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之後又有Deltacron》新變種或實驗室汙染?疫苗能預防嗎?專家一次解析

新冠肺炎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超過2年,病毒不斷變異。地中海島國賽普勒斯(Cyprus)年初宣布發現結合Delta及Omicron突變的最新新冠變異株「Deltacron」,這隻變異株一共有30個突變,且在地中海島國賽普勒斯(Cyprus)已經出現了25起個案,引發各國關注。

根據外媒報導,賽普勒斯大學生科教授、生物技術及分子病毒學實驗室主任柯斯特里基斯(Leondios Kostrikis)和研究團隊共發現25起Deltacron個案,其中11例為住院患者,14例為一般群眾。統計指出,相較未住院的染疫者,住院治療的染疫者更容易感染這種病毒。

團隊7日也已經將25個Deltacron病例的病毒基因序列上傳至「全球共享流感數據倡議組織」(GISAID)資料庫。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種?傳播力、重症死亡率如何?疫苗可以預防嗎?

Flucron、Deltacron...2個不同病毒可能結合嗎?

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接受《信傳媒》電訪時先表示,之前傳出Flucron病毒,是一位病人被A型流感病毒感染,「再加上Omicron,就把它們合併在一起,但應該是不太可能,因為是2個完全不同的病毒,要把他們合在一起可能需要上百年的演化、甚至是上千年。」

關於Flucron這個名詞,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表示,台灣也出現第1起混合感染病例,是日前從哈薩克返台的台灣選手(案17014)中出現同時感染A型流感與新冠肺炎者,但Ct值不高,且症狀屬輕症,僅咳嗽、流鼻水。

不過這次Deltacron,施信如認為在病毒學上Delta及Omicron的確是有可能合在一起的,她解釋,「因為它們都是SARS-CoV-2、都是很接近的病毒,假設一個病人同時接觸到這2個病毒,如果有前後的話,例如一個人先得了Delta,他不會馬上得到Omicron,而且可能還是會有交叉的保護力;或是他得了Omicron再得Delta,這個機率也是微乎其微。」

「但假設同時流行的時期,還是會有一些地方、一些人同時接觸到2個病毒,這個在過去看起來也是有可能的。」施信如指出,若接觸到的話,這2個病毒會同時在一個病人的身上產生基因重組,「這在學術上已經被研究很久,且是很重要的機制。2個很接近的病毒在複製時,它抓模板可能不會抓那麼準,所以2個可能就會接在一起,接在一起後病毒也不一定會存活,但總是有一些組合病毒會存活下來。」

專家指出,2個病毒可能會同時在一個病人身上產生基因重組。(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新變種病毒到底有沒有毒,需要做好幾個月的實驗

那麼Deltacron可能的影響有多大?

根據外媒指出,25例中11例為住院患者,14例為一般群眾。統計指出,相較未住院的染疫者,住院治療的染疫者更容易感染這種病毒。

對此施信如表示,需要多做一些序列分析,「尤其是對一些住院的重症病患,看他們身上的病毒是不是有一些變異。」她表示,這是值得做的研究,「因為這25個基因上傳的個案,其中一部分是住院的,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變異導致他住院,這還沒辦法給定論,但也不見得完全不可能。」

「所以在整個疫情當下,這些基因序列要持續去看,而且還要做一些研究,因為就流感病毒來講,一個新變種病毒到底有沒有毒,其實都要做好幾個月的實驗,從臨床上也需要更多的資料才能知道是不是比較嚴重,但一般來講都還是有交叉保護作用。」施信如解釋。

不過她也強調,目前因為個案數還不多,還沒有絕對證據的,「當然我們也會擔心,所以要趕快看看這樣的變異有沒有繼續擴張。有時候太嚴重的話也不容易在人群中大量傳播出去,因為有症狀、住院,比較容易被偵測到。」

「台灣目前陷於一個難度非常高的防疫...」

目前關於Deltacron的最新討論,倫敦帝國學院病毒學家皮考克(Tom Peacock)指稱,這個病毒的樣本可能是實驗室的處理不當使得樣本遭到污染,導致基因序列出現錯誤,並表示Deltacron看起來不像是真正的基因重組體。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是,病毒突變後有沒有生長的優勢,這點很重要。」施信如舉例,「像Omicron很明顯就是有這個病毒生長的優勢,因為每個感染者感染期的時候Ct值都很低,跟SARS-CoV-2剛開始很不一樣,剛開始正在感染時Ct值有時候也是25-30多,現在都是10幾,所以其實從Delta開始病毒就有生長的優勢,Omicron顯然也是這樣。」

施信如也提到,台灣目前陷於一個難度非常高的防疫,「像中國這麼嚴格,台灣現在好像也要比照,但中國這麼大,他們的經濟體跟我們的經濟體不一樣,我們要採取什麼樣的防疫方式的確很難。」

疫苗能預防新變種病毒嗎?

疫苗可以預防新變種病毒嗎?

「疫苗很明顯沒辦法防感染,但是可以防重症。」施信如強調,「看起來Delta和Omicron是滿不一樣的抗原性,所以得了一陣子馬上再得另一個的機率不大,因為我們有天生的免疫力來對抗,但得了一陣子再得另一個的比例是有可能的。」

賽普勒斯當地可能很多人很早就打了疫苗,或是很多人還沒打,才引起Deltacron?

施信如表示各種可能都有,「疫苗應該還是可以防重症,但如果感染的人多了,重症的人還是不會少。另外就是每個人身上的病毒,雖然都叫做Delta或Omicron,他們還是大同小異,但可能有些微的差異,導致某些病人感染後變比較嚴重。」

她強調,病人本身的體質、免疫力不同也會有影響,導致重症是多方面的因素產生的結果,「像小兒麻痺,我們之前打小兒麻痺病毒的沙賓疫苗,是活病毒,但它是減毒的,跟會導致嚴重致病、衍伸型的,只有差幾個基因點不同。這個病毒會不會突變、在他體內變成比較毒的那型,這也都有可能,但我們沒辦法控制。」

施信如也提到,台灣不像英國、以色列很多國家都感染過新冠肺炎了,「大部分的人是沒感染過,但因為國外他們的疫苗很早就打了,所以他們要趕快打第3劑也是合理的,我們是比較慢打,但有些比較早打的人就要趕快打第3劑,5個月之後抗體會下降滿多的。」她表示,目前沒有一個很完整的研究指出剛打完疫苗的1個月,病毒傳播速率是否會變慢,不過仍建議民眾跟醫師評估過身體狀況後,預約到疫苗後就趕緊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