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NBA中鋒坎特不畏中國 寧遭土耳其通緝、父子7年不見也要做對的事 

焦點人物

美國職籃NBA波士頓塞爾蒂克(Celtic)土耳其穆斯林中鋒坎特(Enes Kanter)29日正式宣誓成為美國公民,終結自己4年以來的無國籍飄泊生涯,並將姓氏改為「自由」(Freedom),因此現在他全名為Enes Kanter Freedom。

前美國國務卿佩奧(Mike Pompeo)在推特稱讚坎特,「體現了許多使我們國家變得偉大的價值。他知道自由的重要性,並勇於為之發聲。今日,我恭喜他成為美國公民」。

隨著2021-2022賽季開打,29歲的坎特頻頻發聲支持台灣、香港、東突厥斯坦(新疆)和圖博(西藏)。NBA雖熱衷參與「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卻鮮少批評其第二大市場中國,坎特特立獨行,或許是因他與家人也是專制政權的受害者。

批習近平「獨裁殘暴」、穿維尼開坦克球鞋

台灣民眾可能還記憶猶新,坎特日前在推特疾呼「台灣屬於台灣人!」並表示「與台灣同在」(#StandWithTaiwan)後,總統蔡英文親自拍片感謝坎特,坎特開心回應「我等不及要拜訪你們美麗的國家」。

2021-2022賽季開始後,坎特不僅在推特曬出他的「人權球鞋」,還親自穿上場,球鞋上寫著「自由中國」、「自由香港」、「對北京2022(冬奧)說不」、「偽善的NIKE」、「奴工製」,甚至還有小熊維尼開著坦克車的插圖,其中一些作品是出自中國異議藝術家巴丟草之手。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坎特身穿印有圖博精神領袖達賴喇嘛(Dalai Lama)肖像的T恤,直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殘暴的獨裁者」,使他連帶塞爾蒂克隊一起遭到中國封殺,騰訊停止轉播相關賽事,中國外交部也批評坎特一派胡言。

「應該有人給習近平和中共好好上一課:我永遠不會為說出真相道歉,你不能收買我、恐嚇我或讓我保持沉默」坎特回應。

除了砲轟中國,坎特也不遺餘力檢討自己所屬的NBA產業。坎特告訴《CNN》「NBA不畏為BLM發聲,卻對中國保持沉默」,那麼多運動員、演員、歌手在自己的舞台為各種議題倡議,然而一談到中國,他們就為錢嚇得閉嘴。

痛批NBA偽善、「詹皇」雙標

當被問及為何冒險槓上中國,坎特表示NBA高層總說他們鼓勵球員為不公不義挺身而出,所以他只是在NBA規則內履行自己的權利罷了。

根據坎特所言,他曾與NBA高層及聯盟總裁席佛(Adam Silver)私下會面,詢問為何NBA未對中國人權問題發布聲明,不過坎特並未轉述席佛的回應。

坎特甚至點名洛杉磯湖人球星「詹皇」詹姆斯(LeBron James),指對他而言金錢重於道德,「假裝自己在乎社會正義,真是可悲又噁心。當『老大哥』(Big Boss)開口他們就『閉上嘴流口水』」。

詹姆斯2019年曾批評,前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摩瑞(Daryl Morey)支持香港反送中是「搞不清楚狀況」,坎特反譏「那你又知道自己的球鞋是奴工(指維吾爾人)製造的嗎?」詹姆斯之後反嗆坎特只是想蹭他聲量。

坎特也邀請知名運動品牌耐吉(Nike)創辦人奈特(Phil Knight)一起去中國參觀維吾爾奴隸勞動營,還順便邀詹姆斯和「籃球之神」喬丹(Michael Jordan)同行。

華爾街知名反中人士、避險基金管理人巴斯(Kyle Bass)在推特稱讚坎特值得尊敬,「他為那些無法為自己站出來的人挺身而出。那些身為億萬富翁的NBA老闆們應該明白,基本人權比多賺中國一塊錢至口袋裡更重要」。

父子皆被土國控「參與恐怖組織」

坎特於瑞士蘇黎世出生,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和伊斯坦堡長大,17歲為了打美國高中與大學聯賽搬至加州。

雖然坎特後因資格不符無法參與NCAA籃球錦標賽,2011年他直接參加NBA新人選秀,並從猶他爵士隊展開自己的NBA生涯。坎特先後效力奧克拉荷馬雷霆隊、紐約尼克隊、波特蘭拓荒者隊,現於波士頓塞爾蒂克隊擔任中鋒。

坎特兒時曾在伊斯蘭教士葛蘭(Fethullah Gulen)旗下的教育機構讀書,與他亦有私交。葛蘭是「葛蘭運動」的領袖,影響力遍及土耳其及海外,目前流亡美國,土耳其強人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指控他是2016年7月政變的幕後黑手。

2013年起坎特開始公開批評艾爾段,2016年7月政變失敗後,坎特更痛批艾爾段是「我們這個世紀的希特勒(Hitler)」。

坎特的家人同樣受2016年政變波及,他的父親是一名醫學博士、組織學及基因學教授,2016年大清洗時遭大學解職,2018年被控參與恐怖武裝組織並入獄,直到2020年罪名撤銷獲釋。

坎特與父親7年未見

而坎特自己,2017年遭取消土耳其護照,土國政府以「參與恐怖組織」罪名對坎特發出通緝令,由於他並未回國出庭,同年土國當局撤銷其公民身分,從此坎特處於無國籍狀態。後來土國在坎特缺席的狀況下開庭,檢察官對他求刑4年以上。

2019年土國請求美國引渡坎特,並要求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對坎特發出紅色通緝令,但未被受理。

由於坎特支持葛蘭,2016年政變動盪期間,坎特的家人宣布與他斷絕關係並希望他改姓;坎特自己也表示不太敢和親朋好友聯繫,就怕談話內容遭到竊聽,反害他們被入罪。

對坎特而言,土耳其已經是回不去的家鄉,而政府箝制下他的家人也不方便出國探望他。2021年1月坎特在推特上祝父親生日快樂,並說父子兩人已經7年不見令人心碎,但是「我會繼續遵照你的教導,為正確的事情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