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拉美兩大左派:溫和民主V. S.民粹專制 智利35歲總統代表的意義

國際

本文作者為:卡斯塔尼達(Jorge G. Castañeda),前墨西哥外交部長(2000-2003),現為美國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教授。

長久以來,智利一直是拉丁美洲的領頭羊。因此,12月19日智利人民在總統大選選出35歲的左派前學運領袖柏瑞克(Gabriel Boric)時,其他拉美國家想知道:這對智利而言代表什麼?對我們又有什麼意義?

(更多相關新聞:全球最年輕!35歲智利學運領袖當上總統 柏瑞克將面臨經濟、政治改革雙挑戰

35歲前學運領袖,重演1988年拉下獨裁者公投

首先,選舉結果本身值得仔細觀察。柏瑞克拿下近56%選票,領先對手逾10%,以智利的標準而言這可是很不得了的差距。自從1989年智利恢復民主政體,大部分總統僅在選舉中領先4-5%。不過話說回來,柏瑞克的對手、極右派候選人卡斯特(Jose Antonio Kast)不僅贏下第一輪選舉,決選得票率同樣高達44%

事實上,智利2021年總統大選與其知名的1988年公投如出一轍,該公投旨在決定自1973年統治智利的獨裁者皮諾切特將軍(Augusto Pinochet)是否能再連任8年。皮諾切特的支持者輸了那場公投,但智利的極右派依然存活至今。決選的情況總是非常兩極,但智利社會的裂痕看起來尤其尖銳、持久且勢均力敵。

智利總統大選的影響,對智利和拉美左派或許是最深刻。第一輪投票中,柏瑞克與各種不同的團體結盟,包括共產黨、所謂「廣泛陣線」(Broad Front,指從社會黨分離出來的左翼政黨和運動)以及多個環保、女性主義與LGBTQ團體。

到了第二輪投票,柏瑞克甚至進一步擴大這個聯盟,納入社會黨、中左派的民主黨、基督教民主黨和一些中間派組織。因此,智利政治學家那比亞(Patricio Navia)不禁要問,這兩個聯盟是哪一個要執政,柏瑞克的政府又會立基於哪種綱領?

柏瑞克軟化以吸納中左支持

我們若想做任何預測,必須先回到2019年,當時智利民眾走上街頭抗議一連串問題,包括低薪、住房不足、退休金制度私營化、健保系統昂貴又複雜、環境破壞以及女性和原住民權利受到侵犯。不久,示威活動變成一場對抗不平等的戰鬥。

對許多智利民眾而言,貧窮問題雖然獲得大幅改善,「經濟奇蹟」帶來的好處並未公平分配,儘管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為評估社會不平等程度的最普遍指標,0代表完全平等、1代表完全不平等)顯示其實過去20年來智利不平等狀況有所緩減,從2000年0.55降至2019年0.51(不過2015年是0.48,所以近年又有小幅提升)。

無論如何,柏瑞克最初的競選綱領關切許多2019年抗議人士特別不滿的議題。柏瑞克承諾提供全民健保、改革退休金制度、提高最低薪資、消除學貸債務還有縮短每週工時;透過向大企業和富裕階層課稅,柏瑞克承諾提高政府收入在GDP佔比8%,為增加社會支出提供資金。

柏瑞克的政見並非一項革命性計畫,但無疑是雄心勃勃,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與2021年5月選出的左傾「制憲委員會」有關。2019年示威後,155名委員組成的「制憲委員會」成立,其任務是根據抗議者的要求起草新憲法。(編按:2019年大規模示威後,2020年10月智利通過制憲公投,2021年5月全民直選出155名制憲委員,他們預計於2022年將新憲草案交付全民公投。)

(更多相關新聞:不似台灣修憲「拼裝車」 智利揮別獨裁陰影從「零」開始制憲

然而,柏瑞克在第二輪選舉軟化了態度,不再抨擊創造智利經濟奇蹟的中左政治聯盟Concertación,並向中左派前總統拉哥斯(Ricardo Lagos)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遞出橄欖枝柏瑞克在第二輪選舉主張的政見仍具高度改革性,包含許多之前的承諾,但已經沒有那麼激進。

拉美兩大左派:溫和民主 V. S. 民粹專制 

說到底,柏瑞克能勝選不僅應歸功於那些更溫和、傳統的年長選民,也是多虧他那些更年輕、激進的支持者。這代表一場爭取這位千禧年世代總統的「政治靈魂」之戰可能正在醞釀中。

柏瑞克可能已經感受到的緊張局勢,反映出一個更廣泛的現象,而我在15年前曾研究過這種現象。20世紀結束、21世紀展開以來,拉美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左派」:溫和、民主、全球化且現代化的左派,以及主張中央集權、民族主義、專制主義的過時左派。

溫和左派陣營,包括過去20年的智利和烏拉圭政府,以及前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兩次任期下的巴西──儘管貪汙腐敗。較小程度上,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第一次任期,以及薩爾瓦多的馬蒂民族解放陣線(FMLN)政府──同樣地,儘管貪汙腐敗──也算在這個類別中。

激進左派的例子,包含委內瑞拉已故總統查維斯(Hugo Chávez)及其欽點繼任者馬杜洛(Nicolas Maduro)、前厄瓜多總統柯利亞(Rafael Correa)、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Daniel Ortega)還有古巴卡斯楚(Castro)政權。至於墨西哥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秘魯總統卡斯蒂約(Pedro Castillo)以及阿根廷前總統費南德茲夫婦(Néstor Kirchner、Cristina Kirchner)和現任總統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則比較難分類,雖然他們都傾向左派過去的教條和政策。

(更多相關新聞:史上第二次 尼加拉瓜36年前也曾與台灣斷交 尼國總統都是同一人

智利不會步上委內瑞拉後塵

在委內瑞拉的卡拉卡斯(Caracas)、古巴的哈瓦那(Havana)、墨西哥的墨西哥城(Mexico City)和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激進左派的旗手們歡慶智利大選結果,他們顯然將柏瑞克視為一份子,但他們最終可能會失望。

舉例來說,智利大選第一輪投票前發生的事件值得我們注意:尼加拉瓜的奧蒂嘉11月靠舞弊連任總統、馬杜洛11月也在地方選舉獲得壓倒性勝利,還有古巴政權7月鎮壓抗議示威,這些事情都迫使柏瑞克的聯盟做出回應。經過一些內部紛爭,共產黨等決定恭喜奧蒂嘉、馬杜洛並支持古巴的卡斯楚政權,但柏瑞克及其第二輪投票納入的盟友並未加入恭賀行列。

考慮到智利最近的歷史、第二輪投票結果和執政聯盟的組成,我們有充分理由認為柏瑞克的執政風格應該不會步上典型拉美左派民粹主義者的後塵。反之,柏瑞克的執政方式可能會更像歐洲社會民主黨人,類似1970年代西班牙恢復民主後第一位社會黨總理岡薩雷斯(Felipe González)。為了智利,同時也是為了拉美,我們最好祈禱事情發展是如此。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