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哈薩克動亂曝俄中美多方角力 中亞小國盼強權「鷸蚌相爭」

國際

本文作者為:奧托巴耶夫(Djoomart Otorbaev),前吉爾吉斯(Kyrgyzstan)總理。

前情提要:

1月2日哈薩克因燃料價格上漲爆發示威,一週以來至少164人死亡、近6000人被捕,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首先向俄羅斯求援,接著解除81歲仍「垂簾聽政」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人、前總統納札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職務。托卡葉夫10日宣布「政變企圖已經流產」,將之歸咎於「恐怖份子」。

哈薩克動亂從「民眾抗議」演變為「政府內鬥」,牽動國際強權在中亞的權力消長。這次最大贏家是中亞傳統「老大哥」俄羅斯,直接率「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聯軍空降哈薩克平亂;中國最初保守指這是哈薩克內政,10日外長王毅明言支持當局,並提議派出特種部隊協助維穩;土耳其更是慢半拍,9日才偕「突厥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Turkic States)表達協助意願,據悉這是因為土耳其的哈薩克盟友納札爾巴耶夫失勢,令該國措手不及。

幾大強權中,惟美國嚴厲譴責哈薩克政府鎮壓民眾甚至下「格殺令」,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要求哈薩克說明為何「引俄軍入關」。華府警告「請神容易送神難」,莫斯科反譏美國五十笑百步,繼烏克蘭之後美、俄又在哈薩克危機上交鋒,不過美國涉入中亞的程度遠不如俄羅斯、中國。

如同東南亞國家,中亞國家在俄羅斯、中國、美國、土耳其等強權之間夾縫求生,也組成類似東協(ASEAN)的「突厥國家組織」力求團結,他們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處境以及政治、文化認同?

1993年我第一次去土耳其,當時的回憶仍歷歷在目。蘇聯解體兩年後,我們吉爾吉斯人終於能進入一個此前只能想像的世界,我們每個人都有失聯的突厥親戚住在西方國家。土耳其的心情同樣振奮,他是第一個承認吉爾吉斯及其他前蘇聯中亞國家獨立的國家。

當我降落在伊斯坦堡的阿塔圖克國際機場(Ataturk Airport),我接近並試圖和一般土耳其人交談,然而令我失望的是,我們無法理解彼此。我終於了解,儘管我們的語言有許多相似之處,發音差異再加上現代土耳其語融入許多波斯、阿拉伯和拉丁詞彙,使我無法隨心所欲地和土耳其人溝通。雖然我們共享相同的文化和傳統,歷史不僅在地理和語言上分隔講突厥語的人,在本質上也是如此。

OTS位居中國─歐洲要道

不過,自從前蘇聯統治的突厥國家紛紛獨立,30年來文化交流逐漸恢復,強權們也開始注意到這件事。最近發展是去(2021)年11月在伊斯坦堡舉行的一場高峰會,將「突厥語國家合作理事會」(Cooperation Council of Turkic Speaking States)改名為「突厥國家組織」(下簡稱OTS),該組織由土耳其、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亞塞拜然組成,匈牙利和土庫曼則是觀察員。

從匈牙利到吉爾吉斯,OTS橫跨6149公里,總人口超過1.7億、GDP總和逾1.3兆美元。OTS各國領袖在伊斯坦堡表示,OTS聯盟奠基於親緣關係、兄弟之情、政治團結等深厚根基,將引領經濟發展、貿易投資等方面的合作,並進一步強化他們在文化和人道主義的連結。

在經濟領域,OTS成員國聚焦改善中亞、高加索地區(Caucasus)和土耳其之間的交通運輸,此地也是連接中國和歐洲最短、最經濟的路線,這點或許能證明OTS的地理位置是無價的。

同樣地,OTS國家未來可能進行的能源合作計畫,在地緣政治上愈來愈重要。哈薩克、烏茲別克、土庫曼和亞塞拜然具有豐富碳氫化合物儲量,而土耳其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將俄羅斯、高加索地區的資源往歐洲送的能源轉運中心。

哈薩克政府宣布1月10日為「全國哀悼日」,OTS伊斯坦堡總部當天將成員國國旗降半旗響應。(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States)

中亞要讓俄中美「鷸蚌相爭」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ğan)想成為中亞區域的「主要玩家」早已不是秘密,為了達成這項目標,土耳其可以尋求三種模式:泛伊斯蘭主義(pan-Islamism)、新鄂圖曼主義(neo-Ottomanism)或者泛土耳其主義(pan-Turkism)。

尋求泛伊斯蘭主義,土耳其勢必得和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來場「苦戰」;新鄂圖曼主義則顯得站不住腳,畢竟土耳其早已沒有鄂圖曼過去對歐洲、亞洲的影響力。惟在泛土耳其主義上,土耳其沒有其他對手。舉例來說,土耳其近年致力鞏固他與亞塞拜然的特殊關係,並積極支持2020年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為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地區發動的戰爭。

(更多相關新聞:高加索開戰》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為了這小國大打出手 這裡會變成俄土延伸戰場?

目前為止還沒有土耳其尋求主宰突厥世界的跡象,就算土耳其有意為之,中亞國家也有太多可以操作的地緣政治空間。中亞區域現是俄羅斯、中國和美國等三大世界強權的競爭之地,而中亞能使他們之間「鷸蚌相爭」

所有的國家都會互相建立夥伴關係,以推動自身內政及外交優先事項。中亞國家重視朝多個方向發展,不會把「外交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相反地,中亞會繼續出於歷史原因和俄羅斯合作,為經濟投資和中國合作,為安全因素和美國合作

骨子裡是個現實主義者的艾爾段,無疑非常清楚這點,因此不會要求其他突厥國家完全倒向土耳其。艾爾段想獲得更多區域影響力,而非唯一的領導地位。

俄羅斯或許會利用這點,甚至可能申請加入OTS。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之前曾表示,「我不覺得俄羅斯加入該組織(指OTS)有何問題」。而提升土耳其和前蘇聯突厥國家之間的合作,或許也能加強俄土雙邊關係。一些人甚至猜測,被拒之門外的土耳其將放棄嘗試加入歐盟,效法哈薩克、吉爾吉斯加盟俄羅斯領導的「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烏茲別克也是該聯盟的觀察員。

中國顧忌OTS,否認維吾爾人屬突厥族

中國對OTS刻意保持沉默,但中共黨媒《環球時報》之前刊出的一篇社論顯示,北京確實對OTS感到憂慮

「OTS可能刺激極端民族主義進一步崛起,使族群衝突變得更激烈,衝擊區域穩定和安全」該社論寫道,還進一步指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人和突厥人屬於同一族群(ethnic group),這種說法毫無根據......,中國必須保持警覺,對抗OTS可能傳播的泛土耳其主義、泛伊斯蘭主義」。

聚居中國新疆省的少數族群維吾爾人屬於突厥族,而他們的苦難無疑是中國的「敏感點」。然而,如果OTS有助於強化、深化區域經濟連結,並因此鞏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畫,OTS說不定會對中國在新疆的所作所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至於西方國家,他們目前並不怎麼關切OTS,不過隨著強權競爭愈來愈白熱化,這場「歐亞棋局」也愈形重要,西方國家不可能長期忽視OTS。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