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就算攻下烏克蘭 俄羅斯也沒贏 「武術大師」普丁這回誤判了

國際

本文作者為: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2021年12月哈斯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表示美國對台「模糊戰略」已走到盡頭,呼籲華府改採「清晰戰略」避免北京誤判情勢之下貿然攻台,不過,哈斯仍然反對美國和台灣建交、支持或鼓勵台灣獨立。

前情提要:

烏克蘭危機持續惡化,儘管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堅持尋求外交途徑解決危機,美國警告俄羅斯近日就可能發動侵略,3日部署2000名美軍至波蘭與烏克蘭邊境。歐洲領袖則忙於斡旋,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7、8日分別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澤倫斯基會面,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10日亦將與波羅地海三國領導人會晤,不排除增派部隊至立陶宛協防,但暫不考慮提供烏克蘭防禦性武器。

俄羅斯總統普丁經常展現自己的柔道技巧和他在其他武術上的造詣,這些運動的致勝關鍵往往取決於日本人所謂的「破勢」(崩し),即柔道中用以打破對手身心平衡的一種投技。

普丁在烏克蘭邊境集結10萬大軍,正是利用這種技巧,試圖使美國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國家失去平衡。

普丁低估西方對手

普丁認為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存在深遠及重大聯結,毫不掩飾這種觀點的普丁很有可能將重塑這種關係,視為在蘇聯解體數十年後洗刷其恥辱,並鞏固蘇聯政治遺產的一種方式。

普丁或許認為威脅烏克蘭或能破壞該國穩定,並促使親俄政府取代當前執政的親歐政府。更有可能的是,普丁認定調動俄軍能嚇倒美國及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迫使他們接受烏克蘭重返俄羅斯勢力範圍。

畢竟,美國才剛混亂且幾乎是無條件地撤出阿富汗2014年普丁吞併克里米亞(Crimea)基本上沒有受到任何懲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幾乎沒有為香港民主倒退付出任何代價。因此從遠處觀望,美國看來虛弱、分裂又內向(inward-looking)。

尤有甚者,普丁對美國的歐洲盟友缺乏尊重。德國不智地決定淘汰核能,導致該國更依賴俄羅斯的天然氣,而且如同冷戰期間的西德,德國不敢對抗俄羅斯。同時,普丁在冬天逼近時展開軍事集結,此時的低溫和高油價增加了克里姆林宮(Kremlin)手中的籌碼。法國專注於即將於4月登場的總統大選,英國則全神貫注應對新冠肺炎、英國脫歐和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一舉一動

普丁也採取措施降低俄羅斯的脆弱程度,尤其是面對經濟制裁時。2021年12月俄羅斯外匯儲備創下新高6300億美元,高油價也為當局帶來可觀收入。而已經在外交方面伸出援手的中國,可能在俄羅斯需要時提供財政援助。

面對西方國家,普丁相信自己佔有明顯優勢並製造出烏克蘭危機,然而他仍然犯下一項對武術大師而言非常危險的錯誤:低估對手

進退兩難還得保住面子

儘管拜登北約表明不會以烏克蘭的名義直接進行干預,這絕不表示他們接受俄羅斯主導情勢,事實上美國已經在各方面作出全面回應美國向烏克蘭輸送武器,提高俄羅斯任何侵略及佔領行為必須付出的代價;計畫強化離俄羅斯最近的北約盟國,還有大規模經濟制裁,同時歐洲天然氣運輸路線改道部分抵銷俄羅斯可能的燃氣供應變化。

上述種種措施,表示普丁最初一擊未能取得決定性成功。那些認為普丁掌握西方命門的人把問題看反了,他的處境並不令人羡慕,因為現在他不是得讓情勢進一步升級,就是得找到一種能保全顏面的方法退出

在這方面,美國明智地為普丁保留了一個外交出口。同時,美國可能得建立新架構協助鞏固歐洲安全,安排軍備管制(arms-control)限制武器規模和設置地點。

此外,重啟並對「明斯克協議」做出修正,能以政治手段解決烏克蘭東部的分離主義問題,提供該區域居民更多自治權(那裡大部分居民與俄羅斯人同種),並以國際維和人員取代俄羅斯士兵。儘管不說死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可能性,美國已經釋出訊號,指這近期內不會發生。

這樣的結果對普丁而言是否足夠,目前還無法確定。普丁無法得到他想要的承諾,即烏克蘭永不加入北約,或者北約軍隊撤回其20年前所在位置──當時北約尚未擴張至中東歐──但他可能還有幾週的時間,來思考下一步行動。普丁日前赴北京參加冬奧開幕式,習近平或許已對他言明,他不希望烏克蘭戰爭掩蓋北京在2022年秋天「中國共產黨第20次全國代表大會」(20大)之前展現自己的機會,屆時習近平將尋求第3次連任。

普丁的確還有另一種選擇:讓俄軍在西半球增兵,聲稱這是針對美國及北約作為的報復行動。然而這同樣伴隨風險,且無助解決他在歐洲的憂慮。

俄羅斯恐落入「贏少輸多」困境

我們不太可能預測普丁會做什麼,或許連他自己都還沒決定。他也許會選擇所謂的「小規模入侵」(minor incursion)或有限干預,以提升俄羅斯在烏東地區軍事實力為目標。

(更多相關新聞:烏克蘭情勢》演員總統堅持與歐盟、北約同一陣線 曾嗆拜登「微侵略」說法荒謬

這種做法,或許能讓普丁在避免招致重大懲罰的情況下展現他負有攻擊性的外交手段──畢竟30個北約盟國不太可能就如何應對俄羅斯達成共識──而這也符合武術攻略,尋找戰略突破口以破壞對手平衡。

但這種情況也凸顯了武術的局限性,武術更關注的是戰術而非戰略。很大程度上是人為促成的烏克蘭危機,恐使俄羅斯處境更為惡化:控制的領土只多了一點點,卻面臨新制裁、更強大的北約還有激起鄰國的反俄情緒,國民認同離俄羅斯愈來愈遠

因此,普丁返回自己的鄉間別墅時,身邊人可能會強烈建議他改用另一種運動的邏輯來思考,那就是西洋棋。頂尖的西洋棋棋手總是提前好幾步布局,同時尊重他們的對手。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