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各國央行準備痛擊通膨怪獸 後座力恐讓新興市場爆發債務危機

總體經濟

本文作者為:

賴恩哈特 (Carmen Reinhart),世界銀行集團(World Bank Group)首席經濟學家;

盧克納(Clemens Graf von Luckner),世界銀行經濟學家。

通貨膨脹不僅快速歸位、迅速飆升,事實證明它也比各大央行起初認定得更為頑固持久。通膨先是登上美國新聞頭條,然後成為其他許多先進經濟體的政策討論核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報告列為先進經濟體的34個國家中,截至2021年12月,有15國的12個月通膨率超過5%。如此突然且同時發生的高通膨率(根據現代標準),是過去20多年來前所未聞。

高通膨也不僅出現在富裕國家,其他經濟體也受到類似衝擊。109個新興市場/發展中經濟體裡,有78個的年通膨率同樣超過5%,該比例(71%)約為2020年底的兩倍。可見通膨已經成為(或幾乎成為)一項全球性問題,只有亞洲至今仍獨善其身

根據上表,2021年下半年先進經濟體(AE)和新興市場/開發中國家(EMDE)中,通膨率大於5%的比例飆升。(圖片來源/截圖自Project Syndicate)

經濟沒「過熱」通膨一樣飆漲

各國驅動通膨飆漲的主因各不相同,尤其是比較已開發與發展中國家的時候。美國做「經濟診斷」時常說的「過熱」(overheating),並不適用許多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這類地區針對新冠肺炎所採取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相當有限,2021年的經濟復甦程度也遠落後於已開發國家。

此外,疫情引發的「蕭條與復甦」模式,在收入不同的國家間也存在明顯差異。所謂經濟復甦,可定義為經濟體的人均收入回到2019年水準,2021年年底已有約41%高收入已開發國家達到這個標準,相較之下中等收入國家僅28%、低收入國家23%。

然而已開發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差距,其實比上述對比還要大,因為許多發展中國家在疫情前就已面臨人均收入衰退窘境,已開發國家則大多處於人均收入新高位置。雖然過去兩年許多發展中國家下調了自己的潛在產值,但沒有什麼跡象表明,是大規模政策刺激導致經濟「過熱」,進而使它們面臨通膨壓力。

已開發與發展中國家共同面對的一項現象,是大宗商品價格隨全球需求增加而上升。截至2022年1月,油價已較2020年12月上漲77%。

衝擊已開發與發展中國家的另一主要問題,在於全球供應鏈依然無法擺脫過去兩年所受到的影響,運輸成本也一飛衝天。正如世界銀行1月公布的《全球經濟展望》(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報告所強調,有別於1970年代的石油供應問題,新冠肺炎造成的供應瓶頸更多元且不透明,因此充斥更多不確定性。

油價居高不下將成本轉嫁給糧價

在發展中國家,外國資本流入減少、主權信用評價下調導致該國貨幣貶值,然後進一步使進口商品價格出現通膨。由於發展中國家的通膨預期的錨定性比已開發國家差,且更易受貨幣波動影響,從匯率到價格的連鎖反應往往更迅速也更顯著。

另一項重要因素是食品價格通膨。2021年,109個發展中國家裡有86國(佔全體79%)的12個月食品價格漲幅超過5%。儘管已開發國家並未倖免於難,卻只有27%先進經濟體發生類似狀況。

更糟的是,食品價格上漲通常會對低收入國家(以及各地低收入家庭)造成特別嚴重的影響,效應形同累退稅regressive tax。發展中國家的家戶平均消費裡,食品所佔比例要比已開發國家大得多,這代表發展中國家的通膨狀況可能會更持久。今日高昂的能源價格,由於化肥、運輸等成本增加,未來將直接轉化為高昂的食品價格

儘管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已不再維持固定匯率(像它們在通膨頻發的1970年代所做得那樣),然而開放的小型經濟體就算使用浮動匯率,其能「真正獨立」實施貨幣政策的範疇仍十分有限,全球金融中心對它們「出口」通膨的風險也依然存在

事實上,當前通膨最顯著的特徵就是它無所不在。由於缺乏能解決供應鏈斷鏈的全球政策,應對通膨的任務就留給了各大央行。雖然美國今(2022)年準備進行適度緊縮(以歷史標準而言),這項政策卻不太可能抑制價格增長。正如2013年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羅格夫(Kenneth Rogoff)和我在一篇論文中所說,1970年代的通膨之所以歷久不衰,是因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做得太少又太遲,直到伏克爾(Paul Volcker)出任Fed主席這項情形才得以扭轉。

各國升息苦到的是發展中國家

可以肯定的是,各大央行提出更及時、強勁的政策回應通膨,短期而言對發展中國家不是一個好消息。大部分國家將面臨更高的融資成本,一些國家甚至很有可能爆發債務危機,然而繼續拖延下去只會增加長期成本。1970年代,由於美國和其他已開發國家沒有迅速解決通膨問題,最終只能採取更嚴厲的手段,不僅導致美國陷入戰後第二嚴重的經濟衰退,也在發展中國家引發債務危機

畢竟,俗話說「及時一針省九針」(A stitch in time saves nine,意思是叫人及時行動,以免未來造成更大麻煩)。然而同時,通膨復甦也會繼續加劇各國內部和之間的不平等狀況。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