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段徵收不正義 桃園航空城被徵收戶請求法院聲請釋憲

居住正義

內政部於去年6月核准桃園航空城區段徵收土地,多名被徵收戶不服興訟,21日法院開庭,律師團代表熊依翎表示,區段徵收制度造成大規模迫遷的案件,不只剝奪人民的財產權與居住自由,也不具備公益性,明顯違憲,求法官停止訴訟、聲請釋憲,使違憲的區段徵收制度早日廢除。

史上最大徵收面積徵收案,律師質疑將開發成本轉嫁被徵收戶

桃園航空城一個走了10年多的計畫,也是台灣史上最大徵收面積的徵收案,因機場興建第三跑道,並擬定4500多公頃的都市計畫,交通部與桃園市政府合併徵收3100公頃,第一期徵收面積達2599公頃,內政部於去年6月核准,影響戶數3600戶,約15000人。

航空城附近的竹圍街、海山路、自強社區及漁港兩側聚落10餘名被徵收戶,不服提起訴願遭行政院駁回,提起行政官司請求法院撤銷徵收處分。

熊依翎指出,航空城為了興建第三跑道,大幅擴張要徵收人民土地高達2599公頃面積,這樣的區段徵收是為了把開發成本轉嫁給被徵收戶,此外,在大規模徵收的情況之下,也造成評估過程相當繁複,甚至土地與地上物是以分開徵收的方式處理,嚴重影響到被徵收人補償的權益。

區段徵收極不正義,盼法院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

她點出,區段徵收制度其實有非常多的違憲問題。首先熊依翎表示,我國的區段徵收其實會將人民的私有土地,透過土地開發的方式,把土地做其他公共用地設施或公益事業使用之外用途使用,來籌集土地開發的資金,已經不符合「極重要的公益目的」,也違反比例原則。

此外,熊依翎說,這些公共設施本來可以透過一般徵收或全民的稅收去負擔,現在透過區段徵收的方式迫使少部分的被徵收戶要去承擔開發成本,其實也嚴重違反公平負擔原則。

熊依翎強調,區段徵收已經嚴重侵害到憲法所保障人民的平等權、生存權、財產權,希望法院能同意裁定停止訴訟,讓案件可在大法官會議中,早日解決違憲問題,讓所有居民可以安居落業。

居民將反徵收到底,台權會:人民面臨迫遷不是只有沒地方住而已

原告漁港路居民呂學信說,他們的社區位在漁港路兩側,多年來皆不在航空城計畫範圍內,卻在鄰近地區居民北上陳情想納入徵收後,在2019年遭強行納入。

但他質疑,多年來航空城開發,機場第三跑道的位置、機場相關設施設置都無改變,因此早期評估無需使用他們的土地,後來卻僅因別人私利而遭徵收,完全不合理。

原告自強社區居民代表吳明哲則說,自強街位在機場口,居民從航空城計畫開始就反對徵收計畫,在都市計畫832審定版中,該區域多圍住一剔除區及住三的住宅區,2016年桃園市長鄭文燦承諾「願意徵收徵收,不願意徵收保留」舉行26場說明會,並完成2場聽證會,內政部都委會也多次審議航空城都市計畫,都未曾變更自強街的使用分區。

吳明哲表示,但該區域卻在2019年都市計畫919審定版時,在居民不知情的狀況,大量變更成產專區,而被強行納入徵收,之後陳情獲得的答覆就是一連串的踢皮球,他怒轟,鄭文燦是五星市長承諾卻跳票,居民將反徵收到底。

桃園航空城土地徵收第一庭開庭之前,聲援徵收戶提起本件行政訴訟的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與相關團體召開記者會。(圖片來源/截取自[email protected]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余宜家補充,區段徵收不只是一個有高度違憲疑慮的政策,從社會層面來看則是一個製造嚴重社會不平等的政策,因為劃定哪個地方要做徵收後,其實大資本就已經進場進行土地兼併,後面的配地規則也是向有大權值的人傾斜,小權值的人其實很難在過程中配到土地,導致「大產權者恆大,小產權者基本上就是被掃地出門」。

余宜家表示,這樣的開發模式,背離了兩公約對於迫遷的基本保障,因此應廢除區段徵收制度,以免在台灣各地繼續造成迫遷悲劇,尤其,當人民面離迫遷壓離時,不只是沒地方住而已,他的生活、經濟、工作、社會關係其實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