買服務轉向商品。貨船又開始入港,但新問題來了:要卸貨,首先必須要有地方放置貨物。然而根據媒體報導,美國港口的倉庫和露置場已經堆滿了空集裝箱,卡車因此也無法卸下空箱,換上那些滿載貨物的新集裝箱。

所以,大批貨物就卡在港口乾等。某些解決方案,例如把空箱堆得更高,畢竟不是長久之計。長期而言,我們當然能建造新的碼頭和鐵路線,但這需要時間、土地(事實證明土地並沒有那麼好找)和重型設備,而重型設備肯定來自港口以外的某個地方,可能要透過船隻運送。

供應鏈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環境,一個生物物理學實體。供應鏈需要系統內所有組成部分一直平穩運行。故障與差錯並非僅存於某一環節,也不可能藉由增加運費或快速改革技術,就能簡單解決。相反地,供應鏈是透過特別打造的系統串聯,一部分出現故障,就可能導致整體崩潰。

(更多相關新聞:船票換機票 萬海跌破月線 華航、長榮航飛高 航海王還能看到彩虹嗎?

港口與貨船打造的全球迷宮

希臘經濟學家(他也是未來的希臘財政部長)瓦魯費克斯(Yanis Varoufakis)在其2011年出版的著作全球牛頭怪:美洲、歐洲和全球未來經濟》(The Global Minotaur: America, Europe andthe Future of the Global Economy)中,將美國比作希臘神話中的牛頭怪米諾陶,牠住在一個一旦進入就無法逃脫的迷宮裡。40年來,美國經濟吸收了日本、南韓、中國和其他國家製造的消費品。而為了養活不知饜足的美國,世界各國建造起一個由港口、貨船、更多港口、倉庫、露置場、公路及鐵路組成的全球迷宮。

然後有一天牛頭怪生病了,那天牠錯過一餐;隔天,牠想一口氣吃四餐補回來,卻發現自己嚥不下這麼多食物。所以,現在牛頭怪坐在那裡,如鯁在喉又無助,希望能清空堵在喉嚨裡的食物。如果牛頭怪不疏通自己的食道,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如果雅典英雄忒修斯(Theseus)曾想過用這種方式噎死牛頭怪,或許就不需要阿里阿德涅(Ariadne)和她的劍跟毛線了。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