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口湖問路站成龍捌貳 改造下陷老宅 烏魚子司康藏鹹甜滋味

地方產業

眺望雲林口湖成龍村,似一處由溼地和魚塭拼湊出的水鄉澤國,傍晚時分有天光雲影共徘徊的浪漫,卻也藏著三十多年前颱風引起海水倒灌,讓農田化為濕地的哀愁。

2009年,林務局委託觀樹教育基金會深入成龍國小,設計環境教育課程「成龍溼地三代班」,時至今日,「成龍溼地藝術節」持續為庄頭注入活力,居民卻開始思考,如何讓外地客更深入在地歷史、重遊村落。

2017年「成龍溼地藝術節」村民作品《再生》

2020年夏天,村內信仰中心安龍宮旁多了一處問路站「成龍捌貳」,由成龍社區發展協會自主改造地層下陷的老屋,更號召從小參與基金會課程的青年協助,建立起外地客與在地村民交流的據點,期許加深下一代的自信與地方認同。

村民為老屋注入新生

走近問路站,高掛的招牌以鐵彎鑄出「成龍捌貳」古典字樣,木質調設計從門面一路延伸進店內吧檯和桌椅,傳統習慣設置在建物中央的階梯,刻意移往後頭並拆除天棚,為老屋拉開寬敞視野。

後院則種起成排洛神花,讓荒地成為可食地景;向外望去卻忽見地層遮去一半視野,通往倉庫也得低頭閃過門楣。當地層下陷成為村內日常,社區發展協會專案經理林珮甄說:「我們保留老屋原貌,是希望可以看到歷史痕跡。」這棟老屋有年華積累的魅力,卻也暗示著人與自然的關係。

成龍捌貳問路站

為了設計空間,林珮甄帶領學生前往北港考察,與在地咖啡館「暗街宅內」的設計師黃富強討論後,決定設置吧檯,還有個隨時能招呼客人的對外窗,用以提供餐點外帶,也隨時為來客導覽庄頭故事。為了帶動地方產業,在地青年重新詮釋限地食材為創意餐點,將烏魚子、地瓜和黑豆以司康、布朗尼等西式甜點呈現,每一口都能嘗到濃郁的食材原味。

成龍村社區發展協會專案經理林珮甄

餐點原料來自唯一經濟作物

店內的黑豆飲以低溫烘焙保留花青素,在玻璃杯裡映照出蝶豆花般的暗紫色澤。黑豆由在地小農郭明源、施麗芬夫婦以有機栽培嘗試了六、七年,克服雨季、北風才種出村內唯一經濟作物。

烏魚子司康

民國75年,韋恩颱風帶入大量海水,加上在地抽取地下水的慣性,排不出的海水淤積農田,成龍溼地便是其中一塊鹽份沼澤。施麗芬說現在全村僅剩北邊還有部分農田,面對環境變遷和人口外移,田地不是泡水鹽化,就是休耕,「實際上人能吃的就只剩下我們在種。」

口感濃醇的地瓜鮮奶,經過烘烤,在打製過程中飄散著甘藷特有的甜香。過去夫妻倆嘗試水旱輪作以維護地力,最終仍得倚靠水林鄉的砂質土壤才成功種出地瓜。兩人憑著傻勁投入有機耕作,施麗芬說:「原本認為只要有心、有土地,種下去應該就會長出東西,幾年下來發現並非如此,因為有些土壤就是不適合種地瓜,硬要種,長出來的地瓜就像楊桃,薯形根本不漂亮。」家庭倚賴農業維生,靠天吃飯就得了解土地傳達的訊息。

黑豆布朗尼

村民扭轉溼地命運

施麗芬現年大三的孩子,曾上過基金會的環境教育課程,她坦言:「起初我們根本不了解基金會的來意。」孩子強烈的好奇心牽引著大人重新認識這塊土地,一家人在課程中萌生感動,開始想為家鄉盡一份心力。過往社區發展協會為村長兼任,五、六年前當地耆老、現為顧問的田日蒸,凝聚在地和隔壁村的人力重組協會,而施麗芬的丈夫郭明源也因此成為理事長,義務協助村內庶務。

隨著社區組織健全,2016年的藝術節,居民首次自行創作,田日蒸和父親聯手打造一條深入溼地的橋樑《連結》,便是他兒時往返田裡的牛車路;隔年的作品《再生》,立基於水下土地的竹子,傳達守護溼地的寓意,在夕陽照射下,與水中倒影相映成一顆心,2019年開始,也和基金會連年舉辦農漁民市集「海口趴」,推動在地產業。

林珮甄說溼地曾經供養著家庭生計,風災過後卻成了老一輩心中的詛咒,基金會與社區發展協會持續尋找通往村民內心的途徑,好比這座咖啡店,便是讓居民發揮所長進而產生認同的所在,也許無力阻止環境變遷,但庄頭會因為村民逐步的認同,彷彿一盞盞聚集的燈火點亮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未來。

本文轉載自《日日好日》,作者:許羽君,攝影:李長怡,非經同意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