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睽違3年!美國、伊朗重啟核對話 拜登很難不管中東

國際

本文作者為: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他擁護兩岸維持現狀、美中保持某種程度的正常交往,反對華府對台灣採取「清晰戰略」,因為這形同交給台灣一張「空白支票」。

伊朗和美國預計於11月29日重啟伊朗核武談判,許多人樂見這項進展,但他們應該認清這場對談不太可能成功;而即便對談成功了,任何協議都不會打消伊朗對成為區域強權,或者研發核武的追求。

重啟核武對話,美伊有望重返JCPOA

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2015年以伊朗和美國為首,再加上中國、法國、德國、俄國、歐盟和英國,一起達成「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該協議要求伊朗降低鈾儲量,限制其濃縮鈾產量以及減少能使用的離心機台數。同時,國際祭出廣泛的監管機制,而伊朗誓言永不發展核武

專家估計,就算伊朗還是決定發展核武,JCPOA的牽制將使伊朗的製造過程得花上一年時間,且中途很可能被監管機構發現。不過,2015年JCPOA的主要禁令設有「夕陽條款」,也就是那些禁令每10-15年便會過期,而一旦這些限制消失,伊朗發展核武的計畫臻至成熟所需的時間將顯著降低。

無論如何,JCPOA簽署後伊朗數十億美元資金隨即解凍,伊朗從全面經濟制裁中大大緩了一口氣,選擇遵守JCPOA。

(更多相關新聞:花蓮佳山基地存放核武半成品?揭開台灣核武研發一頁秘辛

然而3年後,2018年前美國川普總統(Donald Trump)領導美國單方面退出JCPOA這個被川普稱為「恐怖」、「史上最糟糕、最片面交易之一」的協議。接著,川普實施新一輪嚴厲制裁,不久伊朗開始與國際查核人員保持距離,一步步走向製造核武。有強力證據顯示,伊朗已將足夠多的鈾濃縮到接近一種或多種武器所需的水準。

現任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治下,美國表示希望重新加入JCPOA(該協議是拜登擔任副總統時達成的),並敦促伊朗也重返談判桌。伊朗選出新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後,同樣宣布準備重啟協商,但前提是取消川普時代的制裁。如果接下來的美伊談判能使雙方重新加入JCPOA,以撤銷大部分(但不是全部)對伊朗之經濟制裁作為交換,限制伊朗發展核武的條款有望再展延近10年。

就算有JCPOA「緊箍咒」,伊朗仍能發展核武

然而,上述劇本存在問題。首先,撤銷制裁將使伊朗更易獲得財源,讓他能繼續破壞葉門、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加薩走廊及其他地區的穩定,伊朗這類活動並不受2015年JCPOA協議限制。

其次,沒有理由相信伊朗會簽署一項「時效更長、效力更強」的新核協議(JCPOA 2.0),即在更長的時間內對伊朗的核活動施加更嚴格限制;也沒有理由相信,10年後伊朗的政治結構或目標會出現根本性的改變。

這就帶來了重啟JCPOA的另一項缺陷:伊朗可能重新加入2015年JCPOA協議,遵守協議的同時加快製造彈道導彈(這並不受協議約束),並在2030年後大幅增加其濃縮鈾庫存。此外,伊朗能在隱蔽地點展開相關武器開發,他在過去幾年已有相關基礎──如果伊朗打定主意,這些活動大可提高其核武的品質和數量。

(更多相關新聞:美國防部:北京2027年將以700枚核彈頭對準台灣 逼台灣上談判桌

問題不在於我們是否會面臨這項危機,而是我們「何時」將面對它:如果談判失敗,危機恐在幾個月內浮現;如果成功,則在不到10年內。允許伊朗部署核武或接近這項目標,成為一個「核門檻」國家(編按:指本身並無核武,但有望在短期內製造出核武的國家),恐是縱容他更咄咄逼人地按照自身意願影響該區域。

同時,伊朗擁有核武,或者有能力在數週或數天內生產核武,可能激起其他鄰國效法,機會最大的是沙烏地阿拉伯、埃及或土耳其,這等於是在一個被衝突撕裂的區域玩火。

美軍放手不管中東?恐怕沒那麼簡單

另一項替代方案,是以比較不正式的辦法代替正式外交,這種策略被稱為「默契外交」(tacit diplomacy)或無協議的軍備控制,美國和其他相關政府(包括以色列)將對伊朗傳達他們對其核能力的容忍限度。

因此,如果伊朗在質與量上跨過特定紅線,他將付出慘痛代價。除了增加制裁外,伊朗的核設施及其具有潛在經濟、軍事價值的目標,可能受到網路公及甚至是軍事攻擊。

(更多相關新聞:拜登國防預算高達7150億美元 強化美核武能力以嚇阻中國

這一策略並非毫無風險和成本。考慮到伊朗有能力也將盡力保護其核計畫重要設施,並在必要時竭力搶修,我們無法保證上述攻擊策略一定會成功。此外,伊朗還能運用一系列手段,在區域和全球層級選擇目標進行報復。

這一切在在表示,美國正面臨艱難抉擇。拜登及其繼任者恐怕不得不考慮參與或同意對伊朗展開攻擊。他們可能還得保證,若伊朗出現威脅舉動或動用核武,美國將採取報復行動,一如美國為歐洲和亞洲盟友對抗俄國、中國所做得那樣。川普和拜登都明言希望減少美軍介入中東事務,然而由於伊朗,實現這一目標的可能性愈來愈小。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