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渣女才是人生勝利組?從華燈初上看人際交往的權力遊戲

社會議題

(讀者投書-作者為楊雅期。本文不代表《信媒體》立場)
 

「愛、恨、喜不喜歡,這種事情不是每天都在上演的嗎?」……《華燈初上》江瀚。

在《華燈初上》,鳳小岳演紅了渣男形象,讓人目睹渣男在女性中,如何穿梭、騙取女子情感。

但事實上,這社會仍有許多年輕女子,靠各種手段讓異性提供各種勞務或資財。其實這些構成和現代社會發展,有著極大關連。權力遊戲當中,有些人善用權力,有些人卻拋棄自己權力,這當中原因,殊堪玩味。

各自算計的權力遊戲

「權力」指的是透過力量,讓他人扭曲意願,來達成自己目的的一種手段。因此,為達成控制他人目的,除了公領域的強制力(法律),人際互動中,仍存在有許多的方式來展示權力。最典型的方式有透過洗腦、誘惑。讓被洗腦者或誘惑者,在利益驅使下拋棄理智判斷,扭曲自己意識,替洗腦者或誘惑者達成自己的目標。

羅洛.梅(Rollo May)在他的大作《權力與無知》中談到「影響力或誘惑力當然也是權力」,影響力或誘惑力,甚至連溫柔都是一種權力,這些權力最容易在人際間散發出來。例如夜店裡溫柔或魅惑眼神,美麗的化妝把自己形塑成為一塊磁石,讓異性紛紛被吸引而至,也是一種權力的展現。

例如很多文青式渣男,運用知識,誇大自己社會地位,也是權力的運用。其目的都是降低別人的自我認知能力,讓對方順著自己的語言或行為,達成目的。這些目的,有些是騙取感情、身體、財務、勞務或各種服務。

Dcard一則兩性問題求助:

原po:問,女方表示「你好壞,都欺負我」,

D:那表示女方對你有好感。

原po:可是她對很多男人都這麼說

D : [email protected]##$%

其實這種狀態,屢見不鮮,或主動親近異性,「你就讓它爛吧!」這種表示彼此感情良好的對話,讓男性誤以為對方是在示意,其實這不過是獵使工具人的一種溫柔手段。

清大最低層生物是男生,校狗排第二,女生排第一,清大學生在接受《Dcard》工具人訪問團表示。一位工具人表示,曾幫女同學影引160頁資料,還自掏腰包,可是換來的是一個應該的眼神。甚至網路盛傳工具人,連女方生小孩還當保母,對女友比自己媽媽還親。而這種被以一種純友誼做為包裝,引發網路上廣大討論。這些都是運用自身對對象的吸引力,讓對方心甘情願付出,滿足自身需求。

權力場中強者讓弱者拋棄自我

不可否認,生物都有繁殖基因慾望。因此佔有慾是天生的,越高階動物,佔有慾望越是濃厚。因此在兩性情感交往中,如何博取好感,都是天經地義。問題是,利用對方好感,來取得各種利益,這就越逾友誼本質。朋友是有來有往,單向付出,就很可能是一種陷阱。這種陷阱有個好聽名詞:「甘願做,歡喜受,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余之所趣  與子各異

永從此訣  各自努力-----絕交詩

彭樹君在一篇談友情的文章中談到:「好的友情可以豐富人生,壞的友誼只會讓你不斷付出,接受委屈、受傷、不愉快。」因此如何避免因對對方好感,無止盡付出,而造成對自己的傷害,需要的是智慧。把自己的善良,留給值得付出的對象或朋友,才能得到一生幸福。絕交不可惜,把善良留給對的人,才能譜就有意義人生。

但這些理性作為,需要取決於自身願意對自己負責態度,例如《華燈初上》的蘇媽媽蘇慶儀,被性侵後不願面對自己,小孩交給ROSS媽媽養育。面對江瀚和何予恩,選擇了渣男江瀚,做了慕強擇偶抉擇。挑選更好的男人,這個更好,當然是主觀條件,但通常也有幾個共同條件,那就是外貌、年齡、能力、社會地位,以及能供給我什麼。但最後卻輸得一塌糊塗。正應了一句話:「愛我們的不愛,不愛我們的卻愛得死去活來。」這驗證了,在交往權力遊戲當中,弱者通常是最容易拋棄自我權力的一方。

捍衛權力的渣男女才是人生勝利組

究其因,就是不肯自我負責的人生態度。當一個人希望從他人得到更好利益時,那麼不是誘惑他人,就是被他人決定自己行為。

蘇媽媽明知道不愛何予恩,卻無法在第一時間告知對方,讓對方不斷付出來滿足自己成就感。這時的蘇慶儀是何予恩的強者,蘇慶儀做什麼,何予恩都接受,願意獻上自己的所有,也要蘇慶儀幸福。但在蘇慶儀眼中,何予恩卻是個可玩弄對象,除非何予恩干擾到自己生活,影響到自己幸福時,否則何予恩就是蘇慶儀最好工具。

但對江瀚無悔付出,得不到就用毀滅式報復,要把自己和對方都拖入地獄。這種愛欲其生,恨欲其死的極端,同時也用在她的好朋友羅雨儂身上。因為在蘇慶儀那裡,羅雨儂是強者,江瀚是強者。因此蘇慶儀可以把「光」的股權送給羅雨儂,把愛情給江瀚。

江瀚為什麼可以擄獲羅雨儂和蘇慶儀的心?因為一股成熟中年男子氣息,有氣質的文青魅力,語言和行為帶有煽動能力。這種移動賀爾蒙,讓羅雨儂和蘇慶儀迷失了自我。此時的蘇慶儀、羅雨儂就是江瀚手的工具,愛怎麼玩就怎麼玩,玩到沒有利用價值,或影響自己權益時,才會拋棄。此時:

二月的鬱金香

是我們此刻共同花語

我們把彼此滑向不同天際

妳打妳來方向來

我從我的去路去

就算曾經在陌路擦身而過

那也僅僅是羽毛一般的

偶然

※鬱金香花語(絕交),在德國送人鬱金香,代表絕交意思。

因此在人際或交往權力遊戲當中,願意為對方付出的,都是弱者一方。通常弱者不但得不到回報,而且要備受委曲和傷害。千萬不要說對方不喜歡妳(你),為什麼還要搭理你,因為你是她手上少數可資運用的玩具,不愛你,卻還和你保留適度交往,不過是人際交往權力運用的一種手段而已。

因此把善良留給對的人,不做交往遊戲權力中犧牲品,取決於自己能否相信的理性思辨能力和捍衛自己權利決心。當一個人無悔的奉獻,那麼真正的渣,其實不是對方,而是自己。世俗所謂的渣男渣女,反而是人生勝利組那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