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Omicron來勢洶洶 WTO仍放任藥廠壟斷疫苗IP

新冠疫苗

本文作者為:

史提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現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著有《不公平的代價:破解階級對立的金權結構》,曾任世界銀行(World Bank)首席經濟學家、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

布拉哈拉(Achal Prabhala),藥品暨疫苗分配正義NGO「AccessIBSA」專員,他之前是南非企業家沙特沃斯(Mark Shuttleworth)旗下基金會的研究員,2021年初曾投書《紐約時報》呼籲西方國家在疫苗短缺下承認中國、俄國研發的疫苗。

卡瓦羅(Felipe Carvalho),NGO「無國界醫生」藥品分配正義倡議(Access Campaign)的巴西暨拉丁美洲專員。

世界貿易組織(WTO)原定本週召開會議,討論過去一年持續遭到擱置的一項提案: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暫時放棄某些藥品的智慧財產權(IP),好讓貧窮國家能進行和富裕國家一樣的檢測、治療與疫苗接種。然而,此時卻響起警鐘,更展現該議題的急迫性──南非科學家發現新冠病毒的新變異株Omicron(目前尚未找到其確切來源),WTO的會議因此延期

目標訂在20億,COVAX僅送出5億疫苗

各界幾乎一致認為,讓全球所有人接種疫苗是終結疫情的唯一途徑。疫苗接種率愈高,病毒發生危險突變的機率就愈低。新冠肺炎的變異株Delta迅速成為全球感染率最高的變種病毒之前,首在印度被發現,而該國僅不到3%人口注射了疫苗。目前,非洲是全球疫苗接種率最低的地區,僅7%人口完整接種。

窮國缺疫苗的原因很簡單:沒有足夠劑量可供接種。捐贈並未解決這個問題,畢竟沒有哪一國擁有高達幾十億劑的剩餘疫苗;慈善機構也未能達到預期效果,比如國際平台「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承諾2021年底前向貧困國家輸送20億劑疫苗,目前也只送出計畫數量的25%

同時,世界各國也沒有盡力生產疫苗。這本是所有具備疫苗製造能力的企業所應做的,然而美國和德國政府向莫德納(Moderna)、嬌生(Johnson & Johnson)和輝瑞(Pfizer/BioNTech)支付研發費用後,卻不願要求前述企業與其他國家的製造商分享技術。

除非這些政府改變立場,否則藥廠將繼續利用WTO《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於1995年WTO成立時制定)所賦予的壟斷權大肆牟利。根據WTO秘書長伊衛拉(Ngozi Okonjo-Iweala)所言,放棄IP的提案「被卡住了」儘管反對該提案的富裕國家數量已有所減少,但反對力量仍存,足以阻撓決議。

然而,就在WTO猶豫不決時,巴西親自為我們提出一個最有可能解決這場危機的手段。

巴西立法暫停新冠藥物和疫苗IP

巴西參議員帕因(Paulo Paim)4月提出一項法案,讓巴西能繞過《TRIPS》的障礙。這項立法行動利用了這樣一個事實,正如貿易法學者艾伯特(Frederick Abbott)向我們解釋得那樣,「《TRIPS》第73條對保護安全利益的規範,賦予各國政府權力採取任何必要行動以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包括暫停行使智財權」

既然這一條款早已存在,那麼,為何還有許多國家苦等WTO授予他們正式許可?答案是自WTO成立以來,每當發展中國家採取一些根據WTO規範他們有權做的行動時,那些富裕國家都會對此施加懲罰。例如愛滋病危機期間,當南非、巴西、印度和泰國試圖推翻藥廠壟斷價格昂貴的抗反轉錄病毒(ARV)藥物時,美國和歐盟便以各種方式打擊這些國家,有時甚至告上法庭,這段歷史構成一種寒蟬效應。

因此,目前WTO的放棄IP提案,猶如要求那些強壯的孩子承諾不在下課時間欺負其他同學一樣,毫無效力。

而巴西的應對方式,則代表另一個選項:被霸凌的受害者可以控制自己所處的環境。帕因的提案獲得各黨派支持,在眾議院參議院皆獲高票通過。此外,該法案還試圖訂定一項永久性條款,在涉及公衛緊急狀況時(例如新冠肺炎剛爆發的時候),授權打破對重大技術的IP壟斷,例如要求疫苗研發藥廠與其他藥廠分享關鍵技術,像是製造說明書之類的。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已於9月簽署並公布該法案,但他動用否決權,刪改了一些關鍵條款,包括該法將於何時生效、如何生效,以及要求藥廠分享技術、數據和生物材料的條文。10月,巴西參議院提議指控波索納洛觸犯「危害人類罪」,因其在疫情中造成不必要死亡。但這一指控並不包括波索納洛破壞IP法案,而這一行為恐將造成更多不必要的人命損失。

接著,IP法案回到能推翻波索納洛否決權的參議院,但參議院已經錯過修法期限,也沒有提出另一個修法議程。現在巴西必須運速採取行動,消除波索納洛刪改法案所造成的不確定性,同時挺住歐美藥廠協會的阻力,該產業的領導人試圖扼殺IP法案,甚至威脅如果巴西執意推進該法案,就切斷對該國的疫苗供應。

終結疫情關鍵,不只在病毒身上

巴西的立法者必須將焦點放在IP法案能帶來的好處上。他們已經草擬出一部能化解藥廠壟斷問題的法律,而壟斷正是導致疫情難以解決的成因。

要求WTO推動放棄疫苗IP,無論支持或反對,每個人都能從中學到一課。巴西發生的事情,同樣會在其他國家重演。至於世上最富有的國家及其機構願意犧牲多少信譽,以爭取製藥企業多享受壟斷帶來的利益一段時間,還有待觀察。

我們正在兩面作戰:一是針對新冠病毒,一是針對各藥廠,它們的利潤仰賴高價和限制產量。然而正如巴西所意識到的,我們遲早會發現,如果無法在第二條戰線取得成果,也無法在第一條戰線上贏得勝利。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